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经济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上市企业 > 正文内容

*ST拉夏将面临退市风险 美邦服饰等10股前三季度业绩亏损

wind数据

11月24日,*ST拉夏(603157)申请破产清算的消息冲上了微博热搜。据了解,*ST拉夏日前发布公告称,公司三位债权人向法院递交了《破产申请书》。*ST拉夏表示,如最终相关法院受理公司破产清算申请且公司被法院宣告破产,公司A股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除了*ST拉夏,A股市场上还有许多知名服装品牌。按2021年三季报来看,有10家公司今年前三季度业绩亏损,包括著名品牌美邦服饰、万里马、三夫户外等。其中,潮流前线所属公司搜于特亏损最为严重,前三季度亏损约21.28亿元。16家公司业绩同比下滑,包括熟知品牌红蜻蜓、雅戈尔、九牧王等。

*ST拉夏将面临退市风险

被称为“中国版ZARA”的*ST拉夏于11月23日发布公告称,公司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公司A股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公告显示,*ST拉夏债权人嘉兴诚欣制衣有限公司、海宁红树林服饰有限公司、浙江中大新佳贸易有限公司向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人民法院递交了《破产申请书》。

*ST拉夏表示, 如最终相关法院受理公司破产清算申请且公司被法院宣告破产,根据上交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3.4.14的规定,公司A股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目前公司A股股票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及其他风险警示,若公司2021年度出现上交所《股票上市规则》13.3.12条规定的情形之一,上交所决定终止公司A股股票上市。

目前,*ST拉夏面临着严重的经营困境。财务数据显示,*ST拉夏自2018年起业绩开始出现亏损,并连续亏损三年;营业收入也连年下滑。具体来看,2018-2020年,*ST拉夏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101.8亿元、76.66亿元、18.19亿元;对应实现的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1.595亿元、-21.66亿元、-18.4亿元。今年前三季度,*ST拉夏实现营业收入约3.65亿元;对应实现的归属净利润约为-2.89亿元。

此外,截至10月28日,因涉及较多诉讼案件,*ST拉夏及下属子公司共计144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冻结金额约为1.26亿元;公司下属17家子公司股权被冻结,涉及案件执行金额合计约6.73亿元;公司累计未决诉讼案件涉案金额约为5.3亿元。

针对公司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ST拉夏方面发去采访函。*ST拉夏相关工作人员回复称,“针对现阶段面临的经营困境和债务负担,公司将尽最大努力缓解流动压力,重点保障公司持续经营及主营业务开展”。

此外, *ST拉夏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公司持续积极探索业务调整和转型举措,争取推动公司重回良发展轨道。同时,本着对全体股东和债权人负责任的态度,正视所面临的困难和问题,积极筹划债务豁免、债务打折、债务展期、以货抵债等各项债务解决方案;并积极通过剥离非核心业务及相关资产,强化应收款项及时回笼,加大库存清理力度,尽最大努力缓解流动压力,保持基本生产经营及核心业务的稳定”。

美邦服饰等10股前三季度业绩亏损

除了*ST拉夏,A股市场上还有逾50家纺织服装类上市公司,其中有多家知名品牌如美邦服饰、万里马等今年前三季度业绩承压。有10家公司今年前三季度业绩出现亏损情况,有16家公司业绩同比下滑

Wind数据显示,A股市场上的53家纺织服装行业的上市公司中,有10家公司今年前三季度业绩亏损。其中,亏损额最高的公司为搜于特,亏损额高达21.28亿元。

资料显示,搜于特主要从事品牌服饰运营、供应链管理、品牌管理和医疗用品等业务。在品牌服饰运营方面,主要从事“潮流前线”品牌服饰的设计与销售业务,产品覆盖男装、女装及配饰品等。

今年前三季度,搜于特实现营业收入约40.41亿元,同比下降30.08%;对应实现的归属净利润约为-21.28亿元,同比下降3632.82%。此外,搜于特在三季报中称,受疫情影响,公司业务收入下滑,库存积压大,资金回笼慢,造成公司资金状况紧张,公司及部分子公司存在部分债务逾期情况,导致公司部分银行账户及资产被冻结,并由此导致多宗诉讼、仲裁。

美邦服饰今年前三季度也亏损严重,亏损额仅次于搜于特及*ST拉夏。但与去年同期相比,亏损有所收窄。财务数据显示,美邦服饰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约19.33亿元,同比下降28.15%;对应实现的归属净利润约为-1.25亿元,同比上涨82.33%。此外,ST柏龙、*ST环球、万里马、ST起步、三夫户外今年前三季度分别亏损约4342万元、4084万元、3624万元、2899万元、1616万元。

此外,据Wind数据统计,今年前三季度,有16家公司业绩同比下滑,其中包括多家知名品牌,如九牧王、金发拉比、红蜻蜓、雅戈尔、歌力思、红豆股份等。

ST贵人等6股“戴帽”

*ST拉夏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及其他风险警示。目前,A股市场上还有ST贵人、ST步森等6股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或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以ST贵人为例,ST贵人今年刚刚实现扭亏,且在前期“国货热”的浪潮中火了一把。为缓解流动压力,ST贵人期频频出售资产“瘦身”。如11月9日,ST贵人公告称,拟将公司部分土地及地上建筑物出售给盛时(泉州)投资有限公司,作价2.1亿元。ST贵人表示,此举可帮助公司实现大量资金回笼,可用于偿还留债及相关债务本金及利息等。

深圳市思其晟公司CEO伍岱麒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服装行业目前呈现出品牌萎缩的现象,这里可能潜藏几个问题。一是受大环境影响,基于疫情引发消费者对衣服鞋帽投入的减少以及服装行业本身有一定萎缩的现状。二是很多知名品牌,成长和壮大于传统媒体发达的年代,目前靠线下门店销售+线上电视广告轰炸就可以建立品牌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

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看来,从整体市场看,中国的经济已经完成增量向存量转变,服装等商品供给从短缺变成过剩,服装等大消费已经是高度繁荣阶段。这个阶段,行业发展红利消失,主营业务增长乏力。大家在有限的存量市场下拼杀,不是共同成长,而是此消彼长。

值得一提的是,11月24日,纺织服装板块股价大涨。万里马、美邦服饰等多股涨停。交易行情显示,截至11月24日收盘,纺织服装板块整体涨幅为2.37%,其中,万里马领涨,收涨20%,报8.4元/股。(记者董亮 丁宁)

标签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