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机构分析 > 正文内容

卖在五月?下半年A股机会在哪?四位投资大佬亮出大招

图片来源:摄图网

图片来源:摄图网

开年以来A股行情呈现井喷之势,市场情绪被点燃,两融业务和券商开户数量持续提升,增量资金持续入场,成交活跃,那么2019年下半年的机会和风险又在哪里?

4月20日,好买财富2019年度中国私募行业高峰论坛暨2018年度中国“好”私募颁奖盛典在上海召开,四位股票投资大佬泰旸资产总经理兼投资总监刘天君、睿璞投资研究总监廖振华、望正资产董事长兼投资策略委员会主席王鹏辉、惠理集团投资董事兼中国业务总裁余小波,从多个角度为投资者分享了2019年下半年股票投资的机会与风险。

讨论下半年A股投资机会

华尔街的著名股谚“Sell in May”,也就是卖在五月,对于这一问题,上述四位股票投资大佬有两种声音,一是没必要看市场短期走势,更专注于企业,比如廖振华表示:“5月会怎么样?说实话我不知道,如果我告诉大家会怎么样,也希望大家不要相信。我自己的投资组合,就是看这些公司护城河在不在以及中长期利润中枢是否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目前来看,仍然储备了一批这样的公司,我觉得仓位仍然不会低。如果跌下来我们也会更开心,因为好的东西我们可以买得更多。”另外,刘天君也表示,去年的下跌,主要是因为国家政策方面出现了一些波动或者是低于预期而导致的下跌,那么今年这会是一个完全正常的反弹。目前,也没有看到明显的拐点,所以,没有必要特别担心。

另一种声音是要在风险来临的时候对波动性有所控制。比如王鹏辉说道:“风险收益比要比之前差一些。我们内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如果规模不是过大,我们一般会减仓位。我们对下行风险比较关注,需要思考卖或者不卖,最简单的事情就是先卖掉一部分再说。”

“事实上,二者并不矛盾,之所以有不同的选择,实际上和每位投资人的投资方式以及他对净值曲线的要求不一样”,好买财富研究总监曾令华总结说道:“但是,对于投资人而言,更多的还是关注下半年的投资机会在哪里?”

“我们对下半年的投资机会上可以总结为:格局进入拐点的消费类公司,再加上被低估的有经验的制造业,这是我们目前可以挖掘到的公司”,廖振华具体说道:“我们现在看到,大众消费品领域,如果大家仔细挖掘,也会发现有些公司并不像大家那么耳熟能详,都是名牌,路人皆知,但是有些细分领域,有些专注于这些行业的龙头,已经进入格局扭转、格局逆转,慢慢把竞争对手越拉越远,进入利润率提升的窗口期。这种行业的业绩增长,和宏观经济没有太大的关系。通过积累可以找到这样的公司,和宏观的Beta关系不大,它的涨幅往往不如指数。如果可以挖掘到这样的公司,随着未来业绩逐步兑现,超额收益也会很明显。”

“A股,很多时候对制造业的公司、有周期属性的公司会有偏见,导致估值较低,现在还是可以找到这样的公司。随着生意模式的优势、竞争力和业绩增长的持续性,随着业绩的不断兑现,未来还是有不小的发展空间,而且会比较持续”,廖振华继续补充说道。

在王鹏辉看来,他将市场分为两部分,一是宏观推动的部分,二是创新推动的部分。下半年从宏观方面来看,还有一些估值特别低的传统产业,估值有继续修复的机会。而创新驱动的产业,和宏观政策相关度更低一些,可以看得更远一些。目前,宏观经济下半年不会有大幅下行的风险。这样的背景下,可能会找出更多的标的,获取较高的收益率。

“我们在投资方法上一直坚持价值投资,价值投资核心点,就是希望找到所投企业内生的价值增长,赚内生价值增长的钱”,余小波分析表示,比较关注两类企业,一是逐步形成寡头垄断或者是和全球产业链竞争的企业,另外是互联网工具或者是新兴的科技工具,不断提升自己的竞争力的企业。

追求风险收益比最好的资产

当然,有机会也会有风险,不过,对于风险这一面,惠理集团投资董事兼中国业务总裁余小波表达了不一样的见解。

“所有的风险,不管多长时间,从我们的角度来讲,归纳起来就是一句话:资产价格过高带来的资产内生回报率的不足,也就是说风险收益不匹配”,余小波说道。

他表示,通过与国内很多同行交流时发现大家对于风险的定价、定义似乎不太清楚。他认为,风险这件事,核心一条就是对风险的理解、控制。同时,他还专门举了两个例子去解释。

第一个例子是从债券角度考虑问题。今天大家去买十年期国债,可以获得3%左右的回报。这个回报,通常认为无风险的,因为它是国债。但如果同时有一家规模较小的公司要发一个公司债,利息4%,估计大部分人是不愿意买的,因为你会觉得,比无风险国债多1个百分点而已,补偿不足够。那要发多高的利息别人才会买?也许是10%,10%和国债3%中间的补偿,7个百分点就是风险补偿。

第二个例子是,过往15到20年,中国最好的资产是什么?大家会觉得是房地产。原因可能每个城市不一样,就以上海来说,上海的二手房价格,过去10多年中,年化增幅大概是10%到12%,这个增幅在所有资产当中并不一定是最高的。沪深300的年化回报有15%。但大家还是特别喜欢房地产,因为房地产的另外一个特征是它基本上在过去的10多年中不下跌,走势就是上升、横盘,继续上升、再横盘。上海的二手房波动率,我们也测算过了,大概是3%左右。当一个资产有12%的回报,波动率只有3%的时候,显然风险收益不对称。风险收益不对称的情况下,大家会干一件事,就是加杠杆。如果在A股上放杠杆就很危险了,因为A股的波动特别大。

“这两个例子想说明的问题,我们在市场上不断寻找的,不是所谓收益最高的资产,而是风险收益比最好的资产,这是我们核心的一条。我们会特别重视对当前风险做定量的分析,以及进行定价”,余小波说道。

另外,他还以近期A股的操作为例,他透露称:“去年年底,将所有的A股的仓位基本加到100%。当时,A股跌到比较低的位置上,我们可以在A股找到非常多的公司,即使给到非常保守的盈利预测,假设业绩没有增长或者是5%、10%的增长,这些公司的内生业务所产生的现金流回报率,可能超过10%。简单来讲,把它想象成10%的债券,评级超过AAA级,这些上市公司都是中国最好的公司。而在去年年底的时候,国内流动性宽松,国债利率向下,已经降到3%左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