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看天下 > 正文内容

光大证券正为“暴雷”买单, 将持续面临机构仲裁

光大证券要赔钱了,这次是5.5亿元!预计负债已逾30亿元,还将继续面临机构仲裁!

5月12日,光大证券发布公告,称公司下属孙公司光大浸辉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大浸辉”)近日收到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的裁决书,裁决被申请人光大浸辉支付申请人上海华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瑞银行”)投资本金4亿元及相应预期收益、律师费、仲裁费等相关费用。加上此前光大证券公告中所披露将要支付的1.5亿元投资本金等费用,光大浸辉此次所要支付共计5.5亿元。

image

图片来源:光大证券5月12日公告

此前的5月1日,光大证券曾发布公告称,光大浸辉收到上海国际仲裁中心裁决书,裁决被申请人光大浸辉、暴风(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群畅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支付申请人深圳恒祥股权投资基金企业(以下简称“深圳恒祥”)的投资本金 1.5 亿元及相应预期收益、律师费、仲裁费等相关费用。

此次的两份仲裁落地后,光大方面还将面对招源涌津和招商银行两家机构的诉讼和仲裁,后续诉讼情况仍有待观察。

这一系列的纠纷均与2016年光大浸辉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浸鑫基金”)所收购的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ilva(以下简称“MPS”)项目“暴雷”有关。

对于华瑞银行和深圳恒祥此次的仲裁结果,光大证券董事会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公司尊重法律结果,将督促光大浸辉按照司法程序积极应对,履行好相关职责,尽最大努力维护公司及投资者权益。公司对相关事项高度重视,尽最大努力积极处理MPS项目处置相关工作,督促光大资本及其子公司开展境内外追偿等处置措施。与此同时,进一步完善公司合规风险体系建设,全面加强对子公司的管理。后续如有MPS项目相关诉讼或仲裁事项,公司将及时依法合规予以披露。

该负责人进一步表示,公司正全面转型,按照新战略优化业务策略,逐步构建财富管理、企业融资、机构客户、投资交易、资产管理、股权投资六大业务集群,打造业务协同生态圈和光大特色,回归业务本源。

资深券商投行人士表示,在光大此次收购MPS事件中,暴露出其投行功底不扎实、未对并购基本条款进行清晰分析、杠杆太高、管理人违规兜底等行为。收购项目要避免暴雷事件最好提前设定竞业禁止条款和业绩对赌。另一方面,海外收购需要谨慎,业绩是第一要务,对海外资产自身要具备相应的管理能力,不能过于依赖原高管团队。

另一位投行人士表示,收购最直观的就是估值,其次是业务的协同性,如对现有业务是否有加成作用。在收购前一定要对并购标的真实性、权属的明晰、是否有历史遗留问题、潜在纠纷之类等方面进行细致的分析。

光大与暴风集团发起浸鑫基金收购MPS项目,惨遭暴雷

天眼查显示,浸鑫基金共有14名投资人,其中招商财富持股比例为53.82%,光大资本持股比例为1.15%,浸鑫基金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上海群畅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光大浸辉、暴风(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华瑞银行和深圳恒祥也同为浸鑫基金的合伙人。

2016年,光大浸辉和暴风投资联合上海群畅发起浸鑫基金,基金规模为100亿,总期限为 5 年。当年5月,浸鑫基金募资52亿元完成对MPS公司65%股权的收购。MPS曾是世界顶尖体育媒体公司,业务覆盖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90多个全球赛事产权,30多家赛事权利机构合作伙伴,乐视体育是其最大的中国区合作伙伴。对标乐视,当时的暴风集团也瞄准体育版块,希望借此正式进军体育产业。

浸鑫基金合计所募集的52亿元中,光大资本作为劣后级出资人出资6000万元。优先级出资人招商银行出资28亿,华瑞银行通过爱建信托出资4亿元;其他出资人包括招源涌津出资6亿元,深圳恒祥、暴风系和光大资本等共同出资数十亿元。

祸不单行。2017年10月,MPS在意甲国际版权的竞标中输给竞争对手IMG。同年,BeIN体育从MPS手中夺走了法甲版权。此后,MPS在体育版权市场上节节败退,由于无法支付版权费,各大版权方有的与MPS提前终止合同甚至将其告上法庭。2018年10月,随着英国高等法院的破产清算令,MPS成为历史,52亿元的投资“打了水漂”,投资方就此遭遇滑铁卢。

预计负债已逾30亿元,光大“赔了夫人又折兵”

至此,浸鑫基金多位合伙人向光大系和暴风系索要赔偿。2019年7月,暴风集团实控人冯鑫被捕,暴风深陷危机,自身难保。据天眼查和其他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冯鑫仍身兼暴风集团法代、实控人、第一大股东、总经理和董秘。记者尝试拨打天眼查和交易软件中记录的暴风集团电话,语音提示对方为空号。

image

图片来源:天眼查

光大成为各投资方的主要索赔目标。

光大证券2018年年报显示,浸鑫基金优先级有限合伙人的利益相关方出示了一份由光大资本盖章的差额补足函,承诺若优先级有限合伙人不能实现退出时,由劣后级出资人光大资本承担相应的差额补足义务。

image

图片来源:光大证券2018年年报

据了解,劣后级资金的出资方与优先级资方签署差额补足函,是业内收购案中的惯例,而光大资本之所以愿意承担补足义务,主因是暴风集团与其签署了一份回购协议。

浸鑫基金成立之初,暴风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冯鑫与光大浸辉签署了收购MPS股权的回购协议,冯鑫向光大资本和光大浸辉出具《承诺函》,约定暴风集团及冯鑫对浸鑫基金所投项目即MPS公司65%股权承担回购义务。然而,冯鑫却并未履行这一回购义务。

