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经济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上市企业 > 正文内容

9月9日上会迎考 腾远钴业前次被否老问题依旧存在

2018年深市主板上会被否后,赣州腾远钴业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远钴业”)2020年开始转战创业板。如今,IPO排队一年时间,腾远钴业将在9月9日迎来上会大考,届时公司能够获得上市委的认可,答案也将揭晓。需要指出的是,相较前次IPO而言,腾远钴业原来被否老问题依旧存在,报告期内扣非后净利润波动较大,并且股东厦门钨业仍既是公司客户又是供应商。

9月9日上会迎考

深交所官网披露消息显示,创业板上市委员会定于9月9日召开2021年第56次上市委员会审议会议,审核腾远钴业的首发事项。

招股书显示,腾远钴业主营业务为钴、铜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为国内最具竞争力的钴盐生产企业之一,公司的核心产品为氯化钴、硫酸钴等钴盐及电积铜,钴产品主要应用于电池材料、合金、磁材料等下游行业。

据腾远钴业介绍,2018-2020年,公司钴产品销量折合金属吨分别为4787.1吨、6202.61吨和4669.54吨,铜产品销量分别为5378.7吨、1.43万吨和1.81万吨。

值得一提的是,报告期内,腾远钴业存货余额较大。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末,腾远钴业存货余额分别为7.08亿元、5.29亿元、8.6亿元。对于公司存货余额较大的原因,腾远钴业表示,由于公司原材料从非洲运到国内的运输周期较长,为保证生产、销售正常运转,需要保持较大库存量。为此,公司2016年开始在刚果(金)投资建厂,刚果腾远2018年开始采购铜钴矿,其中钴部分初步加工成钴中间品后运至国内,再由公司加工为钴盐或钴氧化物后对外销售。

股权关系显示,腾远钴业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罗洁、谢福标和吴阳红,上述三人合计持有公司50.64%的股份,其中罗洁担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谢福标担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吴阳红担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这已并非腾远钴业首次冲击A股市场,2017年公司曾申报深市主板,不过,2018年1月上会时公司遭到了发审委的否决。

时隔逾两年时间,腾远钴业重整旗鼓于2020年9月再度递交了招股文件,并获得受理,要转战创业板。如今,IPO排队一年时间,腾远钴业迎来上会大考。

此次谋求创业板上市,腾远钴业拟募资21.98亿元,投向年产2万吨钴、1万吨镍金属量系列产品异地智能化技术改造升级及原辅材料配套生产项目(二期)以及补充流动资金两个募投项目,分别投入募资额16.98亿元、5亿元。

被否老问题依旧

报告期内,腾远钴业前次被否老问题依旧存在。

据证监会官网2018年1月披露的公告显示,腾远钴业被否时发审委主要提出了5个问题,其中一项便是公司扣非后净利润波动较大,且与收入增长变动存在较大差异。

而在最新报告期,腾远钴业这一问题仍然存在。2018-2020年,腾远钴业实现扣非后净利润分别约为1.82亿元、1.14亿元、3.48亿元。另外,报告期内,腾远钴业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16.71亿元、17.39亿元、17.87亿元。

除了上述问题之外,腾远钴业被否时股东厦门钨业既是客户又是供应商的情况也被重点追问。

根据腾远钴业创业板IPO招股书,厦门钨业仍是公司客户及供应商。在销售方面,腾远钴业主要向厦门钨业销售钴产品及受托加工,2018-2020年,对厦门钨业的销售收入分别约为4.1亿元、1.58亿元、2.07亿元,收入占比分别为26.43%、9.45%、11.87%。

采购方面,腾远钴业曾向厦门钨业采购ERP系统、咨询服务及培训服务,交易金额均较小。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厦门钨业系腾远钴业第三大股东,持有公司12.07%的股份。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IPO公司股东担任公司客户、供应商的情况一般会被监管层重点关注,这其中交易的必要、合理,以及关联交易定价的公允需要企业重点说明。

另外,腾远钴业还与公司股东赣锋锂业存在关联交易。

据了解,赣锋锂业于2020年6月24日成为腾远钴业股东,持股比例6.9%,报告期内腾远钴业曾在2019年及2020年1-5月期间与赣锋锂业之子公司江西赣锋循环科技有限公司发生交易,交易内容为销售硫酸钴,交易金额分别为1465.94万元及405.66万元。

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腾远钴业方面发去采访函,对方表示,可以关注公司网站或者证监会披露信息。(记者马换换)

标签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