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经济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机构分析 > 正文内容

微博赴港二次上市背后:收入结构单一 正面临反垄断诉讼

作为中国领先的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于11月18日晚间通过了港交所上市聆讯。根据其最新披露的2021年三季度财报数据,微博无论是用户数据还是业务收入都呈现出了增长的一面。

但不可忽视的是,微博的营收结构非常单一,九成收入来源于广告业务。此外,微博正面临着因拒绝数据许可所引发的反垄断诉讼。

收入结构单一

11月11日,微博发布了第三季度财报。公司实现营收6.07亿美元,同比增长30%;归属于微博的净利润为1.82亿美元,去年同期为3380万美元,日活跃用户达2.48亿,创历史新高。在非国际通用会计准则下,微博净利润为2.1亿美元,去年同期为1.53亿美元。

用户数据方面,截至三季度末,微博月活跃用户达5.73亿,同比净增6200万,移动端占比为94%。

从主营业务来看,广告是微博的主要收入来源,来自广告和营销业务的收入为5.38亿美元,同比增长29%,占总营收的比重为88.6%;来自增值业务的收入为6980万美元,同比增长42%。

虽然营收高度依赖广告收入,但微博的广告主数量却在连年下降。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微博的广告主数量分别为290万、240万和160万。2021年前三季度,微博的广告主数量为80万,较去年同期的140万减少了60万。

在微博提交的招股书中对这一部分风险也有阐述,微博称,“我们绝大部分的收入产生自在线广告及营销服务。倘我们未能通过广告及营销服务产生可持续收入及利润,我们的经营业绩可能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一位业内人士则对《证券日报》记者分析表示:“广告主数量的减少与外部的竞争不无关系,微博自称致力于通过广告、电商和直播等多元化渠道为内容创作者创造和丰富变现机会。但抖音、快手、小红书等后来者发展迅猛,微博以‘饭圈’为核心的私域流量池正在逐渐失去竞争力。”

微博的护城河在哪里?核心竞争力是否可以持续?截至发稿,记者没有收到微博方面的回复。

因数据许可被提起反垄断诉讼

11月18日,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办公大楼,国家反垄断局正式挂牌。这是继三年前国家反垄断执法工作统一归集后,反垄断体制机制的又一次重大调整。

从“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被确定为2021年经济工作八大重点任务之一,到国家反垄断局的挂牌,2021年无疑已成为反垄断“大年”。微博近日也遭到了因拒绝数据许可而引发的反垄断诉讼。

据报道,近日,湖南蚁坊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北京分公司(后文合称“蚁坊公司”)公开发文称对新浪微博运营商北京微梦创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后文合称“微梦公司”)提起诉讼一案,已正式被长沙中院正式受理。蚁坊公司以微梦公司拒绝数据许可的行为构成垄断为由,请求法院判令微梦公司以合理条件允许蚁坊公司使用新浪微博数据,并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合计550万元。这也是国内首例因互联网平台拒绝数据许可引发的反垄断民事诉讼。

蚁坊公司认为,随着网易微博和腾讯微博的正式关停以及搜狐微博的实际停运,国内已不存在能与新浪微博形成有效竞争的微博平台。规模庞大的用户群体也导致新浪微博上的信息良莠不齐。因对不良信息监管不力,微梦公司曾多次被主管部门警告或处罚。

蚁坊公司还称,微梦公司拒绝蚁坊公司使用微博数据,实质上逃避了主管部门的监管,变相将监管权力紧握在自己手中,扮演着“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的角色。

对于蚁坊公司上述说法,微博方面强调,“无论蚁坊公司出于什么目的,微博都希望其首先正视自身的问题,不要利用网络和媒体来传播片面性的舆论声音,尤其是不要打着‘行政监管’的幌子来达到自身的目的。”

事实上,微博在招股书中就近期监管态势也做出了阐述。招股书显示,今年8月,国家市监局就微梦公司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规定的经营者非法集中向其发出了两份调查通知。

一位资深律师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自2020年以来,监管层通过多种方式释放出了强化反垄断的明确信号。同时,监管层也在加快完善反垄断执法工具。监管层明确要求平台企业要做到‘五个严防’和‘五个确保’:严防资本无序扩张,确保经济社会安全;严防垄断失序,确保市场公平竞争;严防技术扼杀,确保行业创新发展;严防规则算法滥用,确保各方合法权益;严防系统封闭,确保生态开放共享。因此,作为在中国声量较大的社交平台之一,微博一定会面临这样的监管风险。”

(文章来源:证券日报网)

标签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