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期货 > 正文内容

托市政策博弈供应过剩 新疆红枣好“纠结”

今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将会出台红枣托市政策,这会抬升新疆本地的红枣仓单成本。通过推算仓单成本,目前红枣期货的价格偏低,价格有望上行。但是,在供大于求的大背景下,向上的阻力较大,难以走出趋势性行情。

九月初,受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即将出台果品托市政策和南疆地区雨水较多引发裂果炒作的影响,红枣期货大幅上涨。不但突破了前期11000元/吨的高点,更是创出11555元/吨的年内新高。不过,11500元/吨的价格产业资金已经有了较大的套保利润,加之市场供大于求的事实,使得红枣期货价格之后大幅回落。

红枣的仓单成本是多少?

分析红枣期货价格的一个难点是大家对于红枣期货的真实价值没有概念。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主要有两点:首先,红枣期货2019年4月30日才上市,没有往年的价格可以进行对比;其次,红枣现货标准不统一,定价体系混乱,价格不透明,难以找到准确的现货价格进行参考,进一步加大了我们了解红枣期货真实价值的难度。

因此,想要了解红枣期货的价值只有通过原枣倒退免洗红枣(加工过的红枣)的方式完成。下面我们根据之前调研总结的仓单成本公式倒推新疆当地免洗红枣的价格。

Y+加工费用2300=特级10%(X+1200)+基准品25%X +二级25%(X-1800)+等外枣20%(X-4000)+干条12%*2500+损耗8%*0

这其中,Y是通货的价格;X是新疆本地红枣仓单成本。

2100元/吨的加工费用包括250元/吨装通货枣的黄纸箱费用、300元/吨的从产地运至加工厂的倒短运费、1200元/吨的加工费、500元/吨的覆膜彩箱和内膜费用、50元/吨的装卸费用。

损耗主要来自水分和杂质(通货枣有泥沙、枣叶、枣把等杂质,在加工的过程中会清除;并且通货枣的水份通常大于25%,因此在加工的过程中会损耗一部分水分)。

新疆各地因为红枣品质不同,通货价格差异较大。去年,阿克苏地方的主流通货价格在4—6元/公斤左右;阿拉尔地区的主流通货价格在5.5—7元/公斤左右;喀什地区的主流通货价格在4—6.5元/公斤左右;若羌县的主流通货价格在8—12元/公斤。

因为若羌的红枣品质较好,较其他地区价格明显较高,加之量少,我们不做考虑。我们以阿克苏、喀什两地主流通货价格的运行区间推算红枣通货不同价格对应的仓单成本,得出图表2。

通过简单的计算得出去年新疆对应的红枣仓单成的运行区间在8912.5—12662.5元/吨之间。据了解,去年主流的通货价格大致在5—6元/吨之间,因此对应的红枣期货价格应该在10000—11500元/吨,和目前的红枣期货价格基本吻合。

那么接下来,很多人会问,这个仓单成本公式计算准确吗?

答案是,准确又不准确。说它准确是因为这个公式是我们根据实际调研了解的企业的真实情况推导出来的,具有一定的代表性,能够大致反应出仓单的成本。说它不准确是因为红枣加工企业有上千家,很难对每一家企业的情况进行调研的同时得到企业的真实情况。

不仅如此,这个公式存在两个每年会变化的变量——通货价格和商品率,因此即使我们知道去年的仓单成本是多少,也不能完全以它作为今年仓单成本的依据。

托市政策对红枣价格的影响

既然红枣的仓单成本推算公式存在两个变量,那么我们先假设在商品率不变的情况下,今年红枣仓单成本大致的运行区间。

处于保障农民受益的考虑,今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将会对红枣在内的果品进行托市收购。这一政策如何执行将会对今年红枣的通货价格产生较大的影响。因为这一政策目前还没有正式对外公布,在此不方便向大家透露细节。大致的情况是:

1。自治区会投入50亿的资金,地方政策也会配套一些资金,对包括红枣在内的多个果品托市;

2。托市的实际执行主体为当地加工企业,政府根据企业意愿,以企业愿意投入的资金为基准按一定的倍数配套免息资金,指导企业以目标价格进行收购;

3。托市的价格原则上是在覆盖种植成本的基础之上保证农民一定的收益为基准,如果实际收购价格在托市价之上,则不进行托市。

那么下面问题来了,托市价格会定在多少?政府的托市执行力又如何呢?

