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经济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银行 > 正文内容

银行IPO再添储备力量 “预备役”圆梦IPO路漫漫

银行IPO再添储备力量。日前成都农商行发布聘请IPO保荐承销机构采购项目供应商征集公告,欲冲刺A股市场。北京商报记者11月22日梳理发现,除成都农商行外,IPO“预备役”还有许多,目前山东菏泽农商行正在接受IPO辅导,内蒙古金谷农商行已与中信证券签订A股上市辅导协议,日照银行、福建海峡银行等多家银行也已完成IPO保荐承销机构招标工作。

IPO再添储备力量

挥别“安邦系”,迎来“国资系”股东入驻后,成都农商行准备启动上市。日前,成都农商行在招标网站上发布聘请IPO保荐承销机构采购项目供应商征集公告,欲冲刺A股市场。

成都农商行曾为安邦集团金融板块的重要一子,2011年该行增资扩股引入安邦集团,此后,“安邦系”持有成都农商行35%的股份,成为该行第一大股东。然而,随着2018年2月安邦集团因存在违反保险法规定的经营行为,可能严重危及公司偿付能力,被监管实施接管后,成都农商行也一度陷入“阴霾”。

直至2020年,成都农商行挥别了“安邦系”,迎来了“国资系”股东的入驻。根据财报,成都市兴城投资集团接手了“安邦系”持有成都农商行35%的股份,成为该行第一大股东。也是在2020年,成都农商行订立了发展目标,按照规划,该行五年内将推动资产规模、盈利、资产质量及资本实力等关键指标全面提升,实现上市目标。

截至2020年末,成都农商行资产总额为5197.21亿元,同比增长7.2%;全年实现营收126.75亿元,同比增长0.97%。而因支持受疫情影响的企业、为实体经济减费让利以及加大拨备计提力度,该行净利润同比减少21.24%至38.53亿元。

在资深银行业分析人士王剑辉看来,2020年是银行业、实体经济等遭受疫情冲击的一年,所以整体的业绩都偏低,以2020年为基数,随着经济逐步恢复,业绩稳步回升将会是大概率事件,如果管理层能够稳健经营、在业务方面能够高效率的管理,到2025年保持增长势头是可预期的。对于银行而言,能够在行业平均水平上稳步增长,没有重大的风险事故、显著风险点等负面舆情,是可以达到上市的一般性要求的,而成都地区具有较强的经济活力,对成都农商行本身的发展来说相对比较有利,在合规治理后,该行实现上市是有一定可能的。

除成都农商行外,IPO的“预备役”还有许多。据北京商报记者11月22日梳理发现,今年地方银行上市动作频繁,今年2月,山东菏泽农商行与民生证券签订了上市辅导协议,目前正在接受IPO辅导。内蒙古金谷农商行于今年9月与中信证券签订A股上市辅导协议,而日照银行、福建海峡银行也相继于4月、7月完成上市保荐机构招标工作,分别与中信证券、兴业证券签约,不过尚未在当地证监局完成上市辅导备案登记。

仍有12家银行排队“候场”

按照上市的进程,IPO辅导只是上市的“第一步”,辅导完成后将进入材料申报、沟通反馈阶段,随后才能发审会,“过会”后才能发行上市。

从上市进展来看,相较于去年仅厦门银行一家登陆A股的情形,今年银行股上市则明显提速。此前,已有重庆银行、齐鲁银行、瑞丰银行和上海农商行先后登陆A股市场。不过,根据证监会披露的最新“名单”,目前除兰州银行已“过会”外,仍有12家银行在排队“候场”,处于预先披露更新状态。12家银行中,东莞银行、广州银行、重庆三峡银行、江苏大丰农商行、安徽马鞍山农商行、广东南海农商行、广东顺德农商行拟申请在深交所主板上市;湖州银行、厦门农商行、亳州药都农商行、江苏海安农商行、江苏昆山农商行拟闯关上交所主板IPO。

预披露更新意味着什么?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表示,预披露更新说明反馈意见已按要求回复、财务资料未过有效期且需征求意见的相关政府部门无异议的,将安排预先披露更新,准备上初审会。按照IPO审核流程,初审会通过后才能交由发审会审核,即才能“上会”。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12家“候场”银行获得受理时间集中在2017-2020年,受理日期最近的是重庆三峡银行,时间为2020年6月28日。

谈及受理日期持续时间较长的原因,廖鹤凯认为,出现此种状况的原因是披露信息需要补充,特别是存在的问题需要解决并得到认可,在这过程中又随着时间的推移银行的情况在发生新的变化产生新的问题,从而导致时间较长。

“预备役”圆梦IPO路漫漫

那么从辅导到上市大概需要多长时间?王剑辉告诉北京商报记者,A股上市从签订辅导机构到最终上市平均需要三年时间,而监管对于银行稳定性的要求更高,所以考察时间也会相对更长,前期国有大行、股份行基本都已上市,目前上市的银行以城商行、农商行为主,资质相对较弱,同时受外部环境、区域经济下行、监管政策的影响,上市进程也会相对有所延迟。

对于上述预备役银行的上市趋势,廖鹤凯表示,随着注册制改革的推进,上述预备上市银行指标达成后都是很有希望完成上市的,但估值水平按照目前市场状况可能会受到一定影响。

王剑辉也认为,预计未来一两年,各家银行按照新监管规定落实整改完成,上市排队现象可能会有所缓解。不过,随着国有大行、股份行、规模较大的城商行陆续上市完成,从数量来看,未来银行业上市不会再有显著的提升,后续银行的上市难度、要求也会相对有所增加。

对于未来银行申请上市的建议,廖鹤凯表示,应实现规范化经营,优化制度建设,完善信息披露机制。(记者孟凡霞李海颜)

标签阅读