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经济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金融动态 > 正文内容

央行重磅发言 再次提及房地产金融的问题

“流动供求将保持基本衡,不会出现大的缺口和大的波动”“坚持‘房住不炒’定位,实施好房地产金融审慎管理制度”“结构政策方面,将加大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政策支持”……关于市场流动、房地产金融金融产品创新,以及后续货政策走向,央行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再次释放多个信号,这些要点不容错过……

坚持“房住不炒”

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央行再次提及房地产金融的问题。

当被问及央行将采取哪些政策措施促进共同富裕时,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提到多个举措。例如坚持不搞"大水漫灌",执行好货政策,保持人民值稳定,这对促进共同富裕非常重要;提高金融支持区域发展的,实施好信贷增长缓慢省份的再贷款政策;加大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金融支持,包括支持中小微企业融资的各项举措;部署推进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和乡村振兴工作;大力发展普惠金融,继续深入推进农村信用体系建设,改善农村支付服务环境,加强金融知识宣传教育和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让群众等、安全地享受现代金融服务。

邹澜还提到,要促进房地产市场稳健康发展,坚持"房住不炒"定位,实施好房地产金融审慎管理制度,加大住房租赁市场的金融支持力度;促进各类资本规范健康发展,坚决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等。

房地产一直是市场高度关注的一个话题,就在9月3日,央行官网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1)》指出,2020年以来,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制度建设有力推进,其中就包括制定重点房地产企业资金监测和融资管理规则,推出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制度。总体看,经过治理,金融风险整体收敛、总体可控,金融稳健康发展,为有效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创造了良好的金融环境。

多次明确表态下,在业内看来,下半年房地产调控政策大概率不会放松,“房住不炒”将成为长期坚持的政策底线,并将进行因城施策、加强调控力度。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陶金指出,今年以来,针对房企融资、购房贷款、土地集中供应等多方面出台了更加细密的监管政策,同时加大力度打击经营贷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在更严密的监管网络下,目前房地产市场运行趋稳,市场波动减小。

在陶金看来,未来在房地产市场供给和需求匹配方面,还需要进一步统筹规划。一方面从供给端出发,要优化各地土地“两集中”政策,合理引导房企拿地预期;另一方面从需求端看,有必要更精准地识别需求特,区别刚需求和炒作行为。

目前,房地产治理成效显著,国内房地产整体运行稳。一商业银行资深宏观分析师同样称,房地产投机炒作得到有效遏制,“房住不炒”理念深入人心,市场预期保持稳定,银行涉房贷款告别高增长,银行信贷结构优化,房企整体杠杆率稳中趋缓。在他看来,后续监管中,还需强化部门协同,推进各地因地制宜,加快建立房地产发展长效机制。

流动供求

尽管央行多次公开介绍:“今年以来,稳健的货政策灵活精准、合理适度,保持了流动合理充裕”,但市场仍有声音提及年内基础货缺口及流动如何填补等问题。

对此,央行政策司司长孙国峰厘清了多个误解。孙国峰称,今年以来央行综合运用降准、再贷款、中期借贷便利、公开市场操作等多种货政策工具投放基础货,操作的前瞻、有效、精准提高,保持了流动合理充裕。

“我们观察流动的一个最重要指标是货市场的DR007(银行间质押式回购7天期利率),从这个指标看货市场运行稳,月末、季末都没有出现大的流动。相对公开市场7天操作利率的偏离幅度处于年来同期低位。”孙国峰称,8月,DR007均值是2.15%,比公开市场操作7天逆回购利率低于5个基点,也就是说很接

此外,7月降准后,金融机构运用降准释放的长期资金归还了一部分中期借贷便利,金融机构的流动需求得到了充分满足。孙国峰称,今后几个月流动供求将保持基本衡,不会出现大的缺口和大的波动。

孙国峰还强调,在目前的条件下,可能不需要原来那么多的流动就可以保持货市场利率稳运行。这种情况下,市场不宜简单根据银行体系流动或者超额准备金率判断流动松紧程度,判断流动最重要的指标是观察市场利率,特别是DR007。

在陶金看来,央行表态未来要维持流动供求基本衡,意味着央行的流动供给将适当增加,以达到此目标,尤其是通过降准、中期借贷便利续作等手段适当增加长期流动。不过,面对流动收缩的偏被动的补充,流动倾向于紧衡,而非偏宽松的衡。

不搞“大水漫灌”

除了流动问题,此次会上央行也多次表态后续的货政策走向。

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指出,除了美国以外,其他经济体的货政策也面临转向问题。就中国而言,央行一直坚持实施稳健的货政策,中国的货政策仍然处于常态化货政策区间,不搞“大水漫灌”。

“我们货政策的空间是比较大的,这是2000年初以来,中国的货政策和美联储及其他主要经济体货政策的主要差距。”潘功胜称,下一步,央行将实施稳健货政策,保持流动合理充裕,保持货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

“同时,搞好跨周期政策设计,统筹考虑今年和明年货政策的衔接。同时,我们在货政策考虑上以我为主,增强货政策的自主。在结构政策方面,将加大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政策支持。”潘功胜指出。比如,再贷款再贴现等工具的定向支持作用,两项直达实体经济的货政策工具进一步使用,用好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的新增3000亿元支小再贷款额度;此外,央行将设立碳减排支持工具,引导金融精准加大对中小微企业、绿色发展、科技创新等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力度。

展望后续货政策,陶金称,央行后续可能将继续实施稳健货政策,同时加强跨周期、逆周期调节和结构政策。在陶金看来,跨周期调节,意味着前瞻、连续加强,且将减少一次、大规模的集中政策实施;逆周期调节是货政策的本质属,尤其是在流动调控方面,流动的基本衡需要央行及时调整短期和长期流动的政策力度。此外,结构政策则将更加响应决策层对中小微企业群体的支持,继续加强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例如普惠金融、绿色金融、制造业和科技创新等领域。 (记者刘四红)

标签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