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看天下 > 正文内容

向上金服:5年500亿,开启金融时代的「敦刻尔克

文 | 李安嶙频道

美国圣托玛斯大学经济伦理研究中心学者、商业伦理学家金黛如(Koehn Daryl)在她那本《信任与生意》中提到,信任对促成市场交易是有力的推动。然而这类场合下的信任是一种高度稀缺的因素。

对金融科技行业来说,这个2019年没有什么比信任来得更重要了。金融本身就是备受监管的行业,一个新行业的出现,经历了萌芽-丛生-整治-监管-有序,大浪淘沙,留下来的都是弥足珍贵的金子。

一家企业,尤其是一家金融科技企业,最难做到的是「自我克制」。向上金服,在2019年1月,跨越了5年500亿投资额的山丘。

这个数字的绝对额虽然并不高,但向上金服这些年的动作,恰恰证明了什么是「克制的信任与力量」,这也开启了金融科技的「敦刻尔克」。

有所为有所不为

《孟子》在卷八离娄章句中提到过一句后世名言:「人有不为也,而后可以有为。」

▶人有不为也,而后可以有为

这句话后来被简化为「有所为有所不为」。对企业来说,最难做的事情就是有所为有所不为。因为,战略选择其实是最高的门槛,它决定了企业做什么,不做什么。

金融尤为如此。在这个「聪明人」盘踞的市场,总有玩家希望通过快、准、狠的方式收割用户。但向上金服却更像是个「傻子」。

2013年诞生时后到2-3年里,向上金服拒绝了太多。不管是互联网金融的井喷之年融资快速扩张,还是后来各式各样花式新业务,向上金服始终始终保持自己的节奏发展。

以至于内部常常有这样一种声音:别的平台为什么可以这么做,他们跑的真快,我们为什么要这么慢慢的,这也不干,那不干的?

用向上金服CEO袁成龙的在向上金服五周年之际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话来说,从来都只听说弯道刹车,没听过弯道超车……这些业务背后隐藏着巨大的风险,而有些风险是平台、甚至是行业都不能承受的。

你今天去看向上金服的数据会发现,它依旧很慢。2019年年初平台成交额突破500亿元,累计注册用户数超过700万,累计交易超过430万笔。

这个数据虽然不算高,但是却稳,更重要的是,给出借人带来出借利息超过11.25亿元,五年一路以来向上金服唯有更稳。

金融也可以尊重人性

信任缺失,是造成企业最大的成本,同时也是消费者自己最大的时间成本。

反言之,如果企业或产品能做到消费者毫不怀疑,那将降低彼此多少成本:时间、金钱、心情等等。

在金融行业,践踏人性的现象比比皆是。利用人性弱点的金融生意太多。很多业务虽然符合法律,却有违道德,只会一点一点造成信任账户归零。

金融可以利用人性弱点竭泽而渔,但金融更该发挥它真正的价值。

正如著名经济学家罗伯特·希勒在《金融与好的社会》中定义的「金融的目的」——撮合交易,创造新的项目、构建新的企业甚至塑造一套新的体系……将通常散落在各处的个人目标结合在一起。

▶在金融行业,践踏人性的现象比比皆是

克制的公司往往也是尊重人性的公司。向上金服这些年的做法同样遵守着这一条路径。

比如尊重用户价值,以人为本,服务用户,从需求到产品线布局都围绕人展开,关注用户成长,焦虑等问题,关注家庭财富,社会地位进阶。

比如展开出借人教育,通过一系列课程普及行业风险,培养合格出借人,加强与用户之间的紧密联系,解读行业法规和政策,让用户了解向上在发展中的每一步进程。

稳健的业务是与企业一起生长出来的,而不是做到一半再去改。新金融应该服务于实体经济,给实体经济带来价值。从根本上讲,稳健是一切的前提,只有稳健的才能真正长大。野蛮生长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向上金服,恰恰正是稳健的受益者。

金融科技的「敦刻尔克」

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Peter Drucker)很早就注意到了组织生活的多变性,并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创建经济上繁荣富强、工作中激情荡漾、事业上蒸蒸日上和生活上稳定安康的企业组织,这一切都把握在我们的手中?

事实上,并非如此。企业有时候往往会带来灾难。互联网金融企业尤为如此。向上金服却用尊重技术、重视风险、崇尚规则,诠释了它的价值。

尊重技术——科技已成为驱动创新发展的关键因素,而金融科技成为其中极为重要的一个战场。技术需求方、算法、产品、解决方案提供商、场景服务平台、软硬件技术提供商等多方协同发展,共同推动着产业的创新升级。

重视风险——金融追求的是风险防控,互联网崇尚的是开放高效,迥然相异的属性和基因使得两者的融合过程注定是艰难的,因为这不仅仅是单一维度的金融产业加载互联网技术,更是互联网逻辑与金融逻辑找到契合、相互激发和取长补短的过程。

遵守规则——国家监管部门已经重复过多次,金融科技不是法外之地,所有金融科技业务参与者都必须按照相关法律和监管要求来规范自己的行为,不可心存侥幸,否则必将受到法律和监管的制裁。过去5年,向上金服一直把规则作为准绳,也因此迎来了今日之稳健。

▶金融科技是个「剩者为王」的格局金融

这五年来,我看尽了金融科技的沉沉浮浮,也曾一度因行业的疯狂陷入自我判断的怀疑,但好在事物都在回归常识。

这也正如黑格尔辩证法中那个有一个名为「正反合」的理论。正题在成长的过程中必然地派生出它的对立面———反题,并且和反题构成「对立」。正题、反题根据历史变化不断不断流动汇合,最终「合题」达到统一。「合题」之后事物进入新的高度,再展开新一轮的「正反合」的过程。

金融科技从「乱」到「治」,恰恰正是「正反合」的新高度。

▶金融科技行业的敦刻尔克,也将从2019年开启

金融金融科技是个「剩者为王」的格局。向上金服,恰恰是剩下来的,为数不多的「好公司」。500亿,对互联网巨头来说可以是沧海一粟,但对向上来说或许会成为一个标志性数字——这是敦刻尔克的黎明。

敦刻尔克是二战的转折点,前半段黑暗无比,敦刻尔克之后走向光明。1940年英法联军敦刻尔克撤退,保留了最强大的火种。3年后,斯大林格勒战役以苏军胜利结束,德军的闪电战神话破灭,并由攻势转为守势,二战欧洲战场开始转折。

金融科技行业的敦刻尔克,也将从2019年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