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私募 > 正文内容

罕见一天内4家公募高管变动!易方达、鹏扬、浦银安盛等在列

一天内,4家公募同时公告高管变动,变动人数达6人,这在基金行业较为少见。

7月24日,易方达基金、鹏扬基金、浦银安盛基金和光大保德信基金发布了重要人事变动公告。其中,易方达任命胡剑、张清华为副总经理;鹏扬基金任命朱国庆为副总经理;光大保德信基金任命刘翔为总经理,同时林昌不再担任代总经理一职;浦银安盛基金则任命邓列军为首席信息官。

除了易方达基金任命的新高管为内部提拔外,其他三家基金公司新任高管均属于外聘性质。

值得注意的是,7月25日,海富通基金也发布了将固收总监孙海忠和总经理助理胡光涛同时提拔为副总经理的公告,两位新任副总经理任职日期均为7月24日。

事实上,资产管理行业人才一直处于稀缺状态,尤其是近两年公募竞争愈发激烈,头部效应逐渐凸显,中小型基金公司面临着更大的业绩压力,高管流动性随之增加。截至7月25日,年内共有79家基金公司(含券商资管)高管出现变动,涉及高管人数达169人。这也意味着已有56%的公募高管在今年出现了变动。

从总经理及以上级别的高管变动来看,年内已有25家基金公司宣布更换总经理,同时太平基金、朱雀基金、景顺长城基金等12家公募董事长也进行了变更。

易方达迎两位副总经理

7月24日,易方达基金的一则高管人士变动公告引起了市场关注。

第一则公告为易方达基金任命胡剑、张清华为副总经理,任职日期为2020年7月24日。

上述两位皆是易方达基金的固收投资健将。其中,胡剑于2006 年7月加入易方达基金,历任债券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基金经理、固定收益研究部负责人、固定收益总部总经理助理、固定收益研究部总经理、固定收益投资部总经理、固定收益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

截至今年二季度末,胡剑管理的基金规模高达769亿元,其中以易方达3年战略配售和易方达稳健收益为代表,二者规模均超过了200亿。从业绩上看,自2012年2月29日胡剑开始管理易方达稳健收益以来,这只基金回报率达到129.22%。

另一位升任易方达基金副总经理的张清华,在2006 年10月至2007 年8月任晨星资讯数量分析师;2007 年 11 月至 2010 年9月任中信证券研究员。在2010 年 9 月加入易方达基金后,他历任投资经理、基金经理、固定收益基金投资部总经理、混合资产投资部总经理、固定收益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

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张清华管理的基金规模也达到了542亿元,其中易方达裕祥回报、易方达裕丰回报、易方达安心回报三只产品规模均超过了100亿。从业绩上看,自2013年12月23日张清华开始管理易方达安心回报以来,这只基金净资产收益率已近两番增长,达197.15%。此外,在他2015年5月29日接手易方达安心回馈以及2018年底接手易方达新收益后,这两只基金收益率均实现了翻倍增长。

对于前述人事变动,易方达基金内部人士称,这是公司内部对专业高管的一种激励,属于正常岗位升迁。未来这两位副总经理将继续管理之前负责的产品。

事实上,给与部门带头人更高的头衔,对易方达基金而言,已不是首次。一个月前的6月22日,该公司一次性公告称,将公司权益投资带头人张坤、以及监察与合规方面的负责人陈丽园的职位调整至副总经理级别。

公开信息显示,张坤于2008 年 7 月加入易方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历任行业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基金经理、研究部总经理助理、权益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张坤管理着易方达基金超过500亿规模的权益类产品。其中,易方达中小盘目前规模超百亿,自张坤管理该产品的近八年时间里,这只基金实现了近5倍的收益。另一只由其管理的百亿级基金易方达蓝筹精选,在成立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业绩也呈翻番增长。

陈丽园加入易方达基金也已有14年时间,她曾历任易方达监察部监察员、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总经理,监察与合规管理总部总经理兼合规内审部总经理,易方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易方达资产管理(香港)有限公司董事。

“我们正在努力打造合伙人机制和文化,上述人事变动也是我们在公司治理和管理模式上的积极探索。”易方达内部人士表示。

同日还有三家公募官宣新高管

在易方达宣布迎来两位新的副总经理的同一天,鹏扬基金、浦银安盛基金和光大保德信基金也发布了重要人事变动公告。其中,鹏扬基金任命朱国庆为副总经理;光大保德信基金任命刘翔为总经理,同时林昌不再担任代总经理一职;浦银安盛基金则任命邓列军为首席信息官。

具体而言,7月24日,光大保德信基金公告显示,原前海开源基金执行委员会联席总经理刘翔出任公司总经理,任职日期为2020年7月24日。此前代理公司总经理一职的林昌不再担任代理总经理职务,将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

1996年入行的刘翔经历也颇为丰富,他先后在深圳发展银行担任盐田支行外汇会计、国际部经理、香港代表处代表,而后担任招商银行总行担任同业银行部境内银行室客户经理。2004年5月至2016年8月,刘翔进入鹏华基金,先后担任市场发展部渠道主管、市场发展部副总经理、华南营销中心总经理、市场发展部总经理;2016年9月至2020年6月,他来到在前海开源基金,先后担任合伙人、执行委员会委员、首席市场官、执行委员会联席总经理。

