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经济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金融动态 > 正文内容

富友支付三闯IPO 回应称原辅导券商调整

第三方支付机构上海富友支付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友支付”)又双叒叕开启IPO进程。近日,上海证监局披露了国金证券关于富友支付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辅导备案情况报告,不过,这也并非富友支付首次瞄准A股IPO,早在2015年其就有所准备。多次“备战”未果、历史包袱缠身,此次富友支付再闯IPO胜算能有多大,也仍待时间检验。

三闯IPO

回应称原辅导券商调整

富友支付IPO一事又有了新进展。根据国金证券披露的关于富友支付上市辅导备案材料,辅导机构委派俞乐、黎慧明、肖李霞、翟雨舟、朱可、冯靖友组成富友支付辅导工作小组,开展富友支付辅导工作,辅导期不少于3个月。

辅导内容上,将督促富友支付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持有5%以上股份的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或者其法定代表人)进行全面的法规知识学习或培训;督促富友支付按照有关规定进一步完善公司治理基础;核查富友支付在公司设立、改制重组、股权设置和转让、增资扩股、资产评估、资本验证等方面是否合法、有效;督促富友支付持续规范与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的关系等。

富友支付将自身定位为一家科技驱动型的支付全牌照公司,主要为国内外市场提供技术和软件服务。自2011年成立以来,该公司先后获得由央行、外管局、证监会颁发的互联网支付、银行卡收单、多用途预付卡、跨境支付、基金支付等支付业务资质,业务包括智能收银终端、扫码支付、协议支付、基金申购支付、代收/代付、收汇/付汇、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信用卡还款等。

值得一提的是,富友支付谋求A股上市已有数年。在此之前,早在2015年,富友支付曾和兴业证券签署辅导协议,同时向上海监管局提交了辅导备案材料;此后的2018年,富友支付又和东方证券达成辅导协议,准备在A股上市,但最后均不了了之。

为何多次更换辅导券商又没了后文?此次辅导进展如何?对此,富友支付官方回应北京商报记者称,“原辅导券商团队调整,经过协商,因此更换辅导券商,按要求重新报备”。

在业内看来,富友支付多年前就酝酿上市,但一直没有结果,可能是多方面原因导致。正如博通分析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指出,富友支付上市之路不顺离不开大环境因素,近年来,支付行业从严监管,又加上行业整治,处于大变革中的富友支付,难免会受到影响。

“另外多次备战未果也离不开公司自身原因,包括公司战略、转型进展以及自身业务合规性等,都会影响富友支付上市进程,但我觉得更大原因还是在于行业影响。”王蓬博补充道。在他看来,富友支付在跨境业务上有其优势,今年重启上市,或是因为交易上涨、利润改善,增强了该公司的上市底气。

对于富友支付最新业务情况及业绩表现,北京商报记者向富友支付方面采访,但对方表示对此不予回应。

历史包袱缠身

业务合规存忧

对于富友支付业务情况、备案材料披露,富友支付逐步发展成为综合支付服务及相关技术服务提供商,在第三方支付市场占据重要市场份额。近年来,公司为基金管理及基金销售、跨境电商以及O2O等领域的企业提供了包括便利稳定的底层支付服务在内的综合支付解决方案,获得了良好的市场口碑。

2021年8月29日,央行官网公示第二批非银行支付机构《支付业务许可证》续展结果,富友支付完成续展。但喜中存忧的是,近年来,富友支付负面消息缠身。

一是历史包袱沉重,根据中国裁判网披露,富友支付被卷入多起非吸案件中,主要是为P2P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平台、虚假理财平台等提供支付渠道;另据天眼查披露,富友支付司法风险高达935条,涉及案由包括不当得利纠纷、民间借贷纠纷、侵权责任纠纷、财产损坏赔偿纠纷、委托理财合同纠纷等。

第二则是央行罚单不断,近年来富友支付因为反洗钱不力、银行卡收单和支付业务违规等频收罚单。其中,就在2021年3月,富友支付因未按规定办理变更事项、未按规定建立并落实特约商户信息管理制度、违规将资金结算至非同名银行结算账户,被央行责令期限改正,并处18万元罚款。

针对富友支付被罚业务整改情况,北京商报记者向公司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应。

除了央行罚款外,富友支付还被最高人民检察院点名。2020年12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发文指出,上海富某支付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的两名员工为虚假股票交易平台“杭州众银”提供第三方资金结算服务。最高检强调,网络荐股“割韭菜”一再上演“杀猪盘”,而为非法平台提供支付通道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也难逃责任。

“合规现在是支付机构的第一道生命线,尤其是涉及到反洗钱不力等问题,支付机构难免会被央行处罚,严重者甚至会影响牌照续展。”王蓬博称。

就在2016年,也是富友支付首次备战上市后的次年,该公司在牌照续展时被央行删减了部分省份的业务,即停止在河南省、浙江省(不含宁波市)、福建省、天津市、江西省、吉林省、湖南省开展银行卡收单业务。

王蓬博指出,支付机构不能再以过去那种粗放的形态去展业,尤其是对拟上市企业来说,一旦再次曝出大型负面消息,除了对企业品牌造成损失外,也将对上市进程造成进一步影响。

科技实力待考

上市胜算多大?

不得不说,近期支付行业熙来攘往上市热度极高。仅2020年至今,就有银联商务、连连支付母公司连连数科、跨境支付玩家PingPong、收钱吧等多家支付行业公司纷纷谋求上市,但至今,尚未有公司在A股成功上市。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指出,经过近几年的政策出台和乱象整治后,非银支付领域逐渐规范,行业进入稳健发展阶段。此前富友支付上市进程遇阻,有行业整治和自身业务合规等方面的因素,但可看出该公司谋求上市的目标一直未变。在他看来,去年底银联商务已完成了上市辅导,后续银联商务的上市进程,或可为其他同行提供参考。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金天同样认为,当前,包括支付业务在内的金融行业整顿还在持续进行,持牌化经营是大势所趋。尽管富友支付是一家比较老牌、牌照也较为全面的支付机构,但同时也是一家问题支付机构,曾多次遭受监管处罚,且曾被最高检点名批评。

在金天看来,富友支付重启上市进程或是受银联商务、连连支付谋求科创板上市的鼓舞。科创板的上市要求虽较主板、创业板宽松,但其定位更聚焦于硬科技,“金融科技”企业在科创板上市并不顺利,因此包括富友支付等在内的支付机构,谋求科创上市并不乐观。(记者刘四红)

标签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