第一个问题,在托市政策里面已经有了答案——在覆盖种植成本的基础之上保证农民一定的收益。根据我们的了解,新疆自有地农民的种植成本在2000元/亩(物料成本1200元/亩,人工成本在800元/亩),亩产500公斤/亩左右,即一吨原料枣的成本在4000元/吨左右。如果考虑上部分租地成本,5000元/吨的通货价格,新疆除若羌地区之外,其他地区基本上能做到不亏损。则5500元/吨的价格,农民就将具有一定的收益,以兵团职工50亩/人的身份地计算,一户枣农一年就将至少有5万元的收入,基本上能够实现政府的意图。因此,我们认为今年的托市价格在5.5—6元/公斤之间。这决定了新疆当地企业收购的红枣的仓单成本在10700—11500元/吨之间。

第二个问题,去年麦盖提县等地也采取了相同的政策,但是效果非常不理想。这是因为在供大于求和产业集中度较低的情况下,个别主体的限产、惜售只会导致市场份额被抢夺,并不能换来价格的上涨。但是,今年托市的主体是自治区,投入的资金基本上能够覆盖大部分新疆本地企业收购红枣的量,加之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明年完成扶贫攻坚目标的大背景,我们认为自治区有能力和意愿完成新疆本地的托市收购任务。

内地仓单、陈枣对基准价格的扰动

上面我们仅对新疆本地的仓单进行了分析,但是内地仓单和陈枣也会对新疆本地的基准价格产生扰动。

首先,内地有四个交割库,沧州3个,郑州1个。因为沧州是红枣的主要加工地,我们以它为例说明问题。交易所给内地的红枣期货交割仓库设置的地域升贴水为600元/吨,但是11月以来年春节之前是新疆农产品集中运至内地的时期。由于运力紧张,这一时期红枣运至沧州的运费在1000—1200元/吨,沧州当地虽然加工费比新疆低200—300元/吨左右,但是因为无法完全覆盖住运费差价,因此这一时期在内地交割并不划算。不过,新疆的托市政策只针对于新疆本土企业收购红枣,还有80%以上的红枣还是被以沧州为主的内地贸易商收购走了。如果他们的收购价格和新疆当地的托市价格出现较大的价差的话,那么内地的仓单成本就会更低,期货盘面的基准价格就会由新疆转移至内地。新疆形成仓单有400—600元/吨左右的运费优势,内地有200—300元/吨左右的加工费优势,因此折算成通货枣的价格要比新疆当地价格低240元/吨以上才会对期货盘面反应的基准价格产生影响。以去年内地贸易商在新疆收购通货枣均价在5元/公斤左右为例,如果今年新疆的托市价格在5.5元/公斤,则对期货盘面影响不大。如果托市价格在6元/公斤,则内地的红枣期货仓单可能更具价格优势,这会限制托市政策对期货盘面的支撑作用。因此,如果新疆的托市价格过高,由于内地价格的拖累,实际的仓单价格不会有推算的那么高。

其次,陈枣交割是否会影响期货盘面价格。在此要说明一下,交易所没有明文规定陈枣不能交割,只是规定生产红枣仓单的前提条件必须是生产日期(即加工时间)在11月1日之后。如果是去年的陈枣通货,在今年11月1日之后加工是符合交易所规则的。如果是去年加工过的红枣,更改生产日期进行交割,则是违反食品安全法的,一旦被发现会处以货值几倍的罚款。我们在此不假设企业的意图,本着经济性去分析。陈枣虽然放了一年,但是因为红枣耐保存,因此品质并不会变化太大,陈枣的价格也并不会比新枣的价格低太多。加之存放一年,企业要负担仓储成本和资金成本,因此陈枣交割的经济性并不高,即使有陈枣交割,也不会因为陈枣成本过低对盘面价格产生较大的影响。

