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外汇 > 正文内容

韩会师:除非美元指数后市大幅下跌,否则3-4月份人民币升值行情进尾声

本文来源:韩会师 (ID:huishihuashi),华尔街见闻专栏作者

最近不少朋友感慨关于人民币汇率的评论似乎快销声匿迹了。上星期一位记者朋友也曾对笔者说,感觉人民币汇率没什么值得写的内容,反正最近一直就是不升也不贬。

的确,从美元对人民币双边汇率看,人民币汇率最近数周的确相当乏味,基本上就是在6.70附近晃悠。但略微把视线放长一点,就会发现实际上人民币的表现一直相当坚挺。2018年12月以来,美元对人民币从6.94附近跌落至6.70附近,人民币升值大约3.5%。

2018年四季度以来美元兑人民币走势

与此同时,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的总体表现同样强劲。2018年12月以来,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从93附近一路上涨至95上方,累计升值幅度大约也是3.3%。换句话说,无论是对美元还是对其他货币,人民币都是相当坚挺的。

 

与此同时,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的总体表现同样强劲。2018年12月以来,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从93附近一路上涨至95上方,累计升值幅度大约也是3.3%。换句话说,无论是对美元还是对其他货币,人民币都是相当坚挺的。

即使在美元对人民币双边汇率陷入盘整的最近3周,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上行的步伐也未停止,从94.85稳步突破95,最高涨至95.42。

要知道,2018年12月以来,美元指数一直在高位盘整,90%以上的时间在95.5-97.5的区间反复震荡。在美元指数并未发生趋势性下跌的情况,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和CFETS指数都出现了3%以上的升值幅度,更加凸显了人民币的坚挺。

笔者在年初的一系列评论里曾提出,人民币在2019年上半年总体上很可能会比较强势,这种强势与资本是否净流入,银行结售汇是否顺差关系不大,即使资本是净流出的,银行结售汇也是净逆差的,人民币汇率大概率也会维持强势。

因为当前人民币汇率的最大压力并不是我们的经济基本面是否相比其他其他经济体更加脆弱,而是2015年以来,弥漫市场的“人民币可能陷入中长期贬值通道”的预期始终未曾完全消退。悲观预期抑制结汇意愿,增强购汇冲动,而一旦银行结售汇市场出现逆差,反过来又会加剧贬值预期。

在我国资本项目尚未完全开放的情况下,每个银行外汇交易员和主管外汇交易的企业财务总监都十分清楚一件事,就是监管当局对市场价格有较强的引导能力。在这种市场结构下,抑制贬值预期进而抑制资本外流的最有效手段并不是去寻找所谓的均衡汇率(这个东西只存在于理论的想象之中),而是令市场中的绝大多数投资者相信,监管当局并没有“通过贬值刺激经济”的政策意图。监管当局这个意图宣示得越明显越频繁,市场信心也就会越稳定,结汇意愿才会增强,购汇冲动才会得到抑制。

所以我们在过去数月观察到的基本市场格局是:无论结售汇是否逆差,人民币对美元总体保持强势;美元指数升值时,人民币会对美元贬值,但幅度并不大;美元指数贬值时,人民币对美元必须升值。

在此期间,中美经贸谈判对人民币的坚挺有过几次助攻。在传出谈判进展较为顺利的消息时,离岸市场表现得较为兴奋,推动离岸人民币短期内快速拉升,在跨境套利的带动下,在岸市场随即跟进。虽然这种短期亢奋缺乏客盘结售汇的有力支撑,很大程度上是机构投资者的自嗨,但面对炒作带来的人民币攀升行情,监管当局选择了默默旁观,而这种旁观本身就是一种政策立场的宣示。

经历了连续数月的强势行情,银行结售汇逆差由大到小,最终逆差格局在2019年1月被暂时扭转。1月120亿美元的顺差规模虽然不大,但相比2018年11和12月分别为179和71亿美元的逆差数据,已经足够令人长出一口气了。

这也再一次说明,在人民币汇率市场,对市场预期影响最大的不是经济数据,而是监管态度。

当然,一个月的结售汇顺差还不能让人放心,至少需要连续3个月的顺差才能说明市场的不安情绪已经基本得到平复。但在结售汇逆差格局被扭转,CFETS指数也再一次回到95上方的情况下,打击贬值预期的重要性会下降,如何避免升值过度伤及出口很可能再次成为关注重点。

从这个角度看,除非美元指数后市大幅下跌,否则3-4月份可能是人民币这一波始于2018年四季度的升值行情的尾声了。

祝各位老朋友好运!也祝人民币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