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专家专栏 > 正文内容

专家解读:推动亚洲区域价值链建设

11月15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签署仪式以视频方式进行,15个RCEP成员国经贸部长在仪式上正式签署该协定。

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在15日表示,RCEP协定签署是东亚区域经济一体化新的里程碑。 RCEP现有15个成员国总人口、经济体量、贸易总额均占全球总量约30%,意味着全球约三分之一的经济体量形成一体化大市场。这将有力提振区域贸易投资信心,加强产业链供应链,提升各方合作抗疫的能力,助推各国经济复苏,并促进本地区长期繁荣发展。同时,RCEP也将为亚太自贸区(FTAAP)进程提供实现路径和有力推动。

商务部研究院亚洲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袁波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RCEP的签署有助于中国实现稳外贸、稳外资的目标。“因为当所有人进行区域整体的投资合作布局的时候,中国的优势是很明显的。从投资层面来讲,我们有一个全产业链的制造体系,在制造业方面,我们在成本或综合竞争力方面的优势也比较显著。RCEP能够帮助我们借助这一协议的契机,去吸引更多的外资过来,在区域内进行投资和布局。”袁波表示。

有利中国企业对外投资

“RCEP贸易协议是亚太地区贸易和投资自由化的重大且积极的迈进。”金融信息提供商IHS Markit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比斯瓦斯(Rajiv Biswas)表示,“RCEP通过建立共同的原产地规则框架以及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服务贸易和减少投资壁垒等规则,大大扩展了贸易和投资自由化的范围。”

第一财经记者根据《2019年度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测算,2019年,中国对RCEP其他14个国家的投资达到163.5765亿美元,共计占当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的11.95%。RCEP协议的落地将降低贸易壁垒,改善商品和服务的市场准入,提高贸易和投资的透明度,进一步便利中国企业对外投资。

袁波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对经贸合作层面来说,RCEP的主要亮点之一是,这是15个国家达成的区域贸易协定,采用统一的经贸投资的规则,因此有助于包括中国在内的各个国家的企业在区域内进行供应链、产业链的高效布局。比如说,可以结合中国、日本、韩国、东盟、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各个国家的产业发展的优势,然后来选择在最具备所需优势、最符合市场经济规律或者说竞争力最强的地方布局。”

袁波解释:“比如说,现在可能某个企业在各个地方都有投入,有的是直接投资,有的是供应链方面的合作,也就是进出口贸易。RCEP的目的就是尽可能地帮助这些企业降低贸易投资的成本。比如说,我们相互之间进出口这些中间品或者说是制成品的时候,现在是免除关税的,这是一项便利;在投资的时候,我们会给予准入前的国民待遇,然后在服务和投资领域给予一些比世界贸易组织(WTO)成员更高的开放水平。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协定其实是为各个国家在区域内进行整体的供应链产业链的布局,提供了一个制度性的保障的框架。大家有了这个协定做支撑,政策的不确定性也会减少一些。”

“从产业链价值链来看,有了RCEP协定,的确也是能够为我们的企业到RCEP这些成员国去开展投资并购,提供更多的保障机制。如果各国能对投资者采取比较公平的非歧视性的待遇,的确也是有利于我们逐步提高在全球价值链上的一个地位。”袁波表示。

在贸易方面,王受文介绍,RCEP成员均是我国重要的经贸伙伴。2020年1~9月,我与其他RCEP成员贸易总额达10550亿美元,约占我对外贸易总额的三分之一。特别是,通过RCEP新建立了中日自贸关系,我国与自贸伙伴的贸易占全部贸易覆盖率将由目前的27%提升到35%。

在RCEP的框架下,王受文称,货物贸易零关税产品数整体上超过90%。服务贸易和投资开放水平显著高于原有的“10+1”自贸协定。同时,RCEP新增了中日、日韩两对重要国家间的自贸关系,使区域内自由贸易程度显著提升。根据国际智库测算,2025年,RCEP可望带动成员国出口增长比基线多10.4%。

“RCEP的达成将有助于扩大中国出口市场空间,满足国内进口消费需要,加强区域产业链供应链,有利于稳外贸、稳外资,为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提供有效支撑。”王受文表示。

推动亚洲区域价值链建设

根据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撰写的《亚太贸易和投资报告》,在过去十年里,亚太地区各国已经加快了区域内和区域间的经济一体化,亚洲内部的贸易和投资流动大幅扩大。在此基础上,珀斯美国亚洲中心的研究主任威尔逊(Jeffery Wilson)在为亚洲协会撰写的报告中说,RCEP制定的贸易规则将促进区域内的投资和其他业务。

袁波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称,在签订RCEP协定之后,它有助于吸引东亚区域内各个方面的产业合作。比如说,此前东亚区域在电子产品、汽车、石化等很多个领域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齐全的产业链体系,但是这种产业链体系其实是跟欧美互相粘连的。“比如说,我们可能需要从欧美去采购一些高端的零部件或者其他产品,同时我们生产的产品不仅仅是在这一区域内消化,欧美也是我们很重要的一个消费目标市场。换言之,我们的区域产业链其实是一个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的概念,并不是在一个很短的东亚区域内流转。”袁波说。

位于新加坡的咨询机构亚洲贸易中心执行主管爱尔姆斯(Deborah Elms)也称,RCEP最大的影响之一是,促使亚洲迈出了成为欧洲或北美那样能够内部流转的贸易区的第一步。“此前亚洲也是一体化的,但这是为了向其他市场提供货物,但RCEP改变了这一点。”爱尔姆斯表示。

(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