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外汇 > 正文内容

以史为鉴!油价导致下一次衰退的风险正在上升

2018年上半年,油价上涨逾20%,引发下一轮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在上升。对于任何一个熟悉石油市场历史的投资者来说,这不应令人感到意外。美国过去六次经济衰退中,有五次都发生在油价大涨之后。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2008年7月,尽管当时美联储仍在赌注,其可以掌控美国经济,随着汽油价格升至4美元/加仑以上,股神巴菲特警告称,“爆炸式”通胀是美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

美国2020年陷入衰退的几率大幅上升

穆迪首席经济学家MarkZandi表示,自二战以来,石油价格的快速上涨一直是引发经济衰退的诱因之一。美国在2020年陷入经济衰退的几率已经从今年油价飙升前的28%上升至34%。

Zandi表示,特朗普减税、提高政府支出上限、以及美债收益率曲线趋平,这些都是导致美国经济衰退风险上升的因素。Zandi认为,美国2020年陷入衰退的几率自去年年底以来大幅上升。

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对油价起主要作用。今年6月底,特朗普政府表示,伊朗原油买家必须在今年11月4日前完全停止购买伊朗原油。此后不久,特朗普表示他与沙特达成了增产协议,但人们对沙特将产量上调至200万桶/日的能力仍存有疑虑。

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沙特6月原油产量增加了50万桶/日,因其试图抑制近期的油价上涨。但沙特也说过,他们7月份无法将产量提高至这一水平以上。

投银桑福德伯恩斯坦公司(SanfordC.Bernstein)在本月初曾预计,未来几年油价将触及150美元/桶的高位。随着本周美国和伊朗领导人之间的口水战愈演愈烈,一些分析师预计,如果伊朗关闭霍尔木兹海峡或采取军事行动,油价将达到200美元/桶。

美国著名能源调查公司RystadEnergy石油市场主管BjrnarTonhaugen表示,油价出现短期飙升的情境是,特朗普对伊朗恢复制裁,伊朗每天220万桶原油的大部分,甚至全部都从全球市场上移除。与此同时,全球经济扩张使得石油需求以每年1.7%的速度增长。

油价上涨多少会伤害经济?

EconomicOutlookGroupLLC.全球首席经济学家BernardBaumohl表示,如果油价达到100美元、125美元或150美元,就会触及一个“疼痛分界点”(painthreshold),不只是美国,全球陷入衰退的可能性大幅提高。“这将是灾难性的”。

Baumohl表示,假设没有重大地缘政治危机出现,预计即使美国对伊朗实施制裁,油价也将走下坡路。原因是美国的页岩油产量将继续自目前的纪录高位上涨。Baumohl认为,到明年,美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国。

周一(7月23日),WTI原油价格在68美元/桶附近,而布伦特原油价格在73美元/桶附近。

油价上涨及其对经济产生的连锁反应可以归结为两个问题:如果油价真的上涨至100美元/桶上方会发生什么?以及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有多大?

第一个问题可以这样回答,至少部分使用汽油价格支出增加多少会削减其它消费支出的一些既定经验法则。Baumohl预测,汽油价格每增加1美分,消费者年度支出将减少10亿美元。Baumohl预计,油价每增加10美元,在油价增长后的一年,美国经济增长率将降低10到15个基点,或0.1到0.15个百分点。

油价从50美元上涨至75美元,将降低美国经济增长率0.25%至0.5%。美国经济增长率近期接近3%,油价如此的涨幅会导致美国经济增长率降低近一半,这还是在油价上涨导致通胀上升并迫使美联储加息以前。

Zandi认为,油价短期升至150美元会让美国经济扩张的步伐“戛然而止”,美国陷入衰退的风险会很高。

2008年美国经济衰退前,布伦特原油价格当年升至近140美元/桶,一个月后美国普通汽油价格达到平均4.11美元/加仑。如今,美国汽油价格平均为2.87美元/加仑。

油价在1990年美国经济陷入衰退前也大幅飙升,从当年5月的15美元/桶升至9月的40美元/桶,因当时伊拉克领导人萨达姆·侯赛因入侵科威特。此后,随着互联网热潮升温,油价从1998年底的10美元/桶升至2000年初纳斯达克平均指数见顶时的近30美元/桶。

美国页岩油企业的运输瓶颈问题

问题在于,油价是否会升至150美元/桶附近,或者美国原油供应企业是否能通过增产避免遭受最严重的损害。另一个重要因素是,页岩油生产企业是否能在油价飙升前足够快地建造管道,以输送来自德克萨斯州新“致密油”油田的原油。

传统观念认为,自油价2014年暴跌以来,只要油价高于50美元/桶,美国页岩油生产企业就会加大生产。但IHSMarkit原油市场执行官托塞蒂(PaulTossetti)表示,德州二叠纪盆地的输油管道短缺让人苦恼。二叠纪盆地是美国不少最廉价原油的产地。

德州石油生产企业无法将他们的原油有效地输送至市场,迫使他们将石油卖给基于西得克萨斯的市场,这里的基准油价比俄克拉荷马州库欣交割地WTI油价低近15美元/桶,比布伦特油价低18美元/桶。托塞蒂认为,未来价差可能会达到23美元-25美元/桶。

油价升至150美元/桶的情况是基于这样一种情况:主要石油企业将他们用于寻找新供给来源的资本支出降至几十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像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和雪佛龙(Chevron)这样的公司通过股票回购和股息削减资本支出,以保护其股价,这意味着新供应的短缺。

Tonhaugen表示,全球石油市场对美元作为交易单位的依赖,以及对美国银行和再保险公司的依赖,意味着针对伊朗的制裁在11月份全面生效时可能会产生严重影响。他称:“没有人知道全球会因伊朗损失多少石油供给,但上次2012年伊朗遭制裁时,市场损失120万桶/日。”

Moody’sAnalytics能源经济学家ChrisLafakis表示,传统的石油项目要完成勘探并开始生产至少需要18个月的时间,但德州和北达科他州的页岩油田可以更快得增加产量。但这些产量无法容易地到达全球市场,直到新的管道产能上线,预计明年底这可能会发生。

Tonhaugen表示:“石油市场‘如履薄冰’,我们失去的供应可能比沙特等石油生产国在未来6个月内能够增加的供应还要多。这将使油价风险上行,并随着全球闲置产能受到考验而变得脆弱。”

NaroffEconomicAdvisors总裁NaroffEconomicAdvisors表示,如果油价在100美元/桶下方,今年油价上涨对宏观经济的影响将仍然很小。OPEC内部关于生产配额的争论增加了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油价上涨侵蚀发达国家石油需求及明年新管道产能的可能性也有所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