光大证券公告显示,2019年3月13日,因股权回购合同纠纷,光大浸辉与浸鑫基金共同作为原告,以冯鑫为被告,因暴风集团及冯鑫未履行相关协议项下的股权回购义务而构成违约,向北京高院提起民事诉讼。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包括浸鑫基金下设特殊目的公司的银行贷款利息、已向相关投资人支付的利息以及其他费用,合计约为7.51亿元。2019年7月,冯鑫因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被捕,光大证券要求赔偿未果。

“赔了夫人又折兵”。与此同时,光大资本也被招商银行、招源涌津和华瑞银行,以及深圳恒祥提起诉讼或仲裁,“追债”涉及金额逾41亿元。其中,招商银行起诉光大资本涉及的金额约为34.89亿元,华瑞银行和深圳恒祥申请仲裁涉及金额分别为4.52亿元和1.68亿元。招源涌津提起仲裁涉及金额10万元。2019年5月31日,光大证券曾披露,该案处于立案受理阶段,对光大资本的影响暂无法准确估计。

此外,光大证券分别在2019年年报和2018年年报中披露了对MPS项目潜在风险累计计提预计负债已逾30亿元。2019年年报中,光大证券称,根据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所涉MPS事项及其进展,公司于报告期内计提16.11亿元预计负债,减少公司2019年度合并利润总额16.11亿元,减少合并净利润12.52亿元。

image

图片来源:光大证券2019年年报

2018年年报中对MPS项目计提14亿元预计负债,对相应的股权投资和应收款项计提资产减值准备1.2亿元,减少公司2018年度合并净利润约11.4亿元。2018年光大证券受此影响净利润大幅下降97%,年度净利润仅为1.03亿。此外,光大资本和光大浸辉还被监管发函。

2019年光大证券实现营收100.57亿元,同比增长30.41%;净利润5.68亿元,同比增长449.68%。虽然净利润涨幅惊人,但建立在2018年净利润大幅下降97%的基础上,且与其近百亿营收并不太匹配。

从具体业务看,光大证券报告期内经纪和财富管理业务实现营业收入23.73亿元,同比增长22%;信用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2.73亿元,同比下降24%;机构证券业务实现营业收入37.26亿元,同比增长139%;投资管理业务实现营业收入9.34亿元,同比下降44%;海外业务实现营业收入7.82亿元,同比下降20%。

对此,安信证券对光大证券予以-A投资评级。安信证券表示,光大证券MPS减值计提到位,公司估值处于低位。一方面公司因光大资本MPS事件继续计提相关预计负债16亿元人民币,该事项减少公司2019年度合并净利润13亿元。公司2018-2019年累计计提预计负债30亿元,大部分覆盖了华瑞银行4.5亿元、深圳恒祥1.7亿元和招商银行35亿元的涉诉金额,同时考虑了冯鑫质押给优先级合伙人的股权市值,以及正采取的海外追偿措施等情况。另一方面公司当前估值约1.06xPB,处于行业最低的估值水平,考虑A股有回暖迹象且公司负面因素已基本计提到位,公司估值有望得到修复。

安信证券预测2020-2022年公司EPS分别为0.7/0.79/0.88元,给予6个月目标价14元,对应估值为1.27xPB。同时提示投资者注意公司风控管理风险等。

高管离职,MPS事件引发蝴蝶效应,中金、瑞银或牵涉其中

在收购MPS一案中,光大系多位高层也已经离职。

光大资本时任投资总监项通因在这笔交易中行贿已被批捕。2016年11月,项通新增成为暴风体育(北京)有限责任公司董事,天眼查显示,目前他尚未退出这一职位。

除项通之外,时任光大资本总裁、董事、投资决策委员会主任代卫国也已离职。据此前媒体求证报道,代卫国被免职后并未离开公司,被要求继续留在光大资本处置MPS风险。

此外,时任光大资本董事长王卫民,也在2016年11月辞任光大证券副总裁一职,当时公告的辞职理由是“工作原因”。

因此事离职的最高级别的当事人是MPS收购站台的薛峰。2019年1月17日,光大证券发生人事变动,光大集团党委会研究决定,由闫峻代替薛峰担任光大证券党委委员、书记一职。闫峻目前也身兼光大证券董事长。

2011年,薛峰到光大证券担任党委副书记,后接替徐浩明担任总裁,并自2016年11月起,挑起光大证券董事长、党委书记、总裁三大职务。2019年3月18日,因MPS事件,上海证监局公布了一份《关于对薛峰采取监管谈话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认为其作为公司时任总经理,对风险负有领导责任和管理责任。

2019年8月,时任光大证券董事长闫峻在2019年中期业绩说明会上表示,2019年以来,公司深刻反思MPS事件中的深层次问题,同时已启动了风险体系的全面梳理和彻底整改,调换了风控领域的一系列负责人。对于MPS事件相关责任人,公司加大问责力度,8名主要人员已被严肃问责。

实际上,参与此笔交易的券商除光大证券外,还另有他人。据此前媒体报道,中金公司和易界资本为此次交易的买方提供了财务顾问服务。瑞银证券为此次交易的卖方MPS提供了财务顾问服务。

财联社记者对中金证券相关人士进行求证,对方表示不予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