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保险 > 正文内容

多因素影响新开业险企保费收入显差距 成绩分化多元探路小而美

随着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披露,各家保险公司上半年经营情况浮出水面,蓝鲸保险梳理发现,2018年新开业的险企已如数交齐“成绩单”。

2019年上半年,受地域、产品及渠道影响,同期成立的4家寿险公司保费收入出现分化,国宝人寿、北京人寿保费收入明显领先;2家财险公司中,依靠股东优势,黄河财险保费收入领先于融盛财险。而在6家新开业险企中,仅有国宝人寿1家实现盈利,面对激烈的行业竞争环境,“活下去”成为新开业险企的首要目标。

在业内人士看来,地域性特征明显的新开业险企,纷纷基于自身特色多元探索“小而美”模式,如结合地域实现发展、借力股东开展业务创新等,而在行业从做大到做优的目标更迭下,如何秉持顶层设计,小处入手、创新发展成为重点。

多因素影响新开业险企保费收入显差距,“活下去”成首要目标

整体来看,2018年,监管批准8家险企开业,分别为黄河财险、融盛财险2家财险公司,北京人寿、国宝人寿、海保人寿、国富人寿4家寿险公司,太平科技保险1家专业科技保险公司,以及瑞华健康1家专业健康险公司。考虑到具体可比情况,蓝鲸保险将聚焦于2018年新开业的寿险、财险公司在2019年上半年经营状况进行分析。

逐一对比,寿险公司方面,国宝人寿拔得保费收入“头筹”,2019年上半年保费收入5.83亿元,北京人寿紧随其后,保费收入达到5.62亿元。对比来看,海保人寿保费收入1.86亿元,国富人寿保费收入仅0.36亿元,略有差距。

利润方面,2019年上半年则仅有国宝人寿实现1005.15万元净利润,国富人寿、海保人寿分别亏损1008.55万元、1459.13万元,北京人寿亏损幅度最大,亏损额达3297万元。

同年展业的险企,为何保费收入上存在明显差异?事实上,地域保险发展水平具有一定影响,经济较发达地区人群对商业保险的接受程度较高、消费能力更强。

“寿险公司经营依赖于机构所在地人口数量和人均收入,因此,位于发达省份以及人口数量较大的省份的寿险公司容易获得可观规模的保费增长”,中国自保网执行董事曹志宏进一步分析道。

“除了地域影响之外,还与产品类型、展业销售渠道相关”,中国精算师协会创始会员徐昱琛对蓝鲸保险指出,尽管险企初期只能在注册地范围内展业,但通过互联网渠道,销售定期寿险、重疾险等保障型产品,也能带来较为可观的保费收入。

财险公司方面,黄河财险与融盛财险保费收入也存在一定差距。上半年,黄河财险保费收入2.89亿元,净亏损6789.05万元,融盛财险保费收入0.48亿元,净亏损4083.51万元。

细化来看,黄河财险多数保险业务源于关联方,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季度末,黄河财险关联交易金额1.97亿元,其中1.95亿元为保险业务关联交易,包括承保来自股东的保险业务、股东直接控制的关联方保险业务、股东形成重大影响的关联方保险业务。按比例计算,股东及关联方给黄河财险带来的保费收入,占其上半年整体业务收入的67%。

“2019年,黄河财险仍然处于通过加大技术、人力和渠道建设等成本投入解决自身生存力的阶段,这个阶段的亏损是阶段性、战术性和难以跨越的”,黄河财险董事长荣志远此前公开表示。

由于前期费用成本难以摊薄,新设险企处于亏损尚为常态。“首先是要活下去”,一位中小险企的业务负责人对蓝鲸保险指出,从利润角度来看,险企设立前几年均属于投入期,包括人员、系统、网点等费用支出。此外,随着保险行业的经营环境发生深刻变化,尤其在市场竞争激烈的环境下,新公司想要短期内实现盈利的难度也越来越大。

