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他山之石 > 正文内容

“中商基”擅自降低私募门槛 自曝“自融”

近日,有投资人向本报爆料称,多家名为“中商基”的公司向社会公众宣传并销售5万元起投的私募基金,可能涉嫌违法,希望引起重视。”记者对此展开调查。

“中商基”开设门店销售私募基金现场签单 5万起投

2018年10月31日,记者根据报料人提供的地址来到辽宁省鞍山市吉林中商基鞍山分公司进行暗访,门店内伫立着含有固定收益的理财产品介绍的展架,吧台上有固定收益的宣传三折页,店内工作人员正在帮客户签投资合同。

image.png

《深圳中融汇富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合同书》

一女性业务员拿出《传祺京寓2号预期收益表》给记者看,收益表显示投资期限和预期收益分别为“3个月是9%、6个月10%、12个月12%、12个月封闭期12.5%、18个月封闭期13%、24个月封闭期13.5%。”随后业务员打开手机向记者介绍私募基金备案信息:“华夏传祺(厦门)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华夏传祺)是我们这支基金运作的管理人,这支基金的运作与拆分都是华夏传祺管理的,这支基金的标的物是温州强强集团旗下运作的强强酒店。” 记者看到中国证券基金业协会显示:“基金名称:深圳中融汇富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文简称:中融汇富),基金编号:SCH288 托管人名称为空白。”

1543910405262881.png

华夏传祺被列为异常机构

记者在中国证券基金业协会官网查询到华夏传祺被列为异常机构,异常原因:未按要求进行产品更新或重大事项更新累计2次及以上。

当日,她说:“农行是国有银行,他们做的基金跟我们做的基金是一样的。我们是5万起投1万元递增,期限最少是3个月。”当记者提出是否有人投资的时候,业务员指着正在签合同的同事说:“你看我同事在干嘛,我同事正在帮忙签合同。今天签单的多,我们今天有几个客户在签合同,这个基金马上就要募集完毕了。”记者看到业务员签好的协议里明确标注了投资金额、期限以及年化收益。

业务员告诉记者:“投资带着您本人的身份证和银行卡就可以,只要是银联的,我们家都可以刷。”随后业务员拿出一本《深圳中融汇富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合同书》(下文简称:《合同书》)向记者介绍:“我们家有一个专业的律师团队,打造的这本合同,由华夏传祺运作拆分下发到中商基,然后到客户手里。我们是有限合伙型,属于定投,固定的收益。这个资金就用到北京强强酒店的物业改造里面了,不管酒店盈利不盈利,你的收益是固定的。整个市场上卖的基金都是一个版本。”

记者询问《合同书》里的“冷静期”是否可以反悔,业务员表示当场签合同当时就刷卡,只要在合同上下笔了,就没有反悔的机会了。 “我们总公司吉林那边来了一个总经理,韩总带着红包来到我们鞍山市,昨天约见了几个大客户。投资年化达到5万,就有一个588元的红包。只有今天有,别的时间都没有,韩总就为了这几个大客户赶过来的。”

门店经理承认:为了老百姓投资私募基金 降低门槛

业务员带客户去签合同的时候,鞍山分公司负责人刘斌接着向记者介绍业务:“咱们现在主要做的是基金,东北三省的总部在长春,全国的总部在北京。咱们基金是证监会备案的,今天投5万,有588的红包,只截止到今天五点。”刘经理带记者看了签合同现场,正在为客户签合同的业务员告诉记者:“这个阿姨也在我们这儿观望了好长时间了,有点零钱,赶紧就送过来了,之前也在这投过的。”记者看到正在签订的是《居间服务协议》,协议甲方为投资人,乙方为中商基财富,丙方为长春市聚福腾经贸有限公司(下文简称:聚福腾)。资金通过POS机直接刷到聚福腾公司。

刘经理以不要打扰客户签合同为由带记者到大厅继续介绍业务:“她签的那个产品是5万以下的,最多只能投5万,基金可以上不封顶。”记者提出《合同书》里面明确规定是30万起投,为什么现在是5万起投的问题时,刘经理说:“这个30万是有限合伙,5万几个人合到30万投进去的,降低门槛,方便老百姓投资理财。”

