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经济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保险 > 正文内容

“垄断风波”惊动应急管理部 江泰保险十年备战IPO梦碎于一份证监会公告

一波未一波又起,“梦断”IPO后,又卷入垄断风波,两个月对于江泰保险经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泰保险”)可谓是一个“多事之秋”。因涉嫌安责险垄断,江泰保险被推上风口浪尖。而祸不单行的是,该公司备战十年的IPO上市之路,亦梦碎于日前证监会发布的IPO终止审查公告。

非车险经纪领域的龙头企业,缘何卷入垄断风波?十年备战IPO的“征程”,又为何梦碎一纸证监会公告?而类似的保险中介机构想要做大做强,其发展过程中又有哪些“指示牌”?

卷入“垄断”风波

来,安责险只能通过一家公司购买一事引起轩然大波。有媒体报道,宁夏石嘴山市多家企业向国务院第八次大督查第十六督查组反映,在当地购买安生责险,只能通过江泰保险宁夏分公司,否则到应急管理部门窗口办理不了安全生产许可证。

而在垄断安责险一事爆出后,应急管理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安全生产责任保险工作的紧急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表示,要依法依规做好安全生产责任保险实施工作;立即开展自查督查,重点对照是否存在以共保体或入围招标方式涉嫌市场垄断以及保险经纪公司“独家代理”垄断市场的问题等六个方面深入排查纠正;严肃查处各类问题和违法违规行为,要对将企业投保安全生产责任保险作为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前置条件的要坚决取消等。

关于此次事件,北京商报记者发函采访江泰保险进行求证,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首都经贸大学保险系副主任李文中指出,从相关部门的通报来看,地方政府部门涉嫌违反《反垄断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行政机关和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不得滥用行政权力,限定或者变相限定单位或者个人经营、购买、使用其指定的经营者提供的商品”。

“此次宁夏石嘴山市安责险垄断事件其实只是冰山一角。”北京律师协会保险专业委员会委员、保险专业律师李滨认为,此次通报整顿有可能打破江泰保险在相关部委管理领域方面或对相关险种的垄断或者为主要经营者的局面,将对该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产生重大消弱影响,也会导致其市场份额或者盈利的显著降低。

“其实,部分保险经纪公司在其他地方、其他强制保险或者类强制保险业务领域也存在相似情况。如果从根源上分析,其实就是这类保险经纪公司的经营理念与经营模式存在缺陷,不是通过公竞争,而是希望利用与政府的关系来排除竞争对手。这种业务发展模式虽然可能在短期内实现快速发展,但是有潜在风险,由于不符合《反垄断法》的规定,难以保证业务的可持续。”对于此类问题产生原因及可能带来风险,李文中如是分析。

同时,李文中提示称,保险经纪机构一定要依法经营,按照《保险法》第一百一十八条的要求摆正自身的市场定位,明确自己的服务对象,通过向客户提供优质的经纪服务来提升自身的市场竞争力,而不是通过“跑政府”来实现对市场的垄断。

十年备战IPO梦碎

屋漏偏逢连夜雨。“垄断风波”惊动应急管理部的同时,江泰保险十年备战IPO的进程亦梦碎于一份证监会公告。

证监会披露信息显示,决定终止对江泰保险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审查,终止日期为8月27日。十年来的漫漫长路若上市成功,江泰保险将成为A股首家保险经纪公司,而如今却被一纸批文从“梦想”拉回了现实。

终止是时隔8个月的回应。去年12月,江泰保险正式向深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拟公开发行股份不超过7164.27万股,公开发行的新股不低于本次发行后总股本的25%,拟募集资金约4.4亿元,招股书表示其将主要用于国内分支机构建设项目。及至今年6月,证监会发布万字长文《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对规范、信披、财务等问题提出质疑并要求30日内进行回复。

李文中指出,需要江泰保险公司解释澄清的主要有:业务主要集中于少数几家大保险公司,业务和盈利的可持续存疑;应收账款较高导致资产负债率较高,且坏账准备提取较低以及其他某些因素。

“从相关的招股说明书及有关的反馈意见来看,其向社会公布的披露的相关信息有重大的遗漏。”李滨也指出,证监会也要求江泰保险公司解释其业务比较单一、依靠政府部门来源的原因。

而北京商报记者就招股书及发函采访江泰保险,截至发稿公司依然未回应。

回首江泰保险“一波三折”的IPO之路,十年“坚守”一夕暂化泡影。成立于2000年的江泰保险,是国内首家保险经纪公司。2010年江泰保险董事长沈开涛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10年下半年开始与上市承销机构接触,并争取2011年底能在证券市场上市。

而后的2015年2月,江泰保险通过审议增资扩股至7732.8万股,变更后累计注册资本为2.15亿元。彼时沈开涛公开表示:“公司目前已基本解决高管团队的股权激励和增资问题,正考虑在2015年完成上市材料申报工作,希望之后能实现主板上市。”

申万证券与宏源证券合并后,江泰保险与申万宏源于2016年12月重新签署辅导协议,于2017年1月开始接受申万宏源的首期辅导。但之后三年依旧未能成功上市。2020年招股书显示,频繁更换证券辅导的江泰保险通过中信建投上市辅导工作,并拟于深交所中小板上市,且向深交所递交了招股书。

持续盈利能力待考

尽管年来江泰保险在业绩方面净利润及营收均稳步增长,但其持续经营能力依然受到质疑。

“相较于上述对IPO折戟产生的影响,业务及盈利的可持续应当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影响因素。”李文中便分析道。

数据显示,2017-2020年,江泰保险营业收入依次达到8.44亿元、10.03亿元、11.3亿元、12.2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173.24万元、4040.83万元、5598.85万元、8483.85万元。

站在成立第三个十年的起点,此次反垄断调查以及IPO终止,对于江泰保险“三十而立”的发展目标无异于“当头棒喝”。关于第三个十年将采取怎样的发展规划,北京商报记者发函采访江泰保险,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从江泰保险作为保险经纪公司这个经营主体来看,其实它的商业方面核心竞争能力比较弱,除去与相关部委合作以外,其在经营方面的竞争能力明显不强,包括其没有在互联网保险方面提早布局等。”李滨认为,在共同富裕的指导思想以及反垄断的大形势面前,江泰保险所谓的核心竞争力基于相关政府部门合作的这种方式并不可取,不应当给予鼓励。

业内人士指出,年来保险中介行业本身就面临着重重“拦路虎”。李文中便指出,首先持续的严监管和保险中介做大做强的内在要求使很多业务经营不规范、竞争力不强的中小保险中介机构被市场淘汰;其次,当前保险行业步入下行周期,发展承压,以保险佣金为主要收入来源的保险中介机构面临着更大的市场竞争压力。

那么,类似的保险中介在发展过程中应如何稳发展同时防越“雷池”?

李文中建议,当前,保险中介机构一方面需要强化经营管理,提升效率降低成本来提升自己的竞争力;另一方面需要加强同保险公司的合作,积极参与产品开发与风险管理服务方案制定,通过提升业务质量来为客户提供优质服务来提升和巩固市场地位。在此过程中,保险中介机构需要注意业务的合法合规

“此次应急管理部的通报具有普遍的借鉴意义。”李滨则认为,此次通报将使得相关领域或者相关险种,在破除垄断之后,迎来等竞争开放的局面。他也表示,这启示保险业和保险中介机构应该在市场上以商业手段等公竞争,不能依靠行政力量或者股东力量,通过垄断获取相关业务。(记者陈婷婷周菡怡实记者胡永新)

标签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