“作为新开业公司,首要任务是为生存而战”,北京人寿董事长郭光磊同样公开表示,对于新设险企而言,业务发展最为重要。

“在险企发展过程中,求稳和求利,不冲突不矛盾,但要掌握其中的度,包括找到适宜的产品和渠道切入,在风险、成本可控前提下,尽量、尽快的发展业务”,在徐煜琛看来,险企的发展才是硬道理。

“求全”不如“求精”,时间成本、经济成本或成展业“拦路虎”

事实上,“新”也意味着活力与创造力。

2016年末,原保监会下发《关于加快贫困地区保险市场体系建设,提升保险业保障服务能力》的指导意见,支持中西部省份设立财产保险公司和人身保险公司,填补保险法人机构空白,优化区域布局,提高保险覆盖率。

上述几家险企,正是在此政策背景之下落地诞生,从2018年新批复开业的险企注册地来看,也不难发现较强的地域特征。例如,黄河财险、海保人寿、国富人寿、融盛财险,注册地分别位于甘肃兰州、海南海口、广西南宁、辽宁沈阳,均为省内首家所属领域保险法人机构。

“过去是鼓励行业做大,现在是鼓励行业做优”,上述中小险企业务负责人对蓝鲸保险指出当前行业导向的更迭。高质量发展的目标驱动之下,2018年新开业的险企又有哪些动作呢?

举例来看。2019年4月,国宝人寿与锦泰财险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相互代理保险业务、保险产品开发、电商平台合作等保险业务领域,以及资金运用、股权合作、等方面进行合作交流,通过资源与渠道合作切入保险市场。

北京人寿、海保人寿、国富人寿则选择依托地域特色进行深耕。例如,海保人寿表示,将结合海南当地独特的旅游、养老、医疗资源,专注于大病保险、养老护理等保险保障产品,目前海保人寿已陆续推出多款重疾险、定期寿险;北京人寿表示将依托北京的科技创新优势、医养产业优势以及金融产业优势,多元业务发展,同时推出“京福”、“京富”等系列产品。

主打非车险业务的黄河财险,则围绕股东及其上下游产业开发新产品,如道路工程缺陷责任期保险、工程质量保证保险等。据了解,黄河财险9家股东中,有6家从事交通基建和房地产建设,借助股东优势,可保资源较为丰富。

融盛财险同样选择借力股东切入保险市场,如依托东软集团(600718)的业务优势,以“车联网+大健康”双核驱动创新,跨界融合保险业务,尝试将车险业务的管理,与车主的健康、医疗、娱乐与社会交往结合,目前尚处于推进过程。

“新设险企或者中小险企更需要通过细分领域,找到切入点,利用渠道优势或者技术优势,撕开口子放大,从小处入手‘积累小胜成大胜’”,在徐昱琛看来,当前竞争环境下,多方面谋求突破的“求全”模式已不合适中小型新设险企。

不少业内人士也对蓝鲸保险指出,“地方性+特色化”定位,或将成为中小保险主体的发展趋势,定位“小而美”,打造核心竞争力。

“尤为重要的是,在做好顶层设计、聚焦优势之后,怎样将流程贯穿”,徐昱琛说道,从业务角度来看,前端的客户需求、产品设计,到渠道开发,再到后端的核保理赔,整个业务流程都需要打通,“前期战略规划看似完整,但也会遇到一些现实问题,能不能走通并不确定,需要不断调整迭代”。而时间成本、经济成本的压力,或将成为新设险企展业过程中的“拦路虎”。

“从欧美保险市场的发展经验可以发现,中小保险公司的成功之路在于走专业化经营方向,上述新开业险企的探索值得肯定”,曹志宏说道,同时提醒称,目前我国新成立的险企多为资本驱动型而非资源驱动型,专业化经营要求较高,但自身缺乏相应的资源,“即使制定经营策略,但仅靠自身能力也较难获得良好经营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