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专家专栏 > 正文内容

郭华山:贸易战突显产业升级的重要性

得益于强有力的领导体系以及经济全球化和贸易全球化的外部条件,中国自加入WTO之后快速发展,从2001至2007年中国年均GDP增速超过10%,是近50年贸易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在这过程中,中国建立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制造业和最全面的工业体系,并进一步向高科技领域迈进。同时中国庞大的人口造就了世界上增长最快以及最大的消费市场,互联网和移动技术的诞生和中国消费市场形成良好的契合并获得了快速发展。中国在科技和高端制造业领域的快速发展对美国形成了威胁,希望借贸易战为谈判筹码遏制中国在高端技术上得发展。

作为全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中美两国经济依存度高。2015年美国对华总销售收入(包括货物,服务贸易及美在华企业投资)超过了中对美销售收入,享有254亿美元顺差,并且美国企业整体获利要高于中国企业。这样的经济关系决定中美两国不会开展大规模贸易战,美国更倾向于针对中国某个支柱行业采取全面打击。

目前美国对中国采取的贸易制裁手段正逐渐从对低端产品采用反倾销反补贴手段,转向对高端技术产品采用知识产权保护政策调查。2017年美国发起的知识产权调查有78%是针对中国的,中国目前已经成为美国知识产权调查的第一目标。本轮贸易战的背景是特朗普为了获得中期选举,政治上迎合选民所发起的贸易战,也是特朗普为了在中国获取更多利益(要求对外开放中国金融、汽车、互联网等领域)的谈判筹码。

中国在面对美国咄咄逼人的制裁措施下,需要努力提高中国企业国际竞争力。加快产业升级,提高国内产业竞争力是对贸易冲突最好的反击。并且我国应主动在合适的时间选择具体的开放市场,这能够给与中国更多主动性,而不是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被动开放市场。市场开放是历史必然的选择,也是中国发展成为强国的必经之路。

一、全球化背景下中国迅速崛起

1、中美贸易彼此依赖

中国是美国第一大贸易伙伴,美国是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美国占中国出口总额的比重达到16%,为中国提供了巨大、稳定的外部需求。对于美国来说,在华美资企业业绩良好、利润丰厚。美国出口的62%大豆、14%棉花、17%汽车、15%集成电路,以及波音飞机全球交付数量的约25%都销往中国。

从货物贸易角度分析,中国贡献了59.3%的美国贸易逆差。从美国对我国出口看,中国是美国除北美地区外最大的出口市场,也是美增长最快的主要出口市场之一。过去10年里,美对华出口年平均增速达到11%,不仅高于同期美国总出口4%的平均增速,也高于同期中国对美出口6.6%的平均增速。自美进口的高端产品、设备和技术推动中国制造业升级发展。从美国自我国进口看,中国对美出口中有相当一部分为加工贸易,根据美国商务部数据,2017年美国对华贸易赤字达到3372亿美金,占到全美贸易赤字的59.3%。在这一贸易模式下,中国处于加工组装等价值链中低端环节,美国企业则掌握了产品设计、核心零部件制造、运储和营销等高附加值环节,从中获得了绝大部分利润。

服务贸易和企业投资方面,数据表明美国持续对中国保持顺差。美对华服务贸易长期保持顺差。按中方统计,2006年至2016年,美对华服务出口额由144 亿美元扩大到869亿美元,增长5倍。2016年,美对华服务贸易顺差达到557亿美元,约是2006年的40倍。美在华企业销售收入远超过国企业在美销售收入,根据中国商务部的统计,2015年在华美资企业实现销售收入约5170亿美元,同期中国企业在美国销售收入只有57亿美元。

因此,从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和企业投资三方面来看,中美贸易逆差主要体现在货物贸易,而服务贸易和企业投资,美国保持顺差状态。按照中美总销售差额,美国享有顺差254亿美元。贸易逆差实质上是美国利用别国剩余储蓄,来维持超出自身生产能力的消费水平。

2、我国产业链完善,经济快速发展

目前,我国制造业占全球制造业的比重已超过25%。在500种主要工业产品中,我国有220多种产量位居世界第一。在广度上,我国拥有39个工业大类,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规模庞大、行业齐全的工业体系成为中国贸易竞争力的重要的源泉。以消费电子产业为例,我国深圳地区已形成世界上最具有成本竞争力和规模最大的电子产业供应链。美国苹果公司的手机、电脑产品在全球有700多家供应商,其中近一半在中国。

我国拥有全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拥有素质良好和相对低成本的劳动力资源。丰富的劳动力资源能够为劳动密集型制造业提供大量熟练工人和基础研发人员。据测算,2016年美国蓝领工人薪酬是中国工人薪酬的8倍多,美国劳动力综合成本为中国的7-10倍。中国高速公路、高速铁路、地铁、水运、港口、隧道、水利、电网等规模均居世界第一位。

我国目前在互联网技术运用与开发上正逐渐追上美国,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据统计,2016年中国数字经济总量达到22.6万亿元,同比名义增长接近19%,相当于GDP的30%。2016年上市互联网企业总营收达1万亿元,同比增速超40%;总市值5.2万亿元,同比增长7.6%。全球互联网公司市值前十强企业中我国占据3家,前三十强中保持10家左右,在全球仅次于美国。虽然我国经过40多年发展,经济增长速度和质量发生很大提升,但是高端制造等科技领域较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依然存在较大差距。在工业制造的诸多核心领域,我们对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存在较大的依赖,中美贸易数据方面有较清晰的展示。

