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经济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基金 > 正文内容

北交所在发展过程中仍需进一步发挥体制机制优势

自2021年11月15日开市以来,北京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北交所”)已运行两个月的时间。1月6日发布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将全力支持北交所创新发展,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培育推动更多专精特新企业上市。作为我国首个公司制证券交易所,在当前持续运行的背景下,北交所可以通过怎样的方式进一步发挥体制机制优势助力其自身发展?在市政协十三届五次会议上,北京商报“两会三人行”栏目邀请了三位政协委员建言献策。

市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可适时推出北交所指数产品

回顾2021年11月15日,继沪深两所后,我国第三个证券交易所——北交所正式开市。据悉,北交所是我国首个公司制证券交易所,即由投资者组织起来的股份有限公司质的证券交易所。在北交所开市当天,首批上市企业合计达81家,包括17家精选层移的企业,以及新上市的10家公司,且上述10只新股在上市首天全部收涨。但有观点指出,北交所在发展过程中仍需进一步发挥体制机制优势。

郭田勇表示,北交所开市以来市场运行总体稳,合格投资开户数超460万户,但目前仍存在部分问题。首先是公司制交易所的优势未能充分发挥。“北交所作为我国第一家公司制证券交易所,从运行机制角度来看应具备更高的创新发展积极,但目前各项配套制度未能有效发挥公司制交易所在激励创新方面应有的优势。”此外,他指出,北交所还存在上市公司估值偏低、交易量偏低的问题。

针对上述问题,郭田勇认为,可以通过借鉴港交所、纳斯达克等交易所的先进经验提高北交所的创新能力和市场竞争力,以及引入高水专业人才等方式完善公司治理体系。其次,可以拓宽上市企业筛选范围,吸引企业到北交所上市。“建议北交所增设国际板,吸引中概股回归以及境外优质企业来国内上市。同时,还可以拓宽上市企业来源,不局限于新三板企业。”

而对于市场流动问题,郭田勇则直言可以通过上市公司、投资者两方面进行改善。一方面,要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完善上市公司退市机制,要在保证公司质量的前提下积极扩容。要建立畅通的转板机制和再融资机制,为企业提供适合不同发展阶段和发展目标的转板服务和融资服务。投资者层面,要完善交易制度和投资者保护制度,加强投资者教育,引导个人投资者树立长期投资的观念,在保证风险可控的前提下进一步降低个人投资者的门槛,吸引个人投资者参与市场投资

值得一提的是,在北交所成立后,首批8只北交所主题基金以及可投资北交所标的的“专精特新”基金也相继面世。在此基础上,郭田勇认为,可适时推出北交所指数类型投资产品以及ETF类型投资产品,扩大投资者参与北交所投资的范围和渠道。“我觉得这些被动指数基金包括ETF都是一个交易所,为了吸引投资者,以及整体防范系统风险进行的风险对冲的一个必要投资产品。但由于北交所现在开业期限短,而且上市公司数量比较少,目前并不适合推出这类产品,但也要开始考虑这方面的工作,对此进行布局,才能吸引大的机构投资者进来”,郭田勇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市政协委员、龙信数据研究院院长屈庆超:通过资本赋能为企业做好资本“加油站”

据北交所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北交所上市公司共计82家,总股本为122.69亿股,总市值为2722.75亿元,成交金额合计为1609.8亿元。但屈庆超指出,目前北交所上市企业以精选层移为主,新上企业供给偏少,与交易所配套的各类制度仍在建设之中,市场仍需不断完善。同时还存在着具体产业导向不够清晰,后续储备上市企业挖掘和培育不足,面临着扩容提质等现实问题。

对此,屈庆超建议道,北京作为北交所的所在地,既需担起属地职责,也要做好服务管家。建议加快构建北交所上市后备企业“蓄水池”数智台,充分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新手段,搭建企业与政府、资本、信息之间的链接桥梁,更加突出科技创新导向,为企业成长赋能,为北交所精准识别并输送更多创新能力强、成长速度快、“硬科技”成色足的中小企业。

具体来看,屈庆超认为可以从三方面助力北交所发展。首先是建设“北交所蓄水池数智台”,通过数智台赋能企业,搭建智能链接器,驱动企业业务增长,推动资金、信息、人才和机构的智能链接和有效集聚,形成要素持续叠加效应,放大北交所的外溢效应和市场活力。

其次是可以通过资本赋能为企业做好资本“加油站”。通过数据智能降低信息不对称带来的投资壁垒,为政府和社会资本提供优质标的企业和项目选择,营造更好的金融生态。此外,屈庆超还提到,可以通过政策赋能精准配置“政策服务包”,加强政策引导。基于数智台实现从“企业找政策”到“政策找企业”的转变,加大对后备企业的挖掘、培育和辅导,精准支持和帮助符合北交所上市条件的企业尽快完成上市,促进市场健康有序的发展。

市政协委员、中国银行首席科学家郭为民:发挥吸引人才的体制机制优势

在郭为民看来,对于在新数字经济时代出现的后来者,挑战的确会存在很多。整体来看,这些挑战可以归结为三大类,分别是共问题、本身特色问题以及短期问题。

郭为民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共方面,即营商环境长期稳定的问题。如果营商环境不能长期稳定,政策预期变化快,长线资金不会进来,因此再优秀的企业也会缺乏投资价值,只能作为短期炒作标的”。特色问题指的则是北交所作为新的交易所,会存在差异化定位,规模爬坡等种种挑战。而短期问题,即在当前疫情背景下,企业生存和成长困难的问题。但郭为民也表示,随着时间的推进,这类时效问题会逐步得到缓解。

那么,如何才能解决北交所存在的共问题及特色问题?郭为民提到,对于解决共问题,在政策前瞻方面,可以根据数据经济发展的特点进行部署安排,以便保证所有企业能够可持续发展。在共问题未能妥善处理的背景下,也可以通过创造“小环境”以弱化共问题,即通过采取相应的措施稳定投资者预期,保证在北交所上市企业的政策营商环境有一定的稳定预期。

而针对北交所存在的特色问题,郭为民认为,可以发挥北交所自身的独特优势解决相关问题,如发挥吸引人才的各种体制机制优势和地域特色。另外,他还建议,“可以通过将北交所做精做细,如专注吸引数字经济或绿色环保相关的企业在北交所上市。同时,为保证企业在北交所上市后的可持续发展,除直接的股权融资外,加持便利的间接融资工具也有利于助力企业发展。建议在交易所发展初期,尝试要求北京市的金融企业创新投贷联动产品做出一定的间接融资配套安排”。(记者 岳品瑜 李海媛)

关键词: 北交所 体制机制 北京证券交易所 指数产品

标签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