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上市企业 > 正文内容

天齐锂业5倍杠杆259亿收购外企SQM 蒋卫平豪赌H股上市降低高负债

在并购扩张路上狂飙突进的天齐锂业(002466.SZ)正进行着一场高达280亿元的豪赌。

近日,天齐锂业一口气推出三大动作,投资25.88亿元对泰利森锂业进行产能扩建,259亿元收购智利矿业化工(SQM)23.77%股权。为了缓解前两大动作高达284.88亿元的负债压力,公司修改章程赴港上市融资。

备受关注的是收购SQM,截至去年底,天齐锂业总资产不过178.4亿元,259亿元收购无异于蛇吞象。此次收购,自筹资金7.26亿美元,向银团借款35亿元,杠杆率高达5倍。收购完成后,公司资产负债率将猛增30个百分点,达到70%。

天齐锂业应对高负债的措施是赴港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天齐集团及实控人蒋卫平、一致行动人下注赌约,上述境内外银团放款后12个月内,若未完成港股上市或其他股权融资,则追加所持天齐锂业股份作为抵押物。

如果赴港上市不顺利,巨债悬顶将是难以承受之重。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借助大肆并购,天齐锂业实现了高速发展。2015年至2017年的两年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增长了约2倍、7.5倍。但随着行业竞争加剧,其高利润率时代似已结束。

上周,针对上述三大动作等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向天齐锂业发去了采访函,截至本报截稿时止,未获得具体回复。

收购标的1.46倍于公司总资产

并购起家的A股中小板公司天齐锂业再出大动作,在完成对澳洲泰利森的收购后,公司目光转向了盐湖,拟40.66亿美元收购全球最大的碘和硝酸钾生产企业智利化工矿业公司SQM。

根据天齐锂业发布的收购草案,5月17日,天齐锂业和全资子公司天齐锂业智利与交易对方签署《协议》,拟以65美元/股价格,以现金方式购买交易对方持有的SQM 6255.66万股A类股(约占SQM公司总股本的23.77%)。总交易价款为40.66亿美元(根据签署日汇率折算为人民币258.93亿元)。

这是天齐锂业第二次开启SQM公司并购之旅。两年前的2016年6月,公司曾斥资2.1亿美元SQM公司2.1% B股股份。如此此次交易顺利完成,公司合计持有SQM25.86%股权。

资料显示,SQM成立于1968年6月17日,注册资本4.77亿美元。SQM是全球盐湖提锂龙头,智利Atacama也是全球含锂浓度最高、储量最大、开采条件最成熟的盐湖之一。此外,SQM还拥有智利当地的优质硝石矿。

SQM盈利能力也不错,2016年至2018年3月,其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9.39亿美元、21.57亿美元、5.19亿美元,净利润2.82亿美元、4.28亿美元、1.14亿美元。同期,负债总额为分别为19.11亿美元、20.49亿美元、20.71亿美元。

此次收购需要支付的资金总额为42.26亿美元,其来源主要有企业自有资金、境外筹集资金和并购银团贷款三部分构成,即中信银行(国际)提供10亿美元、中信银行成都分行以银团贷款方式提供25亿美元并购贷款。剩下的7.26亿美元由天齐锂业自筹。

以此计算,此次收购,天齐锂业的杠杆倍数接近5倍。

高达259亿元的收购,于天齐锂业而言是一场蛇吞象。截至去年底,公司总资产为178.40亿元,收购SQM支付的现金是公司总资产的1.46倍。

53亿收购后70%毛利难以持续

持续并购扩张的天齐锂业在经历了连续三年的高速增长之后,其暴利时代或将结束。

公开资料显示,天齐锂业的前身是四川省射洪县一家濒临破产的锂盐生产厂,6年后,这家小厂跻身资本市场。但其真正进入发展快速期始于2012年。

跟很多企业运作手法一样,天齐锂业的快速发展得益于并购扩张。

2012年,公司发起对澳洲泰利森的收购,交易价格高达31.30亿元。此后,公司的并购动作不断。2014年,通过竞拍方式以3.11亿元的代价获得西藏日喀则扎布耶锂业20%股权,从而参与到扎布耶盐湖的开采、开发。2015年,公司耗资4.48亿元完成对银河锂业国际公司100%股权收购,间接取得其旗下张家港生产基地1.7万吨电池级碳酸锂生产线。加上2016年以2.1亿美元收购SQM公司2.1% B股股份,共计耗资达53.24亿元。如果算上正在推进的高达259亿元的收购,近年来,其投入收购的资金将超过310亿元。

