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人物访谈 > 正文内容

创投教父阎焱:影视业将迎冷冻期 最冷的时候还没到

“影视公司也许会进入漫长的‘冷冻期’,但这只是开始,最冷的时候还没有到来。”

正如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所言,近段时间的影视行业似是身处风暴中心。崔永元一开口,天价片酬引发大众关注,阴阳合同事件更是炒得沸沸扬扬,影视业、娱乐圈无一不是“大地震”。

诸多事件可谓是给了中国电影(15.900,-0.25,-1.55%)业一记重拳。而在泛起涟漪的水面下方,我们看到的是电影产业攀登新高峰前的又一次步伐调整。所有的“伤疤”与“危机”都在揭示着产业内对量、数据、票房的鼓噪,浮躁重新围绕在行业周遭,更多严肃而亟待解决的问题反而被蒙蔽、被搁浅。

资本对电影产业是裹挟还是助力?电影产业究竟该怎么促进?电影人、电影掌舵者,又该以怎样的姿态和文化自觉性去顺应这个大时代?

6月18日下午,由每日经济新闻、上海电影(15.840,-0.03,-0.19%)集团、上海国际电影节组委会联合主办的“第二届中国影视领袖峰会”在上海举行。会上,多位影视界名人大佬齐聚一堂,在探讨“新时代中国电影的责任和使命”的同时,也再次对行业进行了一年一度的“把脉”。

“最差的消息还没有到来”

属于中国电影的危机正在到来。

前几年,尤其是2015年,中国电影界谈的话和兴奋点都集中在一个话题:什么时候赶上美国?但在进入2016年以后,特别是今年,上海电影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任仲伦表示,“大家更冷静、平静,在更扎实的思考,中国电影产业发展到今天怎么走。”

自党的十六大明确确立了中国电影产业的定位后,电影市场进入了一个加速度的发展阶段。尤其是这两年,从2016年全年票房457亿元,到2017年近559亿元,再到今年一季度便拿下202亿元,首超北美市场摘得票房桂冠。

如今,三四线市场慢慢成为主要市场,20岁以及以上的观众比重也在慢慢增加,所有的数据都给了行业信心,中国电影正在进入由大转强的新阶段。

而在这一新阶段中,电影行业也迎来了资金大幅减少、影视公司股权质押、电影成本只高不下、版权销售却不断下滑等问题。尤其是最近掀起的诸多风波,以阎焱投资人的角度来看,中国电影进入了“下行期”。

 

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电影是一门综合性的艺术,但同时也是工业、是眼球经济,更是典型的风险投资。崔永元事件背后,是观众对影视行业认知的越发清晰。可在阎焱看来,“影视公司也许会进入漫长的‘冷冻期’,但这只是开始,最冷的时候还没有到来。”

为什么会存在阴阳合同?阎焱直言,电影是全球性的竞争,可现实却是美国税率21% 、中国税率48%,更别说还有中美贸易战,如此高税收,“我们怎么去竞争?”

而在阴阳合同的背后,如何用税收政策去鼓励内容、而不是用带有“民粹主义”的双眼去看问题,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山雨欲来风满楼,“崔永元事件”揭开了中国电影的一个伤疤。无论是从行业水平、产业市值、还是内容深度来看,我们与国外电影市场依然存在很大的差距。

在过去的一年中,言论对影视行业的投资一直存在异议,与此同时,资本对影视行业的态度也有所降温。

“资本是有眼睛的”

去年国内电影市场票房的增速有目共睹,今年更甚。不同的是,在票房高歌的背后,整个行业的形象最近却降到了冰点。

影视行业在搞资本运作?在去年的中国影视领袖峰会上,面对券商投资机构,光线传媒(9.260,0.06,0.65%)董事长王长田曾直言影视传媒股的价值被低估了。今年,王长田表示,社会对行业的一些负面看法其实是不公平的。

“大起大落”是王长田对过去一年电影市场的总结。在王长田看来,为了生存,影视公司合理合法的去享受一些优惠政策在所难免,在经历了几年的突飞猛进式发展之后,也确实存在一些以财富为目的而成立的公司,这些公司的行为伤害了投资人的感情,但若是因少数行为去全面否定,实在有失公平。“主流的影视公司没有一家敢偷税漏税”,

