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私募 > 正文内容

红星美羚冲击创业板,募资扩产恐加剧产能过剩

在新三板摘牌两年后,被称为国产“羊奶第一股”的陕西红星美羚乳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星美羚”)再次谋划上市。中国证监会近日公布的招股书显示,红星美羚将重心转向婴幼儿配方羊奶粉,冲击A股创业板。

据了解,该公司于2019年6月首次递交创业板IPO申请材料。其在公司发展规划中指出,2020年-2030年,红星美羚计划通过IPO募集资金运用及上市后行业横向整合,继续向上下游延伸。

“蒙牛、伊利等大型乳企进入羊奶行业,不仅说明该行业已被市场认可,也表明羊奶未来会有良好的市场前景。”红星美羚证券部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指出,“奶山羊的养殖有一定的区域限制条件,对大型乳企而言,羊奶行业上游产业需较长时间的培育和发展,才能具有一定规模。公司作为国内为数不多的专业奶山羊全产业链经营企业,仍会拥有几年快速发展的机会。”

对此,某券商机构分析师向记者直言,“红星美羚的上市和市场发展会比较难。羊奶粉市场规模较小,需要大企业的推动和教育,红星美羚当前体量较小,不具备大规模教育消费者的实力;且羊奶粉市场有像澳优旗下佳贝艾特那样较为强势的品牌,红星美羚并不具备较强竞争力;同时羊奶粉品类在资本市场关注度不会很高。”

存货周转率较低

“近年来,国家奶业振兴战略的实施、消费者对羊乳制品的认可度提高,以及二孩政策的放开等,都促进了羊乳制品市场需求的快速增长。公司经过近几年的快速发展,已经成为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而本次募投项目的建设满足了公司扩大生产规模的要求。”红星美羚内部工作人员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

资料显示,红星美羚此次预计募资3.14亿元,投资将用于奶山羊产业化二期建设、永庆奶山羊养殖园区建设、营销网络建设等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其中,红星美羚奶山羊产业化二期建设项目产品为羊乳粉,包含婴幼儿配方羊乳粉和调制羊乳粉,设计产能分别为6666.67吨/年和3333.33吨/年。数据显示,该公司2017年-2019年乳粉产量分别为3973.81吨、3399.09吨和3199.70吨,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1.99%、78.68%和74.07%;其产品销量亦处于下滑状态,由2017年的3717.11吨下滑至2019年的3091.03吨。

而在产能利用率下滑的同时,该公司还面临存货较大且存货周转率较低的风险。2017年-2019年各报告期末,其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5319.13万元、1.30亿元和1.76亿元,同期存货周转率分别为2.65、2.32和1.38,周转水平较低。

对此,上述公司内部人士解释称,存货周转率水平较低,主要与公司产品加工、营销链条较长,及备货规模水平较高等特征有关,也与目前国内奶羊养殖特征导致的备货规模水平有关。

“2013年和2014年开始,红星美羚就存在产能过剩的问题,募资扩产会再增加过剩产能。其实,对陕西乳企来说,可以对存量进行整合,而不需要再去新建产能。”乳业专家宋亮认为。

“目前做羊奶粉的企业较多,包括伊利、蒙牛、澳优等大型乳企,红星美羚在品牌、发展等方面的推力与其他企业有差距,竞争中处于劣势,只能打造知名度,但却解决不了覆盖面的问题,还是要看市场、渠道等方面的建议。”上述机构分析师说。

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也向记者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认为,“红星美羚长期处于区域市场运营模式,成长性并不高,上市应该是有政策的支持。但在资本市场,该公司从综合盈利能力等方面来看,应该不会受到追捧。”

多重问题待解

“红星美羚上市是因为企业资金短缺,这个情况已经持续了四五年时间。”宋亮告诉财联社记者,“上市就是为融资解困,但具体能否解困还是未知数,因为近两年该公司市场在不断萎缩,加上生产运营成本高涨,其整体经营情况并不好。”

资料显示,目前红星美羚拥有儿童及成人乳粉、婴幼儿配方乳粉及全脂纯羊乳粉。从数据上来看,其2018年婴幼儿配方乳粉销量由2017年的1504.08吨下滑至1109.53吨,同比下滑26.23%,而婴配粉收入却由1.23亿元上涨至1.33亿元。

招股书信息显示,其2018年营收和净利润均实现增长。该公司表示,“2018年,由于生鲜羊乳价格上涨幅度较大,生鲜羊乳采购均价同比上升69.87%,公司相应调高产品价格,儿童及成人乳粉平均售价提高30.47%,婴幼儿配方乳粉平均售价提高46.07%。”

业内人士认为,其婴配粉及整体业绩的上涨,与产品提价不无关系,而婴配粉销量的下滑,则印证了其市场的萎缩。

对此,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向财联社记者解释称,公司申请注册的三个婴幼儿乳粉配方于2017年12月经国家食药监总局批准注册,因生鲜羊乳的生产特点,一般于每年二季度开始大批量采购生鲜羊乳投入生产,新配方婴幼儿乳粉2018年上半年生产、销售金额相对较小;而原系列婴幼儿乳粉库存不足,新老婴幼儿乳粉出现一时交接断档的产品空档期,导致2018年销售量同比出现下滑。

纵观其2017年-2019年的经营数据,营收分别为2.61亿元、3.14亿元和3.4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005.97万元、4140.49万元和4488.77万元,增幅并不高。

截至2019年,婴配粉超越儿童及成人乳粉成为红星美羚第一大产品。“2018年婴配粉销量下滑,是因为市场集中度在提升,大型乳企加大对市场的抢占,红星美羚在终端投放不足,且渠道不顺畅,市场自然被蚕食。”某乳制品企业内部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红星美羚及其下游客户的生产经营均受到一定程度影响。该公司预计,今年第一季度和上半年营收分别为2475.83万元和1.35亿元,分别同比下滑23.95%和16%,其中一季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孰低的归母净利润为-528.55万元。

“从历年来看,第一季度营业收入对全年业绩贡献比例较低,同时疫情仅导致部分订单执行延后,但不会导致客户取消订单。综合来看,预计第一季度经营业绩受到一定影响,但不会对全年经营业绩产生重大负面影响。”红星美羚方面表示。

此外,还有业内人士向财联社记者指出,该公司还存在过度依赖大客户和公司过于家族化的问题。资料显示,2017年-2019年其向前五名客户合计销售的金额占当期营收的比例分别为35.86%、44.36%和25.11%;该公司董事长、控股股东王宝印持股70.3%,其家族成员合计持股79.8%。

该业内人士认为,若未来公司重要客户发生流失或需求变动,将会对公司收入和利润水平产生较大影响;而家族化烙印较重的企业,在实现现代化运营方面较为困难,红星美羚登陆资本市场,在这些方面需要做出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