借助收购,天齐锂业的经营业绩实现了高速增长。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从2014年开始大幅飙升,至2017年,营业收入从14.22亿元增长至54.70亿元,净利润从1.31亿元增长至21.45亿元,三年间,二者分别增长了2.85倍、15.37倍。今年一季度,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达到16.69亿元、6.60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6.92%、62.70%。

天齐锂业盈利能力大幅增强源于其超高毛利率。2014年至2017年,其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2.23%、46.94%、71.25%、70.14%,净利率也从2014年的19.79%上升至2017年的47.74%。今年一季度,毛利率和净利率维持在去年的高位水平。

不过,这一超高毛利率水平将难以为继。

2017年,天齐锂业锂化工产品毛利率69.41%,而锂矿产品毛利率71.77%,毛利率呈现出倒挂。而在2016年,两者的毛利率分别为74.38%和62.57%。显然,锂矿产品毛利率高于锂化工产品毛利率的畸形现象不可持续。

此外,在锂产品处于量价齐升、供不应求的状态下,大量资本蜂拥而入,藏格控股、赣锋锂业等纷纷投巨资进行布局。国际市场上,传统锂矿业三巨头SQM、雅宝、FMC等也在加紧恢复产能。可以想见,行业内因产能过剩的惨烈竞争为时不远。

拟修改公司章程押宝港股上市

豪掷284.88亿元扩产和并购,蒋卫平押宝港股上市降低高负债。

今年一季度报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天齐锂业货币资金49.02亿元,应收银行承兑汇票12.61亿元,合计为61.63亿元。此次泰利森锂业扩产需投入25.88亿元,再加上7.26亿元美元的自筹收购资金,公司资金明显不足。

自有资金严重不足,收购SQM交易完成后,公司资产负债率将由2017年底的40.39%上升至78.41%的高位,在5倍杠杆收购的背景下,风险之大可见一斑。

为此,天齐锂业筹划赴港上市。7月24日晚,公司公告称,拟修改公司章程,以适应H股上市要求。早前未经证实的消息称,天齐锂业拟在H股上市融资5亿美元。

为了增强银团贷款方信心,天齐锂业控股股东天齐集团及实控人蒋卫平、一致行动人承诺,放款后12个月内,若未完成港股上市或其他股权融资,则追加所持天齐锂业股份作为抵押物。

此前,针对上述两项银团贷款,天齐锂业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并将全资子公司天齐鑫隆100%股份作为质押担保。同时,天齐鑫隆拟将其为完成本次交易设立的天骐锂澳大利亚投资有限公司的股份为上述境外银团贷款提供股权质押,并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以此看来,蒋卫平将天齐锂业及自身全部家产都押注在收购这一事件上,而其唯一退路就是港股上市。但是,上市能否顺利、融资金额是否如愿尚是未知数。

一券商人士分析称,大举并购后实现了十分靓丽的经营业绩,蒋卫平靠的是锂业市场的供需失衡,锂矿产品严重供不应求,产品价格大幅上扬。但市场供求是有规律的,这一现象难以持续,一旦新近布局的产能大量释放,供不应求将转向供过于求。到那时,惨烈竞争时代来临,或将是蒋卫平迎来偿债压力挑战之时。

值得一提的是,在锂矿产品供不应求的背景下,天齐锂业的应收账款却在大幅增长。2016年、2017年,其应收账款分别为2.09亿元、3.24亿元,2017年较2016年增长了55.02%。这一增幅超过同期营业收入的增速。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幅为40.09%。(记者 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