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基金 > 正文内容

华安基金是怎么将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的?

一只规模20亿元的基金,交易佣金却超过了规模300亿元的基金。近日,华安创新混合基金的基金经理廖发达“火”了,他管理的华安创新基金2018年中报显示,20.58亿元的规模,却花钱如流水地给券商交了2506.91万元的交易佣金。羊毛出在羊身上,这笔高昂的交易佣金最终却要由“蒙在鼓里”的基民们买单。

不仅如此,廖发达近两年的交易佣金都高居不下。2016年,仅次于大摩多因子策略,交易佣金高达6132万,排在第二;2017年,交易佣金接近6000万,排名所有各类公募基金第一。廖发达频繁买入卖出,给券商送钱,不免让人怀疑是否从中拿了回扣。

华安基金成立于1998年6月4日,是我国第5家成立的基金公司。华安基金背后的五大股东分别为:上海国资委实际控制的上海锦江国际、上海工业投资;国泰君安旗下的国泰君安创新投资有限公司、国泰君安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浦东发展银行控股的上海国际信托。

背靠上海国资委、大型银行、券商等优渥资源,华安基金可以说是含着金汤匙出身。而华安创新不仅仅是华安基金旗下第一只基金产品,还是我国公募基金历史上第一只开放式基金。有着如此优渥的资源,一手好牌为什么会被打的稀巴烂?

高层大换血,老五家基金公司跌出前十

华安基金不仅是我国第五家成立的基金公司,而且还是我国第一只开放式基金的诞生地。最新的数据显示,至2018年三季度,华安基金的公募资产总规模为2762.26亿元,在非货币基金规模排名、和包含货币基金的排名中,华安基金都位居第14名。

要知道,在诞生之初,华安曾凭借着开放式基金冲上第一名的宝座。可如今却跌出第一梯队,规模下滑至十名开外。这与华安经历的几次大的人事动荡有莫大的关系。

华安基金的历史上一共经历过4任总经理。

第一任总经理是韩方河。韩方河自1998年6月华安基金成立时,就一直担任公司总经理,可谓是国内基金业元老人物。可是在2006年10月16日,华安基金却迎来了噩梦般的一天,华安基金召开全体大会,宣布公司总经理韩方河因涉嫌个人违纪正在接受调查。受此打击华安基金公司元气大伤,此前华安基金在公募基金排名中从未跌出过前5名。“韩方河事件”当年,华安基金份额就从年初的第2位径直滑落至第13位。

“韩方河事件”发生后,2006年11月,当时还在上海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副总经理任上的俞妙根被临时借调至风波中的华安基金,并以代理董事长的身份主持公司日常经营工作。俞妙根主持工作期间,华安基金一直处于休养生息的状态,虽然逐步恢复,但却再难回到当年的辉煌。此后,华安基金的排名一直都处于10名开外的位置,再难挤进前5。

2009年5月,李勍通过“全球竞聘”成为华安基金的总经理。业内人士对李勍的评价颇高,李勍在华安基金公司员工被评价为是个工作狂,其任职期间华安基金推出了黄金ETF(交易所交易基金)、短期理财基金等创新产品。可惜时运不济,2014年他疑因裸官等问题离职。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华安基金经历了史无前例的人事动荡期,华安基金发布了数十份基金经理职务变更公告。期间,有两位副总——分管投研的尚志民及分管市场的秦军先后离职,基金经理批量出走,一批市场人员另谋高就。

2015年,华安基金迎来了其新的掌门人童威。童威历任上海证券有限责任公司 研究发展中心总经理,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研究发展总部副总经理(主持工作),上投摩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战略发展总部总经理兼董事会办公室主任,华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据业内人士透露,童威在华安基金推行了多项激励政策,还进行了事业部试点。

风险频出,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

在童威接掌华安之后,公司的经营逐步稳定下来,出现向好的势头,有些领域已成为业界亮点。2018年,逆市上涨的华安创业板50ETF基金,该基金年内规模增长70倍,基金经理和销售团队都非常卖力地推广该产品。

但是,公司管理薄弱,风控较差的痼疾却一直没有得到有效解决,并再次成为公司发展的绊脚石。

就在刚刚过去的两个多月前,华安旗下的全资子公司——华安未来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刚刚因为踩雷网贷平台“票票喵”受到市场质疑。

“票票喵”是一家是一家做银行商业承兑汇票为主要资产端的网贷平台,平台由4个法人股东持股,其中华安未来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为最大股东,持股37.5%。8月6日票票喵突然提出公司清盘公告,宣布至2018年8月5日24时起不再按期兑付出借人钱款,该公司原先杭州、南宁两边的办公室早已搬空。票票喵平台跑路,平台出借者近8亿元资金人间蒸发。

而就在票票喵宣布良性清盘的一周前,7月30日,其运营主体公司却悄悄变更了经营范围与股东。华安未来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宣布退出,而新进的股东为浙江佰程实业有限公司。在平台出事的前几天精准撤资,这让投资者纷纷质疑华安未来是否知情隐匿、弃责出逃。

尽管华安未来方面宣称仅为代理“资管计划”而不参与公司经营,但似乎仍然无法成为华安未来摆脱嫌疑的借口。

“票票喵”事件余波未了,华安创新基金的佣金问题接踵而至,再次把华安推上风口浪尖。该基金换手率过高,基金经理廖发达固然难辞其咎,而华安基金对基金投研缺乏有效管理和风控才是根本症结所在。

作为国内第一只开放式基金,华安创新基金本应成为公司的旗舰产品。成立之初,华安创新的规模是50亿元,2008年牛市时曾一度冲上100亿元。而到了2018年三季度,该基金目前最新规模仅有17.6亿元。

2018年中报显示,华安创新报告期份额净值增长率为-12.87%,同期业绩比较基准增长率为-8.50%,跑输业绩比较基准。拉长时间来看,廖发达管理华安创新基金的3年又101天中,任职回报为-25.84%,同类平均收益为-6.04%,也跑输了同类平均水平。 

回顾过去的基金20周年,华安基金公司可以说是一家非常有创新精神的公司。华安基金曾七开行业先河,除了国内第一只开放式基金——华安创新,第一只开放式指数基金、第一只货币市场基金、第一只QDII基金、第一只ETF联接基金、首批短期理财基金、首批黄金ETF及联接基金都诞生于此。

未来,华安基金如果既能勇于创新和发展,又能吸取教训,加强管理和风控建设,那么,就有望重新赢得投资者的信任,不负市场和管理层的期望。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Copyright @ 2008-2018 www.zgjrzj.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金融之家 版权所有 qq:5066 20577

备案号:豫ICP备18004326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