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他山之石 > 正文内容

相声演员吴鹤臣“百万众筹”,平台该添“后悔”按钮

吴鹤臣妻子称错将筹款上限设为目标金额,德云社:公司已募捐。

因为一个德云社相声演员的闯入,已经模糊的罗尔事件再度被一些人回忆起来。两年多过去了,网络众筹好像还是熟悉的粗糙模样。

吴帅,艺名吴鹤臣,2009年师从郭德纲,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吴帅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争议仍在继续。

目前,@张泓艺、德云社、水滴筹三方都已做出了回应:

@张泓艺 表示,错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还解释称,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

水滴筹相关负责人称,有房有车也可以发起筹款,只要发起人按照平台规定提交相应证明材料。德云社方面表示,吴帅有医保,其妻发起众筹系私人行为,对于现行医疗保险的相关政策了解不足。德云社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众筹通道现已关闭,共筹款148184元。家属表示,这些钱将按照平台规则由平台方直接划入医院账户,花费明细将由家属自行公开。

吴帅妻子的回应显然并未赢得网友的信任,双方仍在隔空互怼。可以发现,双方对于“家庭困难”的界定标准有很大的差异。

吴帅妻子@张泓艺微博回应截图。

吴帅妻子@张泓艺微博回应截图。

张泓艺认为,自己家已经很困难了,鉴于病情不可预知,所以要提前把一切可能拿到的援助握在手里。她坚持自己“没有逼捐也没有骗钱”,并援引郭德纲的话,“我们只对买票进来听的观众负责。”

而大量网友则认为,从家境和病情来看,这家人还远远没到真正困难的程度。而且他还有医保、有单位、有师父和同门师兄弟,大病医保可以报销大部分,自己要承担的治疗费用还不确定,就急于向网上的陌生人伸手,吃相太难看。而网友扒出的其妻“使用才上市不久的新款手机”,也成了质疑的靶子。

多数网友认为,网络众筹应该是卖房卖车、求人借钱、穷尽身边资源之后的最后一步棋。而张泓艺和之前的罗尔则并不这样想,他们把网络众筹当成了“排名不分先后”的可选项,甚至作为无成本、无需偿还的优质选项,会优先启用——筹到钱再说。

所以张泓艺会说“说起亲戚借款,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多说什么”。也就是说,向亲戚张口她感到难为情,但是向网络陌生人张口她并不难为情。不经意的一句话,暴露了网络众筹平台的核心症结:求助人付出的太少,得到的太容易。这个症结长期得不到解决,使网络众筹与网络乞讨的边界越来越模糊。

网友的观点反映了一种朴素的道德原则,一个人在遇到困难寻求外界帮助时应该先己后人、先近后远。这是人们长期遵循的惯例,也是应该被网络众筹遵循的原则。

打个比方,谁家都可能遇到急事、难事,亲戚邻里相互借钱也比较普遍。但是有些家庭存折还没有动,就先向别人开口借钱,就会遭到诟病。再打个比方,如果有人不是先找来往密切的朋友借钱,而是先找不太熟悉的朋友借钱,那也是可疑的。

“先己后人”不用多解释,为什么说“先近后远”很重要?是因为近的人了解你的为人,悉知事件的经过,而你不敢跟近的人张口,其中大概率是有隐情的。

然而,网络众筹平台的商业模式决定了,它们不会主动为发起人设限,因为平台只会从发起人带来的“流量”和金钱中获益。像这次事件中,当事人家属就隐瞒了家中有房的情况,而平台方本该对此有基本的审核。

如果众筹平台的商业模式不改变,罗尔式的人物将层出不穷。所以与其针对发起人进行舆论攻击,不如聚焦众筹平台的规则。

依我看,其实网络众筹只要添加一个“后悔”按钮,就可以有很大改观。当争议性的众筹事件出现时,平台主动向捐款人发出提醒,允许捐款人根据最新情况决定是否收回捐款。但这个按钮与众筹平台自身利益相悖,不会被主动采纳,只能由外界施压促成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