事实上,在刘翔来之前,光大保德信基金总经理一职空缺已有5月之久。2月11日,包爱丽因个人原因辞去该公司总经理一职,林昌代任总经理职位。

包爱丽曾是光大保德信基金的得力门将。数据显示,包爱丽在光大保德信基金任职超3年,任职期间,光大保德信基金规模由2016年3季度末的461.27亿元,增长至2019年4季度末的861.13亿元,增长了399.86亿元。

包爱丽之后,光大保德信基金于4月9日再度遭遇3名独立董事和2名董事退出相关席位。该公告称,经股东会审议通过,夏小华、金德环和郑志不再担任该公司独立董事,葛新元不再担任该公司董事,总经理包爱丽因离任不再担任该公司管理层董事。

频繁的人事变动之后,刘翔的加入能否带领这家以固收为主的公募,在权益产品受捧的当下走得更远,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在光大保德信基金官宣新任总经理的同一天,鹏扬基金也发布公告称,原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中国股票董事总经理朱国庆出任公司副总经理,兼任首席投资官,任职日期为2020年7月22日。

在资本市场沉淀已有20余载的朱国庆也是一名行业“老将”。他于1998年7月至2004年4月期间,他先后担任浦发银行社会保险基金部科员,大鹏证券投资银行总部业务经理,平安证券销售交易部负责人、投资银行业务内核委员会委员,以及国海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基金筹备组成员。

接下来的十年时间里,他任职于国海富兰克林基金股票投资总监、基金经理。而后陆续担任富敦投资高级副总裁、中国股票投资总监,上海六禾投资副总经理、权益投资总监,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中国股票董事总经理、投资组合管理总监。

这一副总经理变更事项,已经鹏扬基金第二届董事会2020年第四次临时会议审议通过,并将按规定向当地证监局和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报送备案。

7月24日,浦银安盛基金也宣布迎来了新一任首席信息官首席信息官,其任职日期为7月22日。在出任该职前,邓列军曾在汇添富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先后任职信息技术部IT高级经理、信息技术部总监助理、信息技术部副总监、信息技术部总监。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7月25日,海富通基金也发布了将固收总监和总经理助理同时提拔为副总经理的公告。该公告称,公司任命固定收益投资总监孙海忠以及总经理助理胡光涛为副总经理,两位新任副总经理任职日期均为7月24日。

公告信息显示,孙海忠历任平安资管固定收益部副总监、招商证券固定收益总部副总经理、融通基金总经理助理兼固定收益投资总监。2017年6月加入海富通基金后,孙海任总经理助理兼固定收益投资总监。另一位副总经理胡光涛则历任云南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法规及监管部风险控制处处长、投资部委托投资处处长、投资部(后更名为证券投资部)副主任、法规及监管部副巡视员。自2015年11月至2017年10月任海富通资管(香港)董事长,自2016年7月起任海富通基金总经理助理。

年内79家公募高管变动

伴随结构性行情的发展,公募行业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其中表现较为明显的是行业高管的频繁变动。据财联社记者统计,截至7月25日,年内共有79家基金公司(含券商资管)高管出现变动,涉及高管人数达169人。

从总经理及以上级别的高管变动来看,年内已有25家基金公司宣布更换总经理,变动人数达41人,嘉合基金徐进、长城基金邱春杨、中航基金刘建等,均成为公司新一任总经理。同时太平基金、朱雀基金、景顺长城基金等12家公募董事长也进行了变更,变动人数达20人,包括华富基金赵万利、朱雀基金董事长王欢、博时基金董事长江向阳、金鹰基金董事长王铁等在内的新董事长亮相。

同时,还有33家基金公司聘请了新的副总经理。另有13家基金公司督察长出现更换,涉及变动人数27人。此外,还有上投摩根基金、国海富兰克林基金、华润元大基金呢等9家公募新聘了首席信息官。

就变更原因而言,上述高管更迭一般源于退休、任期届满、内部岗位调整、个人原因等,其中以个人原因离职的高管占比较高。而涉及高管变动的公司多为中小型基金公司,个人系基金公司高管今年来变更尤为频繁。

事实上,资产管理行业人才一直处于稀缺状态,尤其是近两年公募竞争愈发激烈,头部效应逐渐凸显,中小型基金公司面临着更大的业绩压力,这或许是此类高管变动频繁的主要原因。再加上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快速落地,外资机构强势涌入,资管行业对高级管理人员的需求不断增加,公募行业高管流动性较高也在预料之中。

华南一位公募人士表示,适度频率的高管变动对基金公司是好事,有流动才有活力,但两三年内频繁换高管,或是高管变更带动公司内大范围投研人员更换的公司,整体发展大概率会受到影响。

在此背景下,管理层的激励机制对中小基金公司来说显得尤为重要。“要想改变高管频繁变更现象和改善经营,除了要做好业绩,还得从激励机制上下功夫,下对功夫,效果就出来了。”另一家中小基金公司内部人士说。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