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上市企业 > 正文内容

曾筹划两套方案!嘉应制药筹划一年半的重组告吹 工业大麻光环褪去

8月29日,《每日经济新闻》刊发了题为《重组标的股权结构“悄然”生变嘉应制药称不知情》的报道。报道指出,嘉应制药(002198,SZ)重组标的贵阳德昌祥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昌祥药业)股权结构近期巨变,似乎显示嘉应制药的重组出现了问题。

9月2日下午,嘉应制药公告称,终止筹划重组事项。

曾筹划两套方案

嘉应制药9月2日公告称,公司决定终止重组,并承诺自公告披露之日起6个月内不再筹划重组事项。

回顾历史,嘉应制药曾于2018年2月22日宣布,公司拟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贵州百年持有的德昌祥药业99.7042%的股权。预计交易金额不低于5亿元,构成重大资产重组。德昌祥药业主营业务为各种药剂的生产与销售,主要产品有妇科再造丸、参茸鞭丸、复方枇杷叶膏等。在上市公司看来,此次重组可以进一步增强其中药业务的规模和竞争力。

起初,嘉应制药预计于2018年3月下旬披露重组预案,此后以“工作量较大”等为由推迟了预案披露的时间,但嘉应制药的重组预案一直未出炉。在今年8月27日发布的重组进展公告中,上市公司表示,正在和相关方讨论交易细节。时隔数日,却传来重组已宣告终止的消息。

嘉应制药在9月2日的公告中表示,公司曾计划对德昌祥药业整合分立有效资产,由上市公司以分立后的有效资产作为标的资产进行收购;或由上市公司出资参与并购基金,由并购基金先行收购德昌祥药业,对德昌祥药业规范运营一段时间后,再由上市公司择机启动收购等方案。

不过,上述两套方案均未能顺利推进。

嘉应制药称,德昌祥药业的分立将涉及药品药号及相关资质主体的变更和转移、销售合同修改、招投标主体的变更等复杂的程序和手续,以及相关行政主管部门的审批,该方案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另一方面,并购基金对资金需求较大,嘉应制药曾尝试通过各种方式和渠道获取资金设立并购基金,但由于融资环境较为严峻,同时医药行业市场环境发生了较大变动,融资难度极大,并购基金至今尚未确定最终投资者。

嘉应制药表示,公司与德昌祥药业就《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的其它相关业务合作条款,公司愿在不触及重组的情况下继续履行,包括保持与德昌祥药业及其子公司贵州德昌祥中药材种植有限公司业务往来和战略合作。

去年5月,嘉应制药公告称,公司与德昌祥药业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拟进一步加强在药品研发技术方面的合作与共享,实现双方从咽喉及感冒中药领域到妇科中药领域的覆盖,拓展双方的产品线,强化规模优势,提升双方在医药市场的竞争力;同时,在股权及资本层面上建立合作,结成深度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工业大麻概念光环不再

事实上,嘉应制药重组此前已经出现了失败的征兆。嘉应制药曾披露,其重组对手方为贵州百年,收购标的为贵州百年持有的德昌祥药业股权。

记者此前发现,8月19日,德昌祥药业投资人出现了重大变化。贵州明德康科技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明德康科技)持股99.7042%,成为公司新的控股股东。明德康科技的股东包括众石乾诚、贵州百年以及兴贵投资,但三位股东的持股比例不明。

此外,德昌祥药业原大股东贵州百年的股权结构也有较大变化。8月21日,吕广斌新增为贵州百年股东,持股比例为53.4867%;原控股股东吴克枚持股比例从100%下降至46.5133%。

对于德昌祥药业及其股东的股权结构变化,记者此前曾采访嘉应制药,但公司证券部人士称不清楚此事(德昌祥药业股权变动),公司也在核实情况。

在9月2日公告中,嘉应制药表示,重组终止不会对公司造成不利影响。公司未来将结合业务发展的实际情况,寻求更多行业发展机会,培育新的利润增长点。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凭借与德昌祥药业之间的重组,嘉应制药曾一度成为工业大麻概念股。

今年4月,贵州日报旗下的天眼新闻报道称,德昌祥药业收购了云南宾川瑞林克林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林克林业)。报道称,瑞林克林业是云南省一家专业发展工业大麻种植、加工的企业,在此行业耕耘已达十年,持有近20张种植许可证,今年计划种植5万亩,是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规模最大的企业。

彼时工业大麻概念火热,上述消息出炉后,嘉应制药股价也一度大涨。现在,伴随重组告吹,嘉应制药也将失去工业大麻概念股的光环,市场对此将作出何种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