下雨裂果对红枣期货价格的影响

持续的降雨会造成枣果吸收过多的水分,从而发生裂果的现象。郑州商品交易所红枣期货的交割标准规定,总不合格果率≤5%的红枣才能进行交割,其中不合格果包含裂果。因此一旦出现大范围的裂果,会造成交割品不足的现象。下面,我们对近期红枣裂果现象对未来红枣期货价格的可能影响进行分析。

参考背景1(2010年):2010年,新疆南疆地区出现了持续的降雨,造成大范围的裂果、烂枣现象。由于当年的红枣商品率极低,很多贸易商收购的通货能够加工成合格枣果的量极少,市场实际的货源紧张,加之在其他因素的配合下,红枣的价格大幅上涨。

参考背景2(2018年):2018年,新疆阿克苏地区出现了持续的降雨,枣果的商品率受到了较大的影响,但是部分地区红枣通货的价格不但没有上涨,反而有所下降。

2010年和2018年,降雨对红枣通货及加工品价格走势影响不同的原因主要由两个方面:一方面,2010年的降雨几十年罕见,对红枣的品质产生了毁灭性的影响,2018年的降雨虽然较往年更多,但是影响远不如2010年;另一方面,新疆的枣树大范围种植从2006年开始,而因为种植据盛果期需要一定的时间的原因,新疆的枣果产量自2010年左右才开始大幅上升。2010年,红枣仍然处于供不应求的局面,大范围的降雨造成裂果、烂果使得供不应求的问题加剧,造成红枣价格大幅上升。2018年,红枣整体的供需格局已经转变为供大于求,红枣已经由卖方市场转变为了买方市场。红枣通货质量不好,贸易商不会收购或者压低价格收购,枣农只能被迫以低价进行销售。

那么,根据上述判断,我们认为此次南疆大范围的降雨对红枣期货的价格将会产生两种影响。

假设情景1:持续降雨,造成枣大范围裂果,造成可供交割红枣数量大幅减少,甚至绝收。那么,由于可够交割货源有限,将会令红枣期货价格单边持续上涨。

假设情景2:持续降雨,出现裂果,但是裂果量有限。那么,市场将炒作天气因素对红枣的价格影响,红枣价格上涨,但是之后被市场证伪,价格回落。或者市场对此没有反应,红枣价格维持弱势格局。

下雨对红枣裂果实际影响

由于今年坐果良好,因此新疆的枣果坐果好于去年,预计产量较去年微增。但是由于阴雨天气造成了裂果,因此市场认为今年的商品率会低于往年。

据我们多方了解,今年的裂果主要出现在阿拉尔地区,裂果率在10%左右,往年大概在5%,这会造成当地的可供交割果量的下降。若羌、麦盖提、图木舒克、阿克苏等地据我们合适裂果现象并不严重,部分地区的商品率甚至好于往年。整体来看,阿拉尔是新疆的红枣主产区,占新疆红枣产量的1/3,但是裂果率虽然高于往年,但是整体体量不大。加之,在供大于求以及其他地区商品率良好的情况下,阿拉尔商品率的下降,会造成该地区通货价格的下滑,这也会抵消商品率下降对红枣价格的利多作用。因此,我们认为裂果多对红枣的价格支撑作用客观存在,但是力度有限,不会造成因可供交割果不足,引发期货盘面价格大幅上涨的现象。

进入十月中旬,距离红枣下树只有15天左右的时间,只要这段时间没有大范围的雨水天气,今年红枣的产量和质量已经不会再发生变化。从未来半个月的天气情况来看,红枣主产区阿拉尔、阿克苏、麦盖提除阿克苏地区有持续几天的雨水之外,其他地区天气情况良好,因此天气因素对于红枣价格的影响已经较小,不需过多考虑。

综上所述,在上有供大于求,下有托市托底的背景下,红枣期货价格在四季度交割之前难以出现大的趋势性的行情,大概率仍将在10000—11000元/吨的区间运行。以目前的红枣期货来看,10000—10300元/吨属于低价区,操作以偏多思路为宜。10700—11000元/吨属于高价区,多单宜逐步离场,空单及产业客户可以择机进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