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上市企业 > 正文内容

子公司业绩承诺或难完成 古井贡酒定下最低营收增速目标

安徽白酒上市公司古井贡酒(000596.SZ)2019年度股东大会于6月19日在安徽亳州进行。由于疫情防控工作需要,现场会议由位于亳州古井镇的公司总部变更为亳州宾馆内进行,财联社记者以中小股东身份参加。

作为“徽酒四朵金花”压轴进行股东会的上市酒企,古井贡酒在现场也透露出继续做安徽白酒企业领头羊的雄心。不过,在疫情导致古井贡酒及重要子公司黄鹤楼酒业绩不乐观的情况下,古井贡酒能否以区域龙头实力迎接酒企全国化挑战,仍然充满变数。

image

定下最低营收增速目标

2019年,古井贡酒实现104.17亿元营业收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20.98亿元,分别较上年增长19.93%和23.73%。

根据最新财务预算,2020年的业绩目标相对之前趋于保守:2020年度公司计划实现营收116.00亿元,较2019年增长11.36%;2020 年计划实现利润总额29.90亿元,较2019年增长4.08%。

以近五年古井酒营收增长速度来看,2015年至2019年古井贡酒分别实现营收52.53亿、60.17亿、69.68亿、86.86亿和104.17亿,对应增长速度分别为12.96%、14.54%、15.81%、24.65%和19.93%。在经历2019年营收增速下滑后,2020年116亿的营收计划也是近年来增长速度最低的目标。

据古井贡酒董事长梁金辉现场表示,公司此前为了2020年到来,在高端次高端产品年份原浆上做了重点推广,以及在传统工艺上也做了较大的品质提升工作,以确保经营目标的实现。

不过,受疫情的影响,白酒消费场景发生重要变化,商务宴请、餐厅聚饮等均受到严重冲击,单一居家饮用的消费场景难以成为白酒行业销售支撑,企业经营普遍受冲击。定期报告显示,古井贡酒第一季度实现营收32.81亿元,同比下滑10.55%;实现归母净利润6.37亿元,同比下滑18.71%。

曾有市场观点认为,消费行业在疫情过后的有望迎来需求反弹,即出现报复性增长。不过,梁金辉认为未必,“白酒行业没有报复性增长。比如本来一天喝一瓶,十天喝十瓶。现在十天没有喝了,难道最后一天喝十瓶吗?”

不过,公司方面同样认为,随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白酒消费恢复仍然是行业共识。据了解,古井贡酒(集团)是安徽省第一批大规模复工复产企业之一,在政府部门领导和监管下,企业生产已实现恢复。

此外,研报分析认为,随着消费者对白酒消费的目的更加明确,以及拉动内需政策频出,端午节有望成为二季度的重要观测窗口,除部分一线城市及疫情防控压力较大的区域之外,正常的即饮及聚会消费场景开始逐步修复。

子公司业绩承诺难完成

在交流环节,梁金辉详细回应了关于武汉天龙黄鹤楼酒业(下称“黄鹤楼酒”)的业绩承诺实现情况。

2016年4月,古井贡酒与黄鹤楼酒式签署股权收购协议,古井贡酒以8.16亿元收购黄鹤楼酒业51%的股权,并由此产生4.78亿元的商誉。根据股权转让协议,黄鹤楼酒在2017年-2021年营业收入(含税)分别达到8.05亿、10.06亿、13.08亿、17.01亿、20.41亿。

黄鹤楼酒在2017年和2018年均“踩线”实现业绩承诺,分别实现营业收入8.06亿和10.07亿,对应净利润为0.81亿和0.99亿。

最新年报显示,黄鹤楼酒在去年实现营业收入11.54亿,净利润约1.29亿。今年一季度,深处疫情中心湖北的黄鹤楼酒业绩不可避免受冲击较大。对此,古井贡酒方面表示,黄鹤楼公司正根据疫情控制后市场的恢复程度和白酒消费情况,迎难而上,知难而战,积极主动做好品牌推广、市场动销、库存消化等各项工作。

不过,梁金辉在股东会现场仍表示,对黄鹤楼酒业绩承诺情况已有思想准备,“黄鹤楼业绩完成了,说明管理层积极有为;完不成,我们也能做出最大的理解。”此外,对于黄鹤楼的盈利影响,梁金辉表示公司管理层已经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和接受,将采取积极的办法和策略,包括捐款捐物体现出公司的社会责任担当,同时积极为复产复工做准备,开发新的项目产品等。

200亿销售目标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四家徽酒上市公司之首,古井贡酒还将承担更重要的责任。今年3月,安徽省为重塑本土白酒品牌,白酒产业定下目标:到2025年,安徽白酒企业实现营业收入500亿元,培育年营业收入超过200亿元的白酒企业1家,超过100亿元的企业2家,并在皖建成全国优质酒生产、研发和原料、包装基地。

从目前省内格局来看,距离年营业收入达到200亿元的目标最近的为古井贡酒。对此,古井贡酒方面表示仍将坚持在全国化和高端次高端上发力。据内部人士介绍,2019年公司就计划销售和实现路径做了反复的论证,提出了五年的务实方案,对于每一年度的营销目标,从全局市场、客户、渠道、组织资源新的工作进行了全面分析。对此,古井贡酒建立以5大战区,18个省大区为主的全面覆盖体系,目标是成为安徽白酒行业领头羊。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区域龙头企业,古井贡酒在全国化和高端化的布局上都颇费工夫,其中销售费用率最为明显。在白酒上市公司中,古井贡酒以30.57%销售费用率排名第一位,泸州老窖和老白干酒以26.47%和25.80%排名第二和第三。

不过,在疫情压力下,由营销攻势带来的营收增长也引发担忧。对于全年费用率展望情况,梁金辉现场表示,虽然疫情控制对酒类销售有利,加上政府积极引导,销售已经得到很大改善,不过与原先的预想而言差距仍然较大。对此,公司将也将在疫情常态化下进行生产经营。据其表示,古井的费用管理关注真实和有效,过紧日子和苦日子,管控一切非经营性生产开支。

此外,相关研报表明,全国化竞争将成为决定区域酒企下一个阶段发展的重要制约因素。分析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安徽是白酒产销大省,省内市场在一线酒企的“侵占”下,本地酒企相对弱势。而高端白酒市场竞争激烈,这对于“恋家”症状明显的地方酒企营收增长形成较大挑战,因此古井贡酒走出去的任务也愈发紧迫。2019年度报告显示,以地区划分,华中市场占公司整个营收比例为89.53%,2018年比重为9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