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保险 > 正文内容

车险连年亏损成“烫山芋” 经营困局亦难摆脱

对于多数财险公司来说,车险是一块烫手山芋。2017年多数财险公司的车险业务亏损状况没有得到缓解,并且马太效应持续显现。

《投资者报》记者对各险企去年年度报告研判发现,在车险数据可查的59家财险公司中,仅有9家险企车险业务实现了承保利润,总利润共计159亿元。财险老3家——人保财险、平安财险、太保财险的车险承保利润分别为:87亿元、40亿元及10亿元,占到总利润的90%,强者恒强。

另外高达50家财险公司车险业务总亏损额为70亿元。其中,30家险企车险亏损的额度超过了1亿元。

不过,记者也发现,虽然车险业务依然占据着财险公司保费来源的大头,但在车险持续亏损之后,也有不少中小型财险公司逐渐重视非车险业务发展,试图优化车险与非车险业务的保费结构,以改善或者提高公司整体盈利状况。数据显示,去年车险保费占财险总保费收入的比例,已经从2016年的66%下降到了59%。

车险缘何频频亏损

在50家车险承保亏损的名单中,安盛天平亏损额最大,达4.73亿元,与上年相比亏损额增加了1.13亿元。

为何公司车险亏损额较大?安盛天平方面并未正面回复《投资者报》记者的问题,而是表示:公司从合资初期起,就在品牌建设、服务能力建设、IT系统优化等方面进行了大规模的战略性投入,旨在为用户带去了更高品质的理赔服务体验,提升了用户满意度。

国任财险去年的车险业务亏损3.41亿元,亏损榜上排名第二。面对巨额亏损,公司方面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下阶段公司将根据不同渠道的业务特点,配套差异化的报价管理模式、定报价水平,提高车险内控管理体系支持渠道发展的能力,以提升应对市场竞争的能力。

在大面积亏损的公司中,还有华安财险等2家财险公司车险业务经营恶化,转盈为亏。华安财险的“转变”最大,从2016年盈利0.48亿元直接下降到了2107年亏损2.26亿元。公司方面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在商车费改的大背景下,车险的承保费率系数走低,客户获得了更多的折扣优惠,与此同时,赔付标准在逐年上升,作为中小型险企,我们的规模能力有限,导致了车险经营结果不理想。“未来,我司将做好风险管控,提升服务能力,加强业务品质和成本管控,以更好的服务与管理提升车险竞争力。”

实际上,多年来车险承保亏损已经成为大多数财险公司无法摆脱的顽疾,《投资者报》记者在与多位业内人士及业界专家交流时发现,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与现阶段财险公司为了争取车险业务,付给中间商手续费居高不下有关;此外还由于车险零部件、服务费上涨等导致车险理赔费用上涨,理赔成本增加,以及一些公司为了增加车险规模保费,揽收低质量业务导致赔付率急剧升高,赔付成本上升。

经营困局亦难摆脱

即使车险业务频频亏损,车险业务仍被大多数财险公司视为重要的收入来源。《投资者报》记者发现,上述59家险企中,有41家车险保费收入占总保费收入的比例均超过50%。

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小财险公司管理层人士对记者表示,车险业务之所以成为大多数财险公司的主要业务,首要原因是企业经营的现金流压力,车险业务单保费较其他险种高,能够给公司带来现金流。其次,车险能够直接获得个人客户,以便为公司其他的非车险业务进行导流。

如今,新一轮商车费改又席卷而来,银保监会官网显示,目前共有平安财险、安心财险等12家财险公司获批了新车险费率系数。

据了解,新费率对车险自主核保系数和自主渠道系数进行了下调,并在四川、山西、山东等7个保监局辖区率先使用,费率调整之后,7个地区的车险保费最低折扣将进一步降低。

由此来看,商车费改,车险单均保费收入下降,渠道成本、理赔成本短时间内无法跟随快速下降的情况下,中小财险公司车险业务想要盈利依然困难。

非车险比重节节攀升

为了寻找出路,不少中小型财险公司也已逐渐重视非车险业务发展,试图优化车险与非车险业务的保费结构,以改善或者提高公司整体盈利状况。

从数据来看确实也是如此,去年上述59家险企车险保费占总保费收入的比例,已经从2016年的66%下降到了59%。

其中,还有30家财险公司的车险保费收入占比在下降,但总保费收入在上升,这些数据都从侧面印证了财险公司非车险业务比重在增加。

以国泰产险为例,去年车险保费收入占比下降了30多个百分点,但公司总保费收入增长了1倍,这说明公司去年非车险业务增长迅速。国泰产险方面对《投资者报》表示,自从2016年蚂蚁金服成功控股后,公司开启了向科技保险的转型之路,车险业务不再是第一大险种,取而代之的是责任保险。下阶段公司的发展方向主要是回归“保险姓保”,不断扩大责任保险等产品的规模,为客户带来有价值的普惠产品。

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国泰产险的责任险费收入为8亿元,同比增长超7倍。不过,去年公司的责任保险承保仍未盈利。

去年亏损排名第二的国任财险对记者也表示,公司将非车险作为转型突破的重点方向,在内部将提高非车险考核权重,实施差异化费用政策和超额费用支持。据悉,今年第一季度,国任财险非车险保费同比增幅超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