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上市企业 > 正文内容

故意拖欠?科迪乳业第二批还款再逾期 手握17.5亿货币资金仍称没有钱

9月2日,记者获悉,科迪乳业此前承诺支付的第二笔奶款再度逾期。这一笔款项约2100万元,本应于8月31日支付。

而按照科迪乳业8月29日晚披露的半年报,其账上尚有17.5亿货币资金,营收净利也双双增长。

不过,科迪乳业的三位独董都对这份半年报投了“弃权”票,均表示无法保证本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原因是其无法充分获得公司编制2019年半年报的财务数据。

第二批奶款再度逾期

记者了解到,欠款风波发酵后,在8月6日的谈判中,科迪乳业曾和奶农达成还款协议,承诺分三笔偿还拖欠奶农的全部奶款。

记者此前获得的还款协议显示,双方约定科迪乳业在8月16日前向奶农支付所欠奶款总数的10%,在8月31日前支付总款项的15%,在9月15日前支付总款项的25%。剩余款项分2019年10月-12月3个月付清,每月均衡支付。

记者从奶农代表处得知,8月16日晚间,部分奶农陆续收到第一笔清偿款,但到8月31日并未等来科迪乳业的第二笔还款,而是被电话告知需要延期到9月2日还。

然而9月2日,奶农们仍未能收到科迪乳业的第二笔还款。记者从现场奶农代表处了解到,9月2日,约20名被欠款的奶农代表再次汇集在科迪乳业总部所在地虞城县,要求科迪乳业履行还款协议。双方首先在镇政府会议室进行了谈判,科迪乳业方有副总等几名领导出席,谈判持续了约一二十分钟,科迪乳业方面表示暂时没有钱还,最终没能给出解决方案。

此后奶农代表又前往县政府,相关领导表示正在帮忙协调,不过也未能给出详细解决方案。

随后,奶农代表及县政府相关领导又前往市政府,截至记者下午发稿,仍在市政府处等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现场奶农代表处得知,此前被寄予厚望的专项产业振兴基金进展在9月2日的谈判中并未提及。

这笔专项产业振兴基金的消息最早在8月5日出现在科迪乳业的公告里。8月5日早间,科迪乳业公告称,“目前,商丘市政府正积极帮助科迪集团缓解流动性风险,并协调推动省级投资平台设立专项产业振兴基金(20亿元),以纾解科迪集团股票质押风险,相关工作正在有序推进中。”该披露随后受到深交所的问询。

8月6日,在科迪乳业和奶农的谈判中,科迪乳业董事长张清海还提到,所欠奶款主要希望通过商丘市政府在推动的一笔专项产业振兴基金(20亿元)偿还。

8月16日,科迪乳业回复关注函表示,该基金设立相关事项存在不确定性,“经向科迪集团核实,2019年8月16日之前,商丘市政府一直在积极帮助科迪集团协调推动省级投资平台、质权人设立专项产业振兴基金,上述基金参与各方已进行了多轮磋商,尚未签署相关协议。”

此后,记者多方联系该基金的相关方,仍未能获悉获悉该基金是否有最新进展。9月2日,现场奶农代表也向记者表示,当日谈判中科迪乳业方对此基金并未提及。

9月2日,记者多次拨打科迪乳业和科迪集团相关方的联系电话,截至下午发稿仍未能接通。

半年报被三独董质疑

7月底,科迪乳业被曝出已经拖欠奶农19个月奶款,总额约1.4亿元,这一事件迅速引发各方关注。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不只是拖欠奶农奶款,科迪乳业及科迪集团的资金链其实早已紧绷。(详见《21世纪经济报道》8月21日报道《科迪乳业资金迷局》)

8月16日,科迪乳业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立案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

此后,科迪乳业于8月16日晚间部分支付了承诺归还的首批1400万元奶款。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向奶农代表了解,其中有950万元包含县市两级政府的帮助资金。8月31日,原定的第二批还款日,科迪乳业工作人员告知奶农第二笔款项需要延期到9月2日支付。然而9月2日的谈判中,科迪乳业表示暂时没有钱支付。

科迪乳业的资金链仍然紧绷。

而科迪乳业8月29日晚刚刚披露的半年报显示,上半年账上依然躺着17.5亿元货币资金,占总资产比例49.13%,比上年同期末增加13.44%。

按照半年报,科迪乳业2019年上半年经营情况良好,其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6.3亿元,同比增长9.5%,净利润7955.4万元,同比增长22.71%,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2.7亿元,同比增长37.95%。

不过,科迪乳业的三位独立董事(邱洪生、王莉婷、黄新民)均对这份半年报投了“弃权”票。其均表示无法保证本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原因是其无法充分获得公司编制2019年半年报的财务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