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基金 > 正文内容

40家拟上市公司终止IPO排队 背后隐含三大问题

在昨日的证监会例行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常德鹏对2017年IPO保荐机构情况进行了介绍,数据显示,已有40家拟上市公司离开IPO排队通道,大幅超过了去年同期数量。这背后哪些机构最受伤呢?

图片来源:摄图网

3月9日,证监会公示了2017年IPO保荐机构情况,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常德鹏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对此进行了介绍。此外,他表示,下一步证监会将结合审核和日常监管情况,有针对地加大对保荐机构监管力度,发现问题,坚决处理,严格问责。

投行人士对记者表示,随着相关公示的出台,不排除更多券商因低过会率而声名扫地,券商内部的两级分化将加剧。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在IPO审核将持续从严的预期下,叠加重组交易新规的影响,或将加速一些对IPO心存侥幸企业的撤退步伐。

证监会最新数据显示,已有40家拟上市公司离开IPO排队通道,大幅超过了去年同期数量。中止审核的企业数量也迅速增长,截至3月5日,中止审查19家,其中13家为近两周内新增。此外,今年以来新申报材料的拟上市公司数量仍停留在个位,IPO堰塞湖有望进一步纾解。

问题一:哪些券商最受伤

据统计,今年终止审查的40个项目中,共涉及29家证券公司。其中,广发证券等4家分别有3个,国元证券等4家分别有2个,德邦证券等21家分别有1个。

证券公司保荐项目终止审查数量一览(截至3月5日)

3月9日,证监会发布2017年IPO保荐机构情况,对被否决项目数量排名前10位的保荐机构、未在规定期限内回复反馈意见的IPO项目保荐机构,以及IPO项目申请撤回的保荐机构等进行了公示。

常德鹏强调,保荐机构是企业发行上市的第一道关口,是资本市场“看门人”,负有法定的核查把关责任。下一步,证监会将结合审核和日常监管情况,有针对地加大对保荐机构监管力度,发现问题,坚决处理,严格问责。

一位东南部券商投行人士对记者表示,随着相关公示的出台,不排除更多券商因低过会率而声名扫地。券商内部的两级分化将加剧。但实际上,单看被否项目数量是不准确的,做多否多是必然结果,个别运气好的除外。而某些一年过两三个项目但没有被否的,在市场上实际并没有多少竞争力。

问题二:为何拟上市公司加速终止审查

在证监会加强保荐机构监管力度的同时,数据显示终止审查的拟上市公司数量近期有进一步加速趋势。按月来看,终止审查企业数分别是,1月12家,2月17家,3月仅第一周便有11家拟上市公司终止审查。面对这一现象,多位行业从业人员对记者表示这并不意外。

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对记者表示,相比发审会上被否,主动撤回材料对发行人和保荐机构的影响都将更小,未完全准备好的企业终止审核是理性选择。

2018年以来终止审查企业(截至3月5日数据来源:证监会网站)

去年下半年,证监会连出重拳,加大力度规范IPO在审项目。据媒体报道,证监会相关部门对券商进行了多次约谈。

2017年12月7日,证监会进一步明确IPO审核流程,规范拟上市项目中止审查情形,将中止审查情形从之前四种细化为八种,并要求自监管问答发布之日尚处于中止审查状态企业,不属于规定的中止审查情形的,自发布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予以恢复审查。

此后,中止审查企业数量快速下降,同时终止IPO排队的拟上市公司数量快速上升。证监会公布数据显示,仅2017年12月就有45家拟上市公司终止审查,占全年总数的近三分之一。

今年证监会从并购重组的准入门槛方面进一步规范IPO。

2月23日,证监会上市部发布对标的资产曾申报IPO被否决的重组项目区分交易类型加强监管的新政,规定IPO被否标的资产三年内禁止借壳。

此后的两周时间里,已有18家企业终止审查。其中,安徽大地熊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梅思泰克环境股份有限公司、湖南湘佳牧业股份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杭州福膜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湖南五方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盈建科软件股份有限公司等均已进行了预先披露更新。根据审核工作流程,预先披露更新后即将进入初审会环节,意味着企业很快就将上发审会。

川财证券研究所所长陈雳对记者表示,无论是规范中止审查企业还是严管IPO被否项目借壳行为,对拟上市公司申请终止审查的影响都具有阶段性,这些举措都将有利于化解IPO堰塞湖。

图片来源:摄图网

问题三:终止审查的拟上市公司都处哪个阶段?

IPO的审核工作流程分为受理、反馈会、初审会、发审会、封卷、核准发行等主要环节。记者注意到,终止审查的企业名单所处阶段可以大致分为三种情况,既包括了已经过会等待拿批文的企业,也包括发审会上被暂缓表决的企业,更多则是在监管部门的反馈会之后和发审会之前主动退出。

浙江优创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早在2015年7月便已经通过发审会,而公司今年突然终止审查。

勋龙智造精密应用材料(苏州)股份有限公司则是在发审会上被暂缓表决。发审委没有给出“暂缓表决”的具体原因。一般而言,IPO首发申请被暂缓表决,是发审委收到举报信息,发现存在尚待调查核实并影响明确判断的问题,或是发审委因为一些反馈意见没有审核清楚,需要保荐人和公司补充资料进行解释。

而江苏金太阳纺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山东泰和水处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公司则在临上会前取消审核。1月10日,金太阳纺织在发审会前夕,因“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撤回申报材料。而山东泰和水处理也是在会前,因尚有相关事项需进一步落实而取消上会。

湖南湘佳牧业股份有限公司和扬州曙光电缆股份有限公司均表示,由于保荐机构的原因,拟调整上市计划,主动终止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申请并撤回相关申请文件。湘佳牧业的保荐机构为中德证券,曙光电缆的保荐机构为金元证券。

武汉奇致激光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绿岸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广州洁特生物过滤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博汇化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凯雪冷链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奥迪威传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企业均表示,因公司调整上市计划,经公司认真研究和审慎决定,主动向中国证监会申请撤回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申请文件。

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陈旭光律师对记者表示,企业终止审查的原因多种多样,作出终止审查的决定往往都是经过再三权衡、深思熟虑。近期监管新政肯定是企业作出此类选择的影响因素。

付立春表示,拟上市公司终止原因一般分为两大类,一是持续成长能力不够,涉及到公司基本面、主营业务等;二是规范性,包括财务规范性、公司治理规范性等。新一届发审委履职以来,对企业规范性要求明显提高很多。

前述投行人士则认为,终止企业数量持续保持高位主要是三方面原因。一是,因为2016年前后的政策变化,使得2016年IPO排队企业数量达到峰值,错进必然错出;二是,证监会已经里明确了拟IPO企业最近三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合计不能少于1亿的标准,若低于要么劝退,要么从严审核。某些不符合条件企业选择撤材料也是一种必然;三是个别不受待见的行业,如房地产、类金融、餐饮、游戏等也会选择抽身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