“资本的进入对行业的推动要肯定,现在资本冷静下来,大家可以更加专注把资本投给做内容、有能力的企业。”身处漩涡中心,华谊兄弟(6.150,0.01,0.16%)副董事长兼CEO王中磊表示,这几年电影市场的门槛越来越高也越来越“贵”,当资本冷静后,水浅了,问题自然浮现。有争议很正常,可争议之外,资本与政策在对待电影行业的时候,更应该“宽容”。

“进入这个行业之前,觉得影视行业多棒,风光无限好,进来以后才发现真心不容易,所有能做出优质影片的公司和人,大家都非常不易。” 阿里影业董事长兼CEO樊路远由衷地表示,整个文化产业估值被推高,其实对行业大为不利。对于行业而言,最重要的还是人才,所谓“穷才思变”,资本使人才的“饥饿感”少了,会直接影响到人才对作品质量的追求与探索。

 

资本该如何助力中国影视工业化?

“中国的电影行业很多公司估值都是被低估的。”万达影视集团总裁兼万达电影(52.040,0.00,0.00%)总裁曾茂军直言,正是这种低估促成了阿里与万达的合作,双方从确认‘眼神’到签合同只花了4天时间,中间还包含了一个周末。

中国电影的工业化和基础设施相对于北美发达国家而言比较落后,但曾茂军认为,中国电影传媒行业一定会有头部的公司,龙头企业的市值也会有突破千亿的机会,“要选择那些能持续创新和盈利的公司,选择与他们为伍,一定不会错。”

王中磊同样表示,面对资本的谨慎对待,头部企业要把市值先做起来,因为行业需要中坚力量,企业也需要有责任感,这样才能扶持有才华的新创意性公司。

“这个行业要度过难关不需要很多钱,只要我们认真做好内容。”乐创文娱董事长张昭建议,行业要关注商业模式的升级,把其它行业的资本引到影视行业中来,以反补战略投资行业来带动其它行业的发展。

“做内容的人

没那么容易被资本打倒”

“做内容的人没有那么容易被资本打倒”,正如张昭所言,对电影的信仰是支持电影人在困境中走下去的精神灯塔。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蓬勃发展的电影市场取得了许多成就,但也确实“丢失”了许多。如今,中国电影产业迎来了真正的转折与调整期,不再追逐票房高下后,电影人们在思考什么?

“我们面临一个特别好的时代和机遇。前景也好,困难也好,它是一种压力,也是一种机遇。”在慈文传媒(26.000,-0.26,-0.99%)董事长兼总裁马中骏看来做内容的,把想表达的和喜欢的,并且断定是用户喜欢的内容做好才是核心。

2018年的影视产业呈“螺旋式”前进,起起伏伏,大起大落。但不管是产业链上的哪一环,都与整个产业同生共荣。身处高质量之路,爱奇艺高级副总裁杨向华表示,要想获得回报,最重要的是要清楚自己在产业链中扮演什么角色,“把角色扮演好,把事情做好,把好的作品、好的服务提供给观众,这个产业才会有更好的发展。”

 

面对大众对文娱和精神生活日益强大的诉求,如今产业内的生产能力和运作能力却是有差距的。生产能力能不能支撑行业做强?能不能做成精品?整个行业也在思考。

“很多作品取得成功,是因为它真正点燃了观众,尤其戳中中国观众的一些燃点,能够引起共鸣,讲好中国故事。”放眼国内电影市场,过去一年本土化成长非常显著,中国电影人对本土化的帮助也非常显著。猫眼娱乐CEO郑志昊表示,“猫眼非常愿意做所有影视人的贴心助手,在每一个产业链的环节里面提供服务。”

另一边,电影是造梦的过程,从内容生产者自身来说,每个环节都没有捷径可走,同样,好的内容也从不会被埋没。

“内容生产者还是要回到初心做有意思的内容。” 在华人文化控股集团副总裁应旭珺看来,从整个市场环境来看,政府应该起到更大的监管作用,制定好游戏规则,一个健康有序的环境会带动内容向更高质量的阶段发展。

中国电影在由大国向强国的过程中,最硬性的衡量指标无疑是中国国产电影在国际上的市场占有率和影响力。新时代,中国电影在“走出去”的同时,除了应该具备时代的烙印外,文化自信、自觉、自省也缺一不可。

正所谓“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