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人物访谈 > 正文内容

易宪容:中国疯狂炒房已上升为一种意识形态

尽管中央政府三申五令,房子是住的,不是用来炒作的,也把这个精神写入了十九大报告,但是对于中国炒作者来说,就如吸毒品一样,已经附体了完全戒除不了,更重要的是他们把中国的炒作住房已经上升到一种意识形态,根本就不把中央政府所要求的精神看作为一种原则,甚至于严重对抗十九大报告的精神。

有人说,我有一个梦想,每年买一套房子,因为在中国,土地是最值钱的。任何政府的房地产调控政策,肯定不会让房价下跌,因为政府不愿意让中国银行(3.82 +0.26%,诊股)破产。所以,如果他活得80岁,那么了他就要购买80套房,而且利用银行杠杆越多越好。可以说,炒房完全成了这类人的一种意识形态。他活着的意义就是炒房。

我在微信上看到这类言论之后,对那赞赏的回敬是,如果中国人都有这类人的意识形态,那就意味着中国快要玩完了,肯定是国将不国。如果这类人要把国家消灭掉,那么国家为何不把这类人先消灭呢,不把这类赶出地球呢?

因为,按照这类人的逻辑,中国的土地值钱,就在于它的稀缺性。既然土地是稀缺的,那么当一个人占绝大多数人可利用稀缺的土地资源时,其结果肯定是,或是他有绝对权力,他可用武力来镇压反抗者,最后反抗者全部起来消灭这类人;或是当他们占有绝大多数人的资源时,引起这个社会绝大多数人不满意而起来反对,或是这类人为了保命而把这些人所占的资源拱手相让,或是引起战争。总之,当少数几个人要全面地掠夺绝大多数人的财富时,最后只能是这样的结果。

可以说,这十几年来,对于中国住房市场来说,政府的政策让房地产市场的价格上涨再上涨,同时也让整个社会的财富在短期内聚集到少数人手上,特别炒作房者手上,所以在中国炒房赚钱,炒房成了最好的赚利工具,早就被这类人上升到一种社会的意识形态,认为中国人活着就为了炒房,而且这种炒房一直可继续下去,甚至于永远可继续下去。

但在实际上,中国这类炒房者如果在世界其他国家血本无归的多得是。我去年在多伦多认识一位上个世纪70年从伊朗到加拿大的朋友,他在到加拿大前是伊朗上层阶层,在上个世纪就因为炒房(购买了4套住房)就碰得头破血流,到现在都心有余悸。

不要说炒作住房可能会碰得头破血流,因为中国政府最后不愿意看到这样,也不愿意看到房地产炒作盛行。因为让目前炒作者的意识形态再继续下去,也会让中国经永远面临着困境。因为,房地产市场过度炒作不仅是一种浪费社会资源的零和博弈,也是一种对其他人或绝大多数利益严重掠夺。

因为,居住权是一种天赋人权,世界是这样,中国社会主义国家更是如此。如果像这类的炒房者那样,一个人通过银行的金融杠杆持有80套住房,那么他就可能是对其他79个人的住房居住权的掠夺,这就必然让其他79个人的居住条件越来越差,让其他79个人必须以更高价格来保证其基本的生存条件。在这种情况下,不仅会严重伤害其他79人的利益,也会让其他79人的消费能力减弱,严重伤害整个社会经济成长。

还有,利用银行的金融杠杆把住房的价格不断推高,看上去会增加政府GDP的产值,看上去会让政府的土地价格不断推高,但实际上并没有增加一点社会财富。反之,不仅没有让整个社会财富通过炒房增长,而是在制造整个社会财富分配不公,在制造金融体系的风险,并最后导致房地产泡沫破灭,让整个社会来救之。炒作住房者目的就是要让这种过度使用金融市场的成本及风险让整个社会来承担,而收益归自己。

当前中国炒作住房之所以疯狂,政府的调控政策对他们也没有多少用途,最为重要的就是这类人已经把炒作住房上升到一种社会的意识形态,从而使得有任何迹象都乭了他们疯狂炒作住房的理由。最近丹东的房价突然上涨50%,杭州几十人抢一套住房,不少城市借人才引起的幌子,让许多炒作住房者涌入这些城市,都是这种炒房意识形态所导致的结果。所以,地方政府不要不闻不问,这只能把中国房地产市场带更为困难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