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他山之石 > 正文内容

华信再陷21亿债务违约 将迎密集的诉讼官司

彼时风光无限的华信,如今却深陷债务违约的泥沼。

5月21日晚间,上海华信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华信)在上海清算所发布公告称,本应于当日兑付的2017年度第二期超短期融资券(“17沪华信SCP002”),因发行人生产经营发生重大变化,未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共计约20.89亿元。

公告显示,该债券发行人为上海华信,是中国华信的控股子公司和资本运作主体,主承销商为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资金规模20亿元,利率为6%。上海华信称,债券无法兑付的原因是受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下称中国华信)董事局主席不能正常履职以及3月1日媒体新闻事件等不利因素的冲击,公司正常经营已受到重大影响,截止到5月21日,公司未能筹集到偿付资金。

上海华信同时表示,公司正积极筹措资金,计划于到期兑付日6个月后对17沪华信SCP002进行兑付,并将尽快召开持有人会议。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此笔债券的主承销商中国建设银行曾在5月11日召开持有人会议,并表决通过了《关于要求发行人提供增信措施的议案》、《关于要求发行人披露“17沪华信SCP002”按期偿还本息的计划的议案》、《关于要求发行人披露是否已拟定债务重组的方案及债务重组最新进展情况的议案》等5项议案,否决了《关于授权主承销商或主承销商代为聘请的第三方中介机构进行诉讼、财产保全、参与破产、聘请第三方中介机构等事项,并由债券持有人承担上述事项产生的包括但不限于聘请律师、会计师等第三方中介机构的费用、诉讼费用、保全费用、担保费用、申请破产费用等费用的议案》和《关于授权主承销商或主承销商代为聘请的第三方中介机构签署相关协议的议案》两项议案。

华信的资金链问题其实早已显现。

3月28日,上海华信公告称,控股子公司上海华信集团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在凤凰金融平台发行融资产品发生逾期,其所持有的*ST华信(002018.SZ)60.78%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冻结。截至5月15日,华信保理才完成了8500万的兑付。

上海华信此前公布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9月末,上海华信共获得银行授信总额为616.5亿元,其中国开行提供的授信额度420.7亿元,已使用385.4亿元,占银行授信已使用额度总额79.15%。

据统计,自2014年以来,上海华信共发行了26只债券,共融资557.24亿元。而仅2016年、2017年就发行了18只,融资共计251亿元,多为银行间的短期融资。除了上述违约债券外,目前上海华信尚有10只债券尚未到期,包括4只公司债,3只超短融债券和3只中期票据,总计261亿元。其中有两只20亿元、一只21亿元的超短期融资券,和一只20亿元的中期票据将分别在接下来三个月和11月到期,共81亿元。

界面新闻此前报道,今年4月,国家开发银行已牵头设立了华信的债权人委员会,同时地方政府也成立了工作组,会同华信解决债务问题。5月起,“华信系”债券的主承销商密集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寻求债务解决方案。

而与债务清偿问题相伴而来的,还有密集的诉讼官司。

3月5日和3月7日,中原信托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为由,向河南高院发起诉讼。中原信托请求判决海南华信偿还借款本金10亿元及合同约定的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及其他应付款项等,同时认为上海华信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3月28日,中国光大银行上海长宁支行诉讼上海华信的“质押合同纠纷”在上海长宁法院开庭,合同标的总额超8000万元。

以上还只是冰山一角。界面记者查阅了上海高院开庭公告信息,发现仅接下来的一个月,被告包含上海华信的开庭案件就有10件。

目前,评级机构也陆续下调了对上海华信的信用等级。

中诚信国际3月30日将上海华信的主体信用等级下调至AA-,并将主体及债项信用等级继续列入可能降级的观察名单。4月19日,中诚信国际在相关公告中表示,目前上海华信的资产流动性较弱,外部融资环境恶化,债券到期偿付压力很大,同时中诚信国际针对近期发生事件、到期债务偿还资金安排及外部支持情况等方面多次与公司进行沟通了解,但公司尚未对相关事项进行充分说明。

5月9日,联合评级将上海华信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BBB+,同时将“15华信债”、“16申信01”、“17华信Y1”及“17华信Y2”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BBB+”,并将上海华信主体及相关债项继续列入可能下调信用等级的观察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