二、美国贸易战主要目的是遏制中国发展

短期看,特朗普政府挑起贸易争端是为其中期选举做准备,政治上迎合选民,经济上看最直接的表现就是要减少逆差。一方面是要对共和党选民州的支柱制造业提高进口关税水平,减少中国的出口,另一方面就是要扩大中国从美国的进口。4月美国民调显示,支持川普的美国人再次达到了50%,高于同一时期的前任奥巴马。中长期来看,贸易战目的是扼制中国崛起,遏制中国长期技术升级以及长期的竞争力。同时要求开放中国的垄断市场,包括金融,汽车,能源,科技,互联网等领域。

2000年以前中国主要出口低端的劳动密集型产品,如纺织类和轻工业类产品,美国政府往往采用反倾销、反补贴等手段来抑制中国产品的对美出口,但随着我国经济的转型升级,政府不断强调调整升级产业结构以及出口产品结构,并且取得了良好的成果,近年来我国出口产品多以机电类、化学工业类为主,产品结构得到巨大提升。2000-2015年美国对华发起的213起“337调查”案中有162起涉及机电产品,占比76.05%,随着中国技术创新水平的不断提高,出口产品结构将愈发升级,限制中国企业出口的手段也将随之高端。

根据特朗普签署的对华贸易备忘录,美国强调保护美国的技术领域的知识产权的重要意义在于维持美国未来几十年的领先地位,特朗普政府发起的301条款知识产权调查重点针对中国的技术密集型行业, 加征税的领域不是中国更具比较优势的中低端制造,而是《中国制造2025》中计划主要发展的高科技产业。

从知识产权侵权案件国家分布地区来看,美国试图遏制中国的意图极为明显,中长期内中国还将继续面临来自美国和其他地区的贸易摩擦。2017年知识产权侵权案件中,78%来自中国。

三、美国发起贸易争端的301和337调查

301调查是指一旦美国贸易代表认定其他国家的贸易行为或贸易政策与两国签订的贸易协定相抵触,或造成了不公平的贸易结果,可以依照总统指示,采取单边报复措施,迫使对方遵守贸易协定或调整其贸易行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的《2017年特别301报告》把中国、印度等11个国家列入重点观察国家名单。

美国历史上对中国发出5起301调查,涉及化学药品、电影产业、能源以及计算机软件等,均以谈判协商签署贸易协定结束。从涉及的行业以及谈判的结果来看,美国过往对中国的301调查还处于初级阶段,还没有对中国某个支柱产业进行全面深入的打击。

337调查是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可以对进口贸易中的不公平行为发起调查并采取制裁措施,是为了阻止进口贸易中的一般不公平做法以及与知识产权有关的不公平做法。USITC在确定该申请满足调查条件后,将进行案件的审理,并做出裁定,然后将结果交给总统审查,最后由美国海关负责执行“337调查”的救济措施(惩罚措施)。

337调查由美国企业发起,近十多年来,中国成为337调查的首要对象。2003-2015年,美国对全球和中国大陆发起“337调查”数分别为493起和204起,中国大陆占比已高达41.38%,其中2007,2009和2010年的占比都达到或超过了50%。

救济措施种类:

中国企业败诉率较高。就实际而言,美方企业愿意和解或者撤诉是因为中国企业在案审前或案审中向美方企业支付了巨额的现金,因此中国企业在应对“337调查”案件时的真实败诉率高80.93%。

四、贸易战突显产业升级的重要性

目前来看,中美贸易冲突,中国还是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虽然我国的产业链发展较为完善,但是在产业链的顶端,我国与美国还存在非常大的差距。我们2025年产业升级的方向就是我们与欧美国家存在差距的地方。然而,中美存在差距并非意味我们对贸易冲突毫无还手之力。前面提到,中美贸易逆差主要在货物贸易,事实上由于全球化分工的深入,货物贸易很大部分是美国在华企业加工贸易贡献,而且美国企业获取了贸易的大部分利润。另外服务贸易方面,美国对我国存在贸易顺差。鉴于我国庞大的消费市场,中美贸易高依存度,我国在贸易冲突方面还是存在反击空间的。

短期应对手段包括:(1)中国对美国农产品(玉米、大豆)开展转基因调查。(2)中国提高美国进口商品关税。(3)限制美国企业进入中国快速增长的服务业,金融业及其他未开放行业。(4)对美在华企业处罚,限制其在华运营。(5)抛售美国国债及美国资产。

长期应对措施包括:(1)继续放宽市场准入。在服务业特别是金融业方面,去年宣布的放宽银行、证券、保险行业外资股比限制的措施要确保落地,同时要加快保险行业开放进程,放宽外资金融机构设立限制,扩大外资金融机构在华业务范围,拓宽中外金融市场合作领域。在制造业方面,下一步要尽快放宽外资股比限制特别是汽车行业外资限制。(2)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加强同国际经贸规则对接,增强透明度,强化产权保护,坚持依法办事,鼓励竞争、反对垄断。(3)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我们将重新组建国家知识产权局,完善执法力量,加大执法力度,把违法成本显著提上去,把法律威慑作用充分发挥出来。(4)主动扩大进口。降低汽车进口关税,同时降低部分其他产品进口关税。

总体而言,加快产业升级,提高国内产业竞争力是对贸易冲突最好的反击。美国对华主要诉求是开放中国市场,能让美国企业获取更多利益,所以未来中国企业还需要不断提升国际竞争力,不断推进创新与产业升级,把提升全要素生产率放在重要位置,这样才有开放市场的能力和基础。

(本文作者介绍:经济学博士,挖财基金投研总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