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经济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金融动态 > 正文内容

信息:蓝箭电子IPO前突击分红6000万 关联方遭清算应收成坏账

《投资者网》乔丹

编辑 吴悦

在撤回前次科创板IPO申报后,佛山市蓝箭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箭电子”)再次申请在创业板上市,并于近日有了新进展。6月8日,蓝箭电子及保荐机构金元证券回复了深交所第二轮问询。本次上市,公司拟公开发行5000万股,拟募资6亿元,用于半导体封装测试扩建及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资料图)

从业绩来看,蓝箭电子在报告期内,即2019年-2021年的营收及扣非净利润都保持稳健增长的势头,但高于行业均值的管理费用率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公司的盈利能力,至2022年一季度,公司的盈利能力走向下滑。而在2021年,公司进行了一笔大额分红,占当期净利润的78%,当期的资产负债率也由34%上升至42%。

另一方面,公司还与关联公司佛山市盛海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海电子”)存在多笔费用往来,在盛海电子解散并成立清算组的次年,公司依然向在其中任职的关键管理人员发放了更高额的薪酬。根据企查查,公司董秘及股东,均有在盛海电子担任董事的经历。

突击分红6000万

根据招股书,蓝箭电子成立于1998年,主营半导体封装测试业务,为半导体行业及下游领域提供分立器件和集成电路产品。公司主要产品为三极管、二极管、场效应管等分立器件产品以及AC-DC、DC-DC、锂电保护IC、LED驱动IC等集成电路产品。服务的客户包括华润微(688396.SH)、晶丰明源(688368.SH)、美的集团(000333.SZ)、格力电器(000651.SZ)、三星电子等。

公司的股权结构较为分散,实控人王成名、陈湛伦、张顺分别持股21.11%、13.14%、10.07%,本次股票发行后,上述三人合计可支配股份表决权的比例为33.24%。

业绩方面,报告期内,公司分别营收4.9亿元、5.7亿元、7.4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770万元、4325万元、7209万元,均保持稳定增长,不过在盈利能力上,对比同行来看,公司还有突破空间。

报告期内,公司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19.86%、19.97%、23.11%,可比上市公司的行业均值分别为18.2%、21.8%、27.9%,在2021年与同行的差距拉大。对于毛利率与同行间的差异,公司在招股书中表示,系各公司产品结构差异影响所致。

不过拆解其利润表发现,公司在2021年的管理费用及研发费用有了较为明显的提升。

报告期内,公司的管理费用分别为2011万元、2364万元、3700万元,2020年、2021年分别同比增18%、57%。对于2021年管理费用的大增,公司在招股书内解释称系职工薪酬增加,以及确认因撤回前次科创板 IPO申报相关的IPO费用所致。不过对比同行来看,公司该项费用历年都处于稍高水平。报告期内,公司的管理费用率分别为4.11%、4.14%、5.03%,可比上市公司的行业均值分别为3.96%、3.85%、3.8%。

研发费用上,公司在报告期内分别为2768万元、2775万元、3607万元,2020年、2021年分别同比增0.3%、30%。从费用结构上来看,公司2021年研发费用的大增,可以说主要源于研发人员增加、薪酬增长所致。2021年,公司研发人员增长45人至180人,薪酬增长761万元至2017万元。

对比同行来看,仅以2021年的研发投入占营收的比例来看,蓝箭电子这一比例为4.9%,可比公司华天科技(002185.SZ)、通富微电(002156.SZ)、富满微(300671.SZ)分别为5.37%、6.72%、12.16%,行业平均值为5.12%。不管对比同行还是行业均值,蓝箭电子的研发投入均有所不足。

集成电路是典型的资本、技术和人才密集型产业,设备和研发费用十分庞大,需要不断投入巨额资金和大量人力,来实现规模经济。公司相对较低的研发投入,在提升技术壁垒上似乎还需要下些功夫。根据招股书,公司目前的收入仍以传统封装为主,至2021年先进封装占营收的比例也仅14%。公司亦在招股书中坦言,其与龙头厂商在先进封装领域的技术水平存在较大差距。

另据公司对第二轮审核问询函的回复,公司业绩持续增长的势头未持续至2022年,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情况。2022年1-3月,公司营收1.56亿元,同比增0.12%,扣非净利润为992.82万元,同比降38%;预计2022年1-6月的营收同比增0.21%至 8.09%,扣非净利润同比降15.73%至 0.35%。

值得注意的是,在净利下滑前的年份,即2021年,公司进行了一笔6000万元的现金分红,占净利润的78%,其在2019年、2020年的分红金额分别为1950万元、0元。在完成2021年的分红后,经营性现金流净额较上年未见减少,但资产负债率有所上升。2019年-2021年,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15亿元、5098万元、4764万元,资产负债率为39.59%、33.91%、42.29%。

关联方清算后仍在发高薪?

另从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来看,公司在关联交易上,还存在一些需要解释的问题。

据招股书,2019年、2020年,公司与盛海电子分别发生关联交易188万元、20万元,交易内容为塑料封。

资料显示,盛海电子成立于2007年7月,主要生产、销售半导体封装用塑封料及其相关产品。其原是蓝箭电子的控股子公司,在2015年12月,公司将持有的55%股权转让予江苏中鹏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中鹏”)后,失去对盛海电子的控制权。在控股盛海电子期间,为支持盛海电子发展,蓝箭电子与其合计形成700万元往来款。

2020年8月20日,盛海电子召开股东会决议同意解散公司并成立清算组。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蓝箭电子持有盛海电子35%股权,其清算事宜也正在进行中。

对于上述两笔关联交易以及700万元的往来款,公司未披露交易量及成交单价,也未明确披露盛海电子具体的经营情况,仅在招股书中表示其经营不善、常年亏损,因此外界对于这两笔交易及往来款是否具有公允性及商业合理性无法做出合理的判断。

而对于这笔往来款,据招股书,公司预计盛海电子无能力偿还该笔借款,已将该笔其他应收款全额计提坏账准备。除此之外,公司还存在另外一些有待推敲的问题。

江苏中鹏在2015年受让盛海电子55%股权,而据企查查,其在2015年三季度的经营情况为亏损897万元,彼时的资产负债率达62%,经营性现金流净额连续两年为负,在此情况下,公司出让盛海电子55%股权的转让价格为多少?彼时的江苏中鹏是否有资金实力受让?目前,江苏中鹏已显示为经营异常。

2019年-2021年,公司对在盛海电子任职的关键管理人员分别发放薪酬428万元、547万元、763万元,而盛海电子在2020年便已成立清算组,为何公司却在2021年加大了对关键管理人员的薪酬发放金额?而据企查查,公司董秘张国光自2016年起便在盛海电子担任董事,于2020年6月退出,公司发起人之一、持股0.15%的股东刘翊则在此时进入盛海电子担任新的董事。(思维财经出品)■

关键词:

标签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