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私募 > 正文内容

中精国投近期陷兑付危机 疑似实控方外滩控股上海总部“楼空”

据《证券时报》旗下“券商中国”7月9日报道,私募基金公司中精国投股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精国投)近期陷入了兑付危机,涉事资金规模巨大。

表面上来看,中精国投由两位自然人股东出资设立,实际上,根据“券商中国”调查,两位自然人股东实为股权代持,中精国投真正的控制人为外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外滩控股)。

为了解中精国投兑付危机背后的真实情况,7月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中精国投位于上海市杨浦区的办公地址,进行实地调查。目前该公司处于半停运状态,公司值班员工告诉记者,公司主要负责人还在处理此事,预计本周内将给出处理结果。

实探:外滩控股大门紧闭

公开资料显示,中精国投成立于2015年8月,注册地为广东深圳,注册资本为人民币5000万元,当前法定代表人为董杰。该公司主要经营受托管理股权投资基金、受托资产管理、投资管理和创业投资等业务。

据“券商中国”报道,7月2日,因逾期未能获得本金和利息,约20多个客户来到中精国投办公地,要求公司负责人给说法,当天甚至有客户报警,最终中精国承诺定在一周内给出明确解决方案。

7月8日中午,记者前往中精国投位于上海市杨浦区的办公地址,进行实地调查。记者注意到,目前该公司处于半停运状态,在正常上班时间,公司内仅剩少量行政人员还在值班,其余工位已看不到员工身影。公司会议室里,一块黑板上还留着一周前开会时投资人提出的问题。

该公司值班员工告诉记者,目前公司主要负责人还在处理此事,预计本周内将给出处理结果,对于公司此次遭遇的兑付危机,他们也是通过媒体的报道才知晓。

“券商中国”的消息显示,此次出事的中精国投实际上是外滩控股旗下的一家子公司,公司核心员工大多来自外滩控股财富部。不过,对这种说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未能从中精国投及外滩控股获得正式确认。

资料显示,外滩控股注册资本为1亿元,法定代表人为忻翀杰,公司成立于2014年6月,注册地址为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惠水县涟江街道县府路49号,其业务涵盖房地产及基础设施开发建设、实业投资、资源能源、文娱传媒、涉外投资、文化旅游等,公司自称其年产值逾50亿元。在外滩控股的股权结构中,忻翀杰持有49%股权,而中建投成都则持有剩余的51%的股权。

7月9日,记者又来到位于上海市汉口路130号的外滩控股办公地址,而此时,这家公司早已大门紧闭。

记者注意到,虽然该公司已经停运,但从窗外望去,还能看到公司内有零星的人员走动,当记者找到该公司安保人员请求进入公司内部时,安保人员拒绝了记者的这一请求。

据周边公司员工介绍外滩控股两个星期前还在正常运营,最近一周才关门停运。

外滩控股“上级公司一切正常”

工商信息显示,外滩控股2014年6月成立,2015年忻翀杰持股80%成为外滩控股第一大股东,连云港(601008,股吧)中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连云港管理)及连云港中房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连云港建投)分别持有10%的股份。

到2017年4月26日,中海外国有资本运营(成都)有限公司(后更名为中建投国家公园建设(成都)有限责任公司)出资5100万元,收购外滩控股51%的股份,至今仍为其第一大股东。2017年5月22日,忻翀杰又收购了连云港管理和连云港建投分别持有的外滩控股10%股权。外滩控股当前的股东结构为,中建投国家公园建设(成都)有限责任公司占51%,忻翀杰占49%。

7月9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中建投国家公园建设(成都)有限责任公司在成都的注册地址。但该地址是青羊区光华街道办事处清康社区,社区一位工作人员称,在该地址办公的为清康社区下的孵化项目,其并不清楚中建投国家公园建设(成都)有限责任公司是否曾在此处办公。

随后,记者以投资者身份来到青羊区光华街道办事处,街道办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中建投国家公园建设(成都)有限责任公司确实注册在“青羊区光华街道办事处清康社区”的办公地,但公司目前在哪里办公他们并不清楚。该工作人员还介绍,中建投国家公园建设(成都)有限责任公司是街道办重大项目企业,注册资金5.2亿元。对于公司的背景,该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是否有国资背景。

当天下午,记者还以投资者身份联系到中建投国家公园建设(成都)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军,但王军对记者所提一切问题均称“不清楚”,此后再拨打王军手机时,已是关机状态。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中建投国家公园建设(成都)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为贵州国家公园防务科技有限公司和中海外国资城市建设有限公司。记者拨打了两家公司的登记电话(实则为同一个号码),电话里相关人士称,目前关于外滩控股的情况还在核查,但公司及“上级公司一切正常”。

需要注意的是,前述券商中国所报道的中精国投由外滩控股控制的关联性,截至发稿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未能从外滩控股公司层面获得确认。(实习生武敬栋对本文亦有贡献)

(记者 谢宏辰 吴凡 实习记者 李诗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