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上市企业 > 正文内容

转型焦虑和困局 三季报中净利润同比增长下滑的公司有11家

2018年三季报已经披露完毕。由此,近年来兴起的众多类金融平台的经营数据亦浮出水面。

本报记者统计数据发现,上市公司以及新三板挂牌企业中的互联网金融公司、融资租赁平台、小贷公司等平台的部分公司业绩整体出现一定下滑,且板块内分化有加剧趋势。

以申万三级行业分类中的多元金融行业为例,A股目前共有23家多元金融行业上市公司,今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增幅平均值为同比下滑11.92%。其中三季报中净利润同比增长下滑的公司有11家。

在新三板挂牌的小贷公司业绩也受到考验。数据显示,已经披露三季报的36家小贷公司中,有22家小贷公司今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为同比下滑状态,占比超过60%。

“小贷公司在前两年刚开始发展的时候是成长高峰期,慢慢地进入平稳期,如今也到了市场出清的时候,还存活下来的也是比较规范的。”11月1日,汇丰小贷(834366.OC)董秘刘纯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业绩分化加剧

本报记者梳理发现,23家多元金融行业的A股上市公司中,有宝德股份(300023.SZ)和熊猫金控(600599.SH)两家上市公司今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为亏损状态,其中宝德股份主营业务为融资租赁业务,熊猫金控则是互联网金融业务。

三季报数据显示,宝德股份实现营业收入3.4亿元,同比减少30.39%;归母净利润为亏损1838.55万元。

“业绩出现下滑主要是因为子公司庆汇租赁投放项目较去年同期有所减少,而且个别项目计提减值准备,融资租赁业务没有盈利。由于融资租赁业务占公司主营的比重很大,所以经营情况的变化对公司有很大影响。”11月1日,宝德股份一位证券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从4家租赁业上市公司三季报的业绩表现来看,分化的格局亦比较明显。其中,渤海金控(000415.SZ)和华铁科技(603300.SH)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均超过了10%,而宝德股份、香溢融通(600830.SH)的净利润同比下滑幅度较大,分别为126.92%和50.63%。

“融资租赁行业的发展情况与宏观经济的发展及社会固定资产投资规模直接相关,也有较强的周期性特征。今年以来公司的融资租赁业务也都受到了宏观经济变动的影响,下半年来说风险依旧存在。”前述宝德股份人士指出。

对于小贷公司来说,业绩两极分化的情况同样明显。

从已披露三季报的36家新三板挂牌小贷公司的业绩情况来看,有阳光小贷(832382.OC)、商汇小贷(833114.OC)、日升昌(833446.OC)3家挂牌企业的净利润为亏损状态,另外还有国汇小贷(833114.OC)、汇丰小贷等22家小贷公司净利润同比下滑。

对比来看,前三季度净利润最高的小贷公司是宏达小贷(834670.OC),实现净利润0.8亿元,多出排名第二的鸿丰小贷(833233.OC)一倍。而亏损最为严重的商汇小贷,在报告期内净利润亏损了1.92亿元。

“很多小贷公司的客户风险在爆发,风控成本有所提高,这甚至会对正常的经营持续性造成挑战。另外小贷公司都是区域性的,经营情况也会受当地的实体经济、政策影响。”11月1日,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受访指出。

“其实类金融平台在新三板上的地位比较尴尬,很多公司没有成功融资,竞争也比较激烈,如今摘牌的挂牌企业也越来越多。”付立春表示。

数据显示,在2014年的高峰期,共有约46家小贷公司登陆新三板,申请挂牌的小贷公司也不在少数,而2016年开始,陆续有佳和小贷、汇邦小贷等小贷公司宣布终止挂牌,已经减少了近10家。

对于小贷公司融资受限的困局,刘纯亦深有体会。“类金融机构在新三板市场确实受限较大。其实我们做这个行业最重要的就是资金,差别在贷款利率,但是监管层对小贷公司融资的限制导致我们也只能拿公司原有的资产来做业务,难有很大的发展。”刘纯说道。

转型提上日程

“我们的解决方案主要是寻找业务的创新,开拓新的方向,摆脱原来对单一业务方向依赖较大带来的约束。另外当前经济环境下行,小贷公司面临的风险也在增大,我们也在加强风控,维持公司正常经营。”刘纯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对于宝德股份来说,转型也早已提上日程。

“我们今年已经计划了转型,目前正在着手市场调研工作。未来我们希望投资一些政策支持度比较高的新兴行业、有发展潜力和空间的行业,另外也不只是行业方面的变动,可能也会考虑形式的转换,由债务融资型向资产投资型转变。”前述宝德股份人士表示。

根据宝德股份的计划,其融资租赁业务方面要继续探索创新发展模式,根据自身特长挖掘新的业务机遇,探索融资租赁资产转让、融资租赁集合信托计划、融资租赁保理、租赁资产证券化、保险公司项目资产支持计划等盘活存量资产,拓宽融资渠道。

与宝德股份同时出现亏损的熊猫金控,如今也在抛出资产出售计划,打算剥离网贷业务。

10月19日,熊猫金控陆续发布了转让广州市熊猫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股权的公告以及转让浏阳银湖投资有限公司股权的公告。此前,熊猫金控还将熊猫金库剥离,将其持有的熊猫金库所在运营公司湖南银港咨询管理有限公司70%的股权出售给实控人赵伟平。

“部分上市公司剥离网贷业务主要是由于监管政策和行业环境发生巨大变化,尤其是7月以来行业性危机爆发,投资人恐慌式挤提,借款人大量逃废债。影响堪称行业飓风。”11月1日,某上市公司背景互金公司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据该人士介绍,其所在的公司近期也在针对互金业务酝酿转型。

事实上,今年7月行业危机爆发后,熊猫金控旗下的互金平台也曾受到影响发生了挤兑现象。

数据显示,熊猫金控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19亿元,同比下滑15.32%,净利润为亏损0.25亿元。针对业绩下滑以及互金业务变动的情况,本报记者致电熊猫金控,不过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不仅如此,同样关联互金平台的鸿特科技(300176.SZ)此前也指出,“目前整个网贷行业均尚未完成验收及监管备案,东莞团贷网已经向相关监管部门提交了备案验收申请。公司董事会审慎评估网贷行业现状及前景,在网贷行业政策不明朗的情况下公司暂不经营网贷平台,不扩大与网贷机构合作的业务。”(记者姜诗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