投资人资金通过POS机刷到“中商基”关联企业

这时又有投资人到店里,投资人很激动的告诉业务员:昨天抽奖手气不错,本来自己只有七八万元,因为投资有红包拿,又在儿子那里凑了一些,凑够10万就来投了。业务员立即带着客户现场刷卡付款、签合同。

记者向刘经理询问:“投资多少钱能够抽奖?”刘经理表示,投资5万、10万都可以参与,但是已经结束了,这次红包活动也是截止到今天下午5点。

刘经理对记者提出的在店里刷卡,钱刷到哪家的问题无法解答,又找了之前接待记者的女业务员。业务员拿出了客户才签过的《合同书》和刷卡的POS机小票,小票商户名称为:吉林省中商基盛达投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下文简称:中商基盛达)。

记者又走访了吉林中商基、辽宁中商基等部分分公司,了解到的理财模式和推广方式与之前了解到的情况基本一致。除此之外,记者还了解到《居间服务协议》借款人为长春市红木家人家具经销有限公司,债权人却有两家,一家为吉林省智盈商贸有限公司,一家为聚福腾公司,借款金额均为3000万元。

记者从吉林中商基鞍山分公司业务员处了解到,11月份中商基销售的基金“深圳中融汇富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第一期5000万已经募集结束了,投资人在中商基门店内签订的《合同书》与之前是一样的,《深圳市中融汇富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产品确认书》与投资人POS机小票商户名称均为吉林省儒孟投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下文简称:吉林省儒孟)。

记者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到吉林省儒孟公司执行事务合伙人与中商基财富公司监事同为王晶,中商基财富公司法人为王舒超;而“深圳市中融汇富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第一期的收款确认人中商基盛达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也是王舒超。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深圳市中融汇富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华夏传祺,华夏传祺的股东兼监事王剑峰与中商基财富(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监事王晶同为上海嘉齐实业有限公司股东。

记者相继来到长春市红木家人家具经销有限公司注册地、吉林省智盈商贸有限公司及聚福腾公司在合同里的地址,均未发现上述公司。

自曝“家丑”:“中商基”债权项目和基金项目均“自融”

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2018年11月26日记者来到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泰达时代中心四号楼2407室中商基总部暗访,中商基北京总部自称副总裁的艳(音)姓女士接待了记者,她告诉记者:“中商基财富集团就是我们这,北京这边基金也卖,基金的收益会比这个低点儿10%。基金也好P2P也好,只要是一个老板的,不要想太多,什么正不正规安不安全,其实都是一样的。这家公司就是认老板王景惠,吉商担保是王景惠属下的公司,属于中寰集团。”

随后艳总拿出来一套《居间服务协议》给记者看,这份协议与记者调查了解到的一致。记者问到借款人聚福腾公司的时候,艳总表示那是中寰集团的下属单位。艳总很诚恳地告诉记者:“其实讲透了,我们这家公司肯定做的是自融这一块儿的。聚福腾是我们的一个下属单位,我们下属单位有50多家公司,智盈商贸也是。”记者提出从工商信息上看不到关系,艳总说:“我们要规避国家的管理风险,不能有关系,担保公司、借款公司及长春红木家人家具其实都是下属单位。”

记者问:“华夏传祺、深圳中融汇富、北京强强酒店都是中商基的吗?”艳总告诉记者:“这些都是,以前强强酒店是用来做债权的。”记者问:“中商基盛达、吉林省儒孟也是中商基的吗?”艳总表示这些都是,还有一些不叫“中商基”名字的公司也是(下属单位)。关于融资额度,艳总说:“我这儿一个月最高做到1500万。”

当记者表明身份后,艳总收下了采访提纲后表示,记者想了解的问题她已经回答。当记者提到基金拆分的问题时,艳总说:“这个我们心里都很明白,换汤不换药。我们知道我们现在走的不合法,从国家的法律讲是不合法。我们基金是以有限合伙的方式5万起投,20个人就凑够100万算一个客户。国家确实不允许自融。”

针对中商基存在的系列问题,本报将继续关注。(记者 楚.丽.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