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经济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金融焦点 > 正文内容

预付卡牌照将再减一张 又一家持有预付卡牌照的支付机构宣布终止业务

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星夜赶科场。9月29日,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第三方支付行业近期消息频频,有机构重新启动上市进程,还有一家持有区域性预发卡发行与受理牌照的支付机构则宣布终止业务。同时,支付行业罚单也从未缺席,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年内央行共计开出44张罚单,合计处罚金额达1.71亿元。另一方面,随着近期互联网巨头在支付领域逐渐开放,支付行业也迎来了新一轮洗牌。

预付卡牌照将再减一张

又一家持有预付卡牌照的支付机构宣布终止业务。9月29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广西支付通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西支付通”)官网于9月27日发布了关于终止支付业务的公告,并对公司预付卡业务进行处置。

根据广西支付通发布的公告,公司《支付业务许可证》有效期至2022年6月26日到期,到期后将不再续展,自10月8日起,广西支付通将停止办理旗下“通汇卡”产品售卖、充值、换卡等业务,并且自11月8日起,通汇卡商户将停止受理预付卡支付业务。

用户自11月8日开始,可以在支付通指定地点办理赎回卡余额业务,时限为三年。2024年11月7日后,广西支付通将不再办理预付卡赎回。

公开信息显示,广西支付通成立于2007年10月,于2012年6月获得央行颁发的支付牌照,业务类型为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业务覆盖范围为广西壮族自治区。

对于广西支付通选择主动终止支付业务这一举措,业内普遍认为经营状况不佳仍是主要原因,这从广西支付通近年来的表现中也可见端倪。

天眼查数据显示,自2020年以来,广西支付通卷入多起借款合同纠纷、追偿权纠纷等法律诉讼中。2021年,广西支付通累计新增5起被执行案,当前被执行总金额为5541.98万元。另有涉案金额4773万元的失信行为全部未履行。公司法定代表人刘锋也被限制高消费。

而广西支付通的“主动退场”,也意味着支付牌照总数将再少一张。根据央行官网披露的信息,年内已有4家支付机构完成注销,业务范围均为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且均为主动申请注销。在已经完成注销的42家支付机构中,预付卡牌照仍是主力军。

对于广西支付通退出支付市场的主要原因、后续业务规划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也向广西支付通方面进行了解,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对方回复。

中国人民大学助理教授王鹏分析表示,从广西支付通被强制执行相关情况来看,公司经营本身就存在着经营不善的问题。而根据其发布的公告,用户只能自行前往其指定地点进行退费操作,也一定程度上说明该公司数字化水平有限,主营业务在线上化方面存在不足,还受限于牌照指定范围,疫情冲击之下,公司的盈利能力也将大打折扣。

“整个预付卡领域近年来都陷入争议中,问题不断。跑路、退费难等问题之下,消费者对于预付消费接受度越来越低,导致整个行业发展面临困难重重,”冰鉴科技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补充道,同时监管整顿日趋严格,避税等套利业务基本上被堵死,部门机构亏损严重,也没有更好的盈利方向,只好关门歇业。

年内处罚金额达1.71亿元

不仅预付卡牌照不“香”了,其他业务类型的支付机构同样处在高压之下。对于支付机构出现的各类违规行为,央行频降罚单,严守合规红线。

临近三季度末,央行披露了支付行业年内的第四张千万元级别罚单。根据央行天津分行9月27日发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示表,中汇电子支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汇支付”)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相关法律制度规定,被处罚款1399万元。做出行政处罚决定日期为2021年9月16日。

尽管对于中汇支付被罚的具体事由,央行未作出详细说明,但中汇支付作为央行罚单榜上的常客,自2016年以来已经多次被罚,领大额罚单同样有迹可循。2016年1月,央行注销了中汇支付互联网支付许可,并停止了其在黑龙江、吉林、宁夏、甘肃、青海、新疆、西藏、海南、深圳、厦门、宁波、大连等12个省(区、市)的银行卡收单业务。

中汇支付缘何被罚?当前整改进度如何?1399万元罚金对于公司业绩会有哪些影响?北京商报记者也向中汇支付方面进行了采访,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对方回复。

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统计发现,包括中汇支付罚单在内,截至9月29日,央行至少已经发出了44张罚单,合计处罚金额达1.71亿元。罚金最低2万元,最高超过6710万元。除了4张千万元级别罚单外,还有12张百万元级别罚单。其中,还有18张罚单为“双罚”,公司相关负责人同样难逃追责。

通过央行罚单内披露的信息也不难发现,反洗钱、违反支付结算规定等仍是支付机构违规的重灾区。频频被罚之下,年内也有不少支付机构开始对外包服务商进行整顿,但当前此类违规行为仍然屡禁不止。

王鹏指出,2021年以来,央行对于支付机构的态度仍是严厉监管,整个支付领域处罚次数多、金额大。违规行为屡禁不止,也说明部分机构仍然抱有侥幸心理,在探索盈利模式的过程中违规展业。

“相关业务负责人同样要接受惩罚,对于高管人员后续的择业等均将产生影响,主要异议在于从公司管理层开始产生警示作用,起到更大的威慑力,进一步规范经营行为,”王鹏表示,对于问题频出的银行卡收单业务,机构要加强对下游商户的审核,避免出现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

行业持续洗牌

停业、被罚等各类消息之中,上海富友支付服务股份有限公司再度赶赴资本市场,走上IPO之路。另一方面,随着近期互联网巨头在支付领域逐渐开放,支付宝、微信支付之间有望“破冰”,也被认为是条码支付互联互通的重大进展,行业将迎来新一轮洗牌。

有支付行业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支付宝、微信支付的双寡头格局下,过去条码支付中几乎只能看到支付宝、微信和云闪付的身影。随着互联互通的推进,支付场景之间的“墙”逐渐被打破,更多具有优势的支付机构将会迎来机会,支付行业的生态格局也将生变。

王诗强分析认为,原有的垄断竞争导致一些小的支付公司生存困难,即便通过营销、补贴获取用户,但由于使用场景少,用户也会慢慢流失。“支付的互联互通会使从业者竞争加剧,也会给一些小的支付公司更多机会,在一些特定的区域或场景,中小支付公司完全有机会打破巨头垄断格局。”

王鹏则进一步指出,条码互联互通对于中小支付机构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头部平台的垄断性藩篱被打破,流量入口和交易场景都将增加,中小支付机构有了更多发展空间。同时,这也意味着行业竞争将进一步加剧,想要在竞争中突出重围,保持优势地位,这就要求支付机构能够进一步打通底层技术,做好基础设施布局。

王鹏强调,中小支付机构一方面要进行业务拓展,做好合规工作;另一方面也要做到业务聚焦,走出自己的特色化道路,在各类场景或具体领域进行深耕,例如直播、电商、游戏等。真正将消费场景和平台做到深度融合,不求“大而全”,但求“小而美”。(记者岳品瑜廖蒙)

标签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