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机构分析 > 正文内容

软银愿景基金业绩“差”到令人咋舌

5月18日,软银集团公布了2020年度业绩报告。合并报表显示,软银2019的营收为6.2万亿日元,约合5680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仅上涨1.5%。

息税前利润为负1.4万亿日元,约合负125亿美元。净利润为负9616亿日元,约合负88亿美元,而去年同期净利润为1.4万亿日元。

毋庸置疑,这是软银有史以来出现过的最严重的一次亏损。在长达61页的业绩说明PPT上,软银用整整10页PPT渲染目前面临的严峻经济状况——生产停滞、消费锐减、企业经营困难,并将当前的情况与1929年的大萧条进行对比,似乎想给糟糕的业绩找一个“托词”。

愿景基金拖垮软银

数据显示,软银2019年的息税前利润为负1.4万亿,而在去年为盈利贡献大头的愿景基金部分则从实现1.26万亿的息税前利润变为亏损1.9万亿。

图片来源:软银业绩说明会PPT

具体来看,目前愿景基金1期共有88家被投企业,当初投资所花费的750亿美元,目前仅剩下696亿美元。

投资组合中有26家企业估值上升,带来收益(包括已实现和未实现)134亿美元。估值下降的企业数为47家,带来亏损(包括已实现和未实现)142亿美元,综合来看愿景基金的总体投资亏损为8亿美元。

图片来源:软银业绩说明会PPT

在愿景基金的出资结构中,有大约400亿左右的出资金额为优先所有者权益,LP(有限合伙人)每年能从这部分投入中享有7%的固定收益。余下的部分则只能根据基金的业绩表现来获得收益,其中一部分出资来自于其他LP,另一部分则来自于软银集团的自有资金。

财报显示,目前来自于愿景基金的LP混合内部收益率(blended IRR)仅为负1%,而对软银集团来说(加上管理费的基础上),得到的收益率也仅为负6%。

鉴于愿景基金一期的糟糕业绩,孙正义表示,愿景基金二期将以集团本身的自有资金为主。

“共享经济”泡沫破裂

值得注意的是,在愿景基金一期中,共有8家被投企业已完成上市,但有三家出现亏损。其中,Uber给整体基金带来的亏损达52亿美元。截至目前,Uber股价较其IPO时的价格已跌去28%。

而令孙正义受到最多争议的莫过于投资共享办公平台WeWork,该笔投资造成了高达46亿美元的亏损。

目前来看,Wework的估值仅剩下29亿美元,与巅峰时期相比下降了近90%,而软银前后总计共给WeWork注资了100亿美元。

此外,软银还在印度连锁酒店品牌OYO的投资上“栽”了一跟头。截至目前,软银已在OYO上共计投入15亿美元,但由于受到疫情影响,OYO饱受冲击,已在全球范围内开启大规模裁员。

由于担心股价受到影响,软银集团宣布将开启新一轮的股票回购,规模高达2万亿日元。此前其已经回购了将近5800万股软银股票。

同时,为了缓解流动性危机。软银宣布将计划出售阿里巴巴股权从而筹集115亿美元,而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也将辞去软银董事一职。

软银手里的“牌”

即便如此,孙正义也不愿承认愿景基金是失败的。他表示,在纽交所以及东交所都出现股价大幅下跌的情况下,情况不算太坏。软银将继续投资,但会更为谨慎。

事实上软银手中握有多张好牌。

除了阿里巴巴之外,软银目前正在推进关于T-Mobile US与Sprint的合并交易。其中T-Mobile为美国排名第三位的移动运营商,Sprint为排名第四(隶属于软银集团)。

一旦并购完成,新公司(new T-Mobile US)将达到1200亿美元的市值,软银将占有该公司24%的股份。

此外,软银于2016年用310亿美元收购了芯片设计架构公司ARM。2019年,以ARM的架构制造的芯片数达到了1660亿,息税前利润达到2.76亿美元。

不过ARM主要以芯片授权的形式来获得收益,因此利润并不高,2016年以来甚至出现了息税前利润下降的趋势。

孙正义相信,推动经济走出1929年萧条的是以汽车、电子产品、石油等为代表的制造业,而在这次危机之下,在线会议、在线教育、在线医疗、在先购物以及外卖配送等新兴业态,将引领未来商业经济的发展方向。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愿景基金一期投资了字节跳动、阿里巴巴本地服务、滴滴等一线中国互联网企业,同时也包括Grab、Rappi等明星独角兽公司,此外在线教育品牌作业帮亦在其投资列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