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机构分析 > 正文内容

每分钟有6000万元货物进出境!商务部:贸易结构更加优化

第一财经记者从商务部获悉,今年,中国外贸走出了一条亮丽的反转曲线,进出口总额和国际市场份额双创历史新高,稳住了外贸主体、产业链供应链和国际市场份额,也稳住了外贸外资基本盘。

商务部有关负责人介绍,今年进出口总额有望达到32万亿元人民币左右,较2015年增长30%。现在,平均每分钟就有6000万元人民币的货物进出境。

2016~2019年,我国货物贸易年均增速达7.5%,高出全球1.9个百分点。据世贸组织(WTO)数据测算,今年我国际市场份额进一步提升,将超过2015年13.8%的历史最高水平。

商务部有关负责人介绍,今年进出口总额有望达到32万亿元人民币左右,较2015年增长30%。

东盟成为我第一大贸易伙伴

商务部的信息显示,我国贸易结构更加优化。其中,优化国际市场布局成效显著,新兴市场占我出口比重提高至48.6%,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占比提高至近30%,东盟成为我第一大贸易伙伴。

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执行理事长许宁宁对第一财经称,中国与东盟十国合作发展有其自身的内在性和相应的外溢性。双方贸易增长,与相互间生产、生活需求有着直接关系,与双方企业的相互投资增长、跨国公司在中国与东盟国家的产业分工有着密切关系。“中国的大市场、拥有世界上最全的产业体系、在全球疫情中率先复工复产,有益于支持东盟国家产品出口、完善产业配套、原料辅料供应。” 许宁宁说。

国内区域布局更加均衡,东部地区一般贸易方式出口持续扩大,自主发展能力进一步增强。中西部外向型经济加快发展,出口占比提高至19.4%,加工贸易出口占比接近26%,承接产业转移取得积极成效。

商品结构更加优化,出口产品不断向价值链上游攀升,机电产品出口占比提高至59.3%。市场主体更加多元,大中小企业并重、多种所有制企业共同发展。民营主体快速壮大,出口占比提高10.6个百分点至55.8%。

其中,电子信息、工程机械、轨道交通、装备制造等多个领域的本土跨国公司加快成长,成为中国外贸重要名片。贸易方式更加优化,产业基础进一步巩固,一般贸易贡献增强,出口占比提高4.3个百分点至57.7%。加工贸易创新发展不断推进,产业结构优化,产业链地位提升。

新能源汽车出口额较2015年增长135倍

商务部相关负责人指出,我国贸易高质量发展步伐加快。我们加快外贸转动力调结构,着力提升贸易质量,深入推进外贸转型升级基地、国际营销体系和贸易促进平台建设,强化贸易领域科技创新、制度创新、模式和业态创新。

其中,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质量、档次、技术含量、品牌认可度不断提升。譬如,附加值较高的新能源汽车出口持续快速增长,2019年出口额较2015年增长135倍,单价提升11.7%。成套设备出口持续壮大,通信、电站设备全球市场份额分别达40%和33%左右。

数据显示,我国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增加到105个,进出口规模达“十二五”末的5倍,区内企业建设1800多个海外仓,成为海外营销重要节点和外贸新型基础设施。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院教授周念利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跨界电商的发展有助我国贸易结构转型升级和规模的提升,促进我国贸易在新时代下的诉求。跨境电商是数字贸易的组成部分,中国在传统的电子商务领域是贸易大国,未来更多地要提高我国在数字服务领域的规模和竞争力,而跨境电商就承载着将国际贸易的蛋糕做大和做强的两个使命。

市场采购贸易方式试点增加到31个,出口规模是“十二五”末的3倍之多,政策和监管创新走深走细,助力中小微企业产品出海。支持加工贸易保税维修再制造项目先行先试。推动二手车出口,释放出口潜力。支持适销对路的出口产品转内销,更好联通国内国际市场。

外贸带动就业约1.8亿人

外贸对国民经济贡献愈加突出。带动就业、经济增长,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带动就业约1.8亿人,有力保障国际收支平衡,贡献财政收入,“十三五”时期关税、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累计超过8.9万亿元。

同时,外贸还带动消费和产业升级。进口产品进入千家万户,跨境电商零售进口今年继续保持两位数增长。持续引进先进技术、设备和关键零部件,通过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部分产品和领域的制造、设计水平已跻身世界一流,成为全球供应链中心。有力缓解资源瓶颈。

2019年,我能源资源产品进口额达到8164亿美元。今年,我农产品进口额将超过1600亿美元,相当于节约10亿亩耕地,仅大豆就相当于节约7.6亿亩耕地。

服务稳边兴边安边和推动沿边开发开放。大力推进边境贸易创新发展,通过互市贸易进口商品落地加工试点、进口负面清单等政策和监管创新破解边境地区“通道经济”困局,发展边境特色优势加工业,促进边民就业增收。

中国超大规模市场对外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

商务部相关负责人指出,中国超大规模市场对外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我们对外贸易的朋友圈已扩大到230多个国家和地区。继续保持全球第二大进口国地位,进口关税总水平下降2.3个百分点至7.5%。消费品进口占比提升2.8个百分点至10.6%,中国市场复苏带动众多国外品牌消费品营业额恢复到疫情前水平。保障国际产业链供应链稳定运转。

我进一步融入国际分工体系,特别是疫情发生以来,率先全面复工复产,创新在网上举办广交会,成为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之锚。支持国际抗疫合作。我们在保障国内抗疫需求的基础上尽己所能向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出口防疫物资,有力深化抗疫国际合作,推动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

同时,我国外贸体制机制不断完善。外贸政策体系不断完善。加强顶层设计,在党中央、国务院领导下,推动出台贸易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创新发展的实施意见等政策文件。

根据形势变化,及时推动出台多轮高含金量的稳外贸政策措施,完善出口退税,加大信保、贸易融资、减税降费、通关便利等支持。“放管服”改革持续深化。

数据显示,“十三五”时期,共取消5个行政审批事项,削减211个商品编码的自动进口许可管理措施,清理规范8项行政审批中介服务事项,推进原油、成品油、钾肥等重要商品进出口管理体制改革,积极支持自贸试验区内先行先试。外贸营商环境进一步优化。

全面落实《贸易便利化协定》各项措施,推动许可证申领无纸化,加强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建设。中国跨境贸易便利化排名较“十二五”末大幅跃升40位。

对外经贸大学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院院长屠新泉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以前我们的对外开放相对来说较为被动,更多是去适应世界的规则。但随着我们经济实力的发展,以及相关制度的先进化,我们现在开始主动地自主地扩大开放,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差别,这包括自贸区、自贸港的建设,也包括自由贸易协定的商签。这是因为我们觉得开放符合自身的需求,符合现在经济发展的水平,所以我